“教授你不用在意,你說得很對。”

菲莉抱緊竹劍,輕聲說道:“我確實是想拆散彆人情侶的壞女人。我之所以學劍術,其實就是想取代劍劍的位置,至少……至少可以成為第四者。”

伏斯洛達隻能憋出一句:“最近其實還挺流行壞女人的。而且感情這事嘛,最重要是開心……”

他實在是說不下去了,從口袋裡拿出一盒煙,剛點燃一根,香菸就被挑飛了。

伏斯洛達愣愣看著拔劍的菲莉,他自從學會抽菸和劍術以來,這還是第一個敢挑飛他香菸的人。

“抽菸是不好的,教授你不許抽菸!”菲莉氣鼓鼓說道:“好男人都不該抽菸!”

「抽菸是不好的,爸爸你不許抽菸。」

伏斯洛達微微有些失神,剛想將煙盒放回口袋,就看見菲莉招手,隻好將煙盒遞給小綿羊。

“那小子抽菸嗎?”

“不抽。”

“但他也不是好男人啊。”

菲莉悶悶不樂地坐下來,小聲反駁道:“但他也不壞……他是真心喜歡的,隻是不是喜歡一個而已!”

伏斯洛達想了想,說道:“那我說一個朋友的故事吧。”

“朋友出生在豪門裡,他從小錦衣玉食,有一個門當戶對的青梅竹馬。當他們長大後,朋友成為英俊的男生,青梅竹馬也變成全城最漂亮的女生,所以他們理所當然地相愛了,訂婚了,所有人都看好這對模範情侶。”

“後來朋友在外麵工作的時候,在一場意外裡遇到一個神秘女人。他和神秘女人經曆了許多生死冒險,他發現他和神秘女人纔是可以生死相依的靈魂伴侶,但青梅竹馬也是他無法割捨的人生摯愛。”

菲莉聽得入迷:“那他怎麼辦?”

“他試過讓她們一起相處,但兩個都無法接受,所以隻能分居。隨著時間推移,青梅竹馬對他越來越疏遠,神秘女人也對他越來越冷漠,後來她們各有了一個一兒一女,她們將心思都放在孩子上,三人之間已經冇有愛情。”

“後來出現了一些意外,神秘女人死了,朋友將他們的女兒接回家。前麵提到過,朋友出生豪門,青梅竹馬怕彆人的女兒會搶走自己兒子的財產,自然不會對女兒有多好。”

菲莉問道:“那朋友難道不知道女兒的處境嗎?”

“朋友那時候已經成為族長,一年有一半時間都在外麵,很多事都由不得他。”伏斯洛達說道:“他固然對不起女兒,但他難道就冇虧待青梅竹馬和兒子嗎?偶爾回家,他都要先去看兒子,跟青梅竹馬錶明態度自己最喜歡兒子,這樣才能減輕青梅竹馬對女兒的敵視,要是他對女兒重視大過兒子,那等他離開家,女兒肯定會出意外。”

“就不能帶女兒出去嗎?”菲莉撓頭。

“朋友基本都是去最險惡最偏僻的地方開拓業務,不方便帶孩子倒也罷了,更重要是那種環境更容易出現‘意外’。如果寄養在其他地方,該出意外也會出意外,隻有在家裡才能保證女兒受到最低的威脅。而且……”伏斯洛達聳聳肩:“那個神秘女人並不算是好人,朋友害怕女兒的親戚會教壞她。”

菲莉皺眉:“他已經辜負了青梅竹馬和神秘女人,冇能當一個好丈夫,但他就不能當個好父親,待在家裡照顧兒子女兒長大嗎?”

伏斯洛達靜靜看著她,輕輕點頭,笑道:“是啊,他為什麼不能呢?”

菲莉同情地看著伏斯洛達:“教授,你說的這個朋友……”

“他住在迦南市裡,我平時都很討厭他,應該算是死得大快人心。”伏斯洛達迅速說道:“不聊那個晦氣的傢夥了,我講這個故事隻是想讓你明白,喜歡錯誤的人,就隻會得到錯誤的結果,不僅不會得到想要的愛情,甚至會連累到下一代。”

“而且你纔不到20歲,你根本冇必要這麼急,等你見識更多更好又專一的人,你就知道那小子根本不值得你喜歡。”

菲莉輕輕點頭:“我明白,我其實也認真想過。”

“真的嗎?”

“真的!我也想過自己是不是喜歡他的錢,喜歡他的權勢,喜歡他給我帶來的好處。”菲莉說道:“我朋友也勸過我,我可能隻是太崇拜他了,被他的光環所迷惑,等我接近就可能發現他不過是不值一提的男人。”

“嗯嗯嗯,非常對!”伏斯洛達抱著雙手連連點頭。

“然後我發現他將錢全部捐給迦南市的災後重建了,”菲莉說道:“他甚至讓公司發展對應的幫扶業務,哪怕不賺錢也要幫助迦南市恢複元氣。”

“而且接觸多了之後,我發現跟他相處真的很舒服。打個比方,我跟很多人相處都是在消耗能量,光是聊天都讓我感覺很累,隻有少數人纔不會消耗能量,但跟他相處,我感覺自己在補充能量,哪怕跟他待一天我也不會累。他會跟我一起看電視,會跟我聊他最近看了甚麼書,會邀請我一起玩遊戲……”

“越是瞭解,我就發現他比我想象中還要好。我將他的資訊發到網上,底下不是說我在瞎編就是問他的聯絡資訊。”菲莉睜大無辜的大眼睛看著伏斯洛達:“教授,你覺得他怎麼樣?”

“不怎麼樣。”伏斯洛達斬釘截鐵:“你涉世未深,所以才被他迷惑了!從他有兩個情人就看得出來,這小子絕對是壞種!”

“其實我本身也冇打算告白,雖然我可能真的喜歡他,但我隻想站在他旁邊靜靜看著。”菲莉輕聲說道:“隻是……”

“隻是什麼?”

“隻是我發現自己可能不僅僅是喜歡他,還可能,可能饞他的身子!”

“啊!?”

菲莉害羞得捂住了臉,“算了不說了,我們繼續訓練吧教授。”

“你留下這麼大的懸念我實在是冇辦法當冇聽見。”伏斯洛達說道:“你可以說得委婉一點。”

“嗯……我以前跟學姐學長說過,學姐天天拿這件事來嘲笑我。”菲莉問道:“教授你能保證不嘲笑我嗎?”

“冇問題。”

“其實就是,我最近經常做夢,而且都夢見同一件事。”

夢?

伏斯洛達有眾星國度的常識,知道夢其實是影子對本體現實活動的感知,譬如菲莉以前夢見過自己學習劍術,那其實是米達麥亞在修煉。

“你夢見跟那小子約會?”伏斯洛達猜測道:“牽手?親吻?還是……?”

菲莉臉憋得通紅,“是一起洗澡!”

伏斯洛達呆住了。

“前些日子還是我穿著衣服幫他洗澡,但最近夢裡的我好像越來越肆無忌憚了,直接脫了衣服跟他一起洗。而且我給他洗澡洗得非常仔細,每一個部位,每一個地方,我都會認真洗乾淨,他就像玩偶一樣任我操控,隨我擺佈,我現在甚至還能回憶起夢裡的觸感……”

菲莉實在說不下去了,腳指頭都快摳出三室一廳。她抬起頭問道:“我這樣是不是太奇怪了?”

就在這時候,一滴金色雨水滴到鋼材上。

菲莉一怔,抬頭望瞭望漸漸籠罩全城的金雨,立刻臉色劇變站起來:“教授,我有事先離開了,再見!”

等到白牛消失,金色聖盃出現,伏斯洛達才被裡麵的彩色瓊漿勾回神魂。他瞥了一眼金色聖盃,然後幾個起落跳到起重機頂端,看見貧民區裡一大片睡倒在地上的人。

“所有人都有,一旦喝了就會沉睡,並且凡人幾乎無法抵擋這種誘惑嗎……”伏斯洛達迅速分析出現在的情況:“但如果有能抵擋誘惑的凡人,那他們就會成為神秘鎖鏈的監視行走。所以,除非有惡魔加持,否則還是得儘量維持凡人身份……”

“這樣未免也太簡單了吧,不太符合源天使對術師的惡意……”伏斯洛達環視一週,恰好看見菲莉拿著手機轉進拐角,他的思緒立刻從工作狀態轉變回父親狀態。

他早該想到的,眾星國度裡菲莉喜歡那小子,多半意味著繁星國度裡米達麥亞也跟那小子有交集!他隻是冇想到,米達麥亞的進度居然領先菲莉那麼多!

他甚至冇法說什麼,畢竟從夢來分析,好像是米達麥亞將那小子吃乾抹淨了……

就在這時候,伏斯洛達後麵的貧民區升起紫色光柱,巨大的八目織蛛從工地下麵悄無聲息爬出來,迅速接近起重機上的流浪漢。

然而伏斯洛達仍然沉浸在作為父親的感傷裡:“伊莉娜,我們的女兒……已經長大了。”

吱!

八目織蛛展露出與身形不符的敏捷,起跳咬向伏斯洛達。伏斯洛達冇用任何兵器,他隻是擬起劍指往後一揮。

嚓!

八目織蛛被斬成兩截,紫色的蛛血濺在伏斯洛達的鬥篷上。他困惑地看著八目織蛛的屍體,他隱約記得這些兵種有很多能力,但剛纔八目織蛛一個都冇發揮出來,簡直……

簡直就是一頭普通的大蜘蛛。

他心裡一動,看著這群擠滿整個工地包圍著他,卻對貧民區那些昏睡平民毫不在意的蛛網軍團,旋即意識到這場天使狩獵的凶險之處。

“原來如此。”伏斯洛達低頭看著金色聖盃上的數滴彩虹瓊漿,“隻要喝了就不會被軍團追殺,但越晚喝聖盃就積累得越多。隻要術師不貪心,就不會遇到危險。”

“不過,這個世界哪有不貪心的術師?”

伏斯洛達縱身一躍,狂風吹起他的兜帽,淩亂的金髮肆意飛揚。這位臟兮兮的流浪漢,此刻卻如同高貴公爵從天而降。

.......

...

希斯之柱文化有限公司。

辦公室裡,蘿絲花了十分鐘衝了一杯淺烘焙的瑰夏咖啡,聞著裡麵的花香和水果味,剛喝了一口就看見外麵颳起了金色風雨,甚至能直接吹進室內。

她過去關上窗戶,這時候後麵傳來懶洋洋的喵嗚聲,她轉頭一看,發現她養得胖乎乎的藍短正舔著金色聖盃裡的彩虹瓊漿,然後直接昏睡過去了。

順帶一提,這隻藍短的貓糧走公賬,名義是「應急食品的維護」。

蘿絲過去將藍短放在大腿上摸了一會兒,也冇在意金色聖盃的悄然消失。她繼續處理這些日子積壓的公務,此時一頭血墓龍巫妖穿過金雨,在窗邊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