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官!”×2

“不可能!”×2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2

不論是葉雄,還或是朱婧香麵對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一席黑袍,以及在那黑袍之下,隱隱約約的那雙攝人心魄,恍如倒影出無量幽冥地府深邃可怖之態的眼眸時。

他看向了他們!

一瞬間,兩種驚悚尖銳叫聲,就突然響徹了整片雲霄,幾乎要將這座民房徹底崩碎沖垮!

“嘿嘿嘿……兩位身為我白蓮教的聖子和聖女,理所應當好好為我白蓮一教的發展儘心儘力,為我這位白蓮法外教主康慨解囊纔對。怎麼聖子、聖女殿下就和我離心離德,天天在背後咒罵我呢?我“地官”若是做了什麼對不住你倆的地方,你們一定不要在乎你們自己的顏麵,一定要跟我明說。嘿嘿嘿……那我一定下次再犯……”地官情不自禁的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對著兩人非常動容道。

嗯,完全都是情感,冇有一點演技的成分。

“我艸!”×2!

天見可憐,明明自己對麵的那位,一身黑袍,神秘莫測,甚至是連黑袍之下究竟是什麼都無人知曉。

要說“神秘”,休說大明,甚至放眼世界,“地官”也是首屈一指。

可是麵對他,朱婧香和葉雄兩人卻是一點都見不到他的“神秘”。

反而猶如見到了最霸道絕倫的絕代大帝帝君,將一言可決生死,一語能定乾坤無邊意誌,一瞬間生生從他們的身上碾過!

雖然在私底下,不論是葉雄還是朱婧香,這兩個被“地官”坑得滿身是血,滿頭是包的人,不時地聚在一起,一起怒罵不乾人事的地官。

彷彿隻要地官出現在他們麵前,他們就隨時能夠可以給地官一個天大的報應!

讓“地官”他知道,不是誰都可以被他一次次擺佈的!

不過這些話,說穿了,不過是兩個被地官傷害的傷痕累累的小傢夥,在瑟瑟寒風裡,相互抱團取暖,相互打嘴炮而已。

打嘴炮,那就是吹牛啊!

誰會把它給當真了?

可您老怎麼就把它當真了呢??!

“世界!”

形如條件反射,朱婧香在萬分之一念頭閃現,就已經使出來了自己的異能。

“滴滴滴~~”似有鐘錶倒退行走的聲音隱約響起,突兀間鐘錶止音,時間停駐,世界瞬息之間彷彿變成一塊被凝固成晶態的固體。

時間、世界、萬物……乃至是思想念頭,一切都凝固在那塊名為“世界”的晶體之內!

然後一道肉眼不可見的“身影”從朱婧香的身後浮現而出。

身著異黃色鎧甲,頭頂三角鏟狀頭飾麵具,腹部一塊塊腹肌輪清晰可見,卻又帶有種種明顯女性柔和特征的“身影”,以超越時光的速度來到了地官麵前。

“歐啦~”

“歐啦!”

“歐啦!

拳鋒如影,要將地官徹底掩埋。

相比於一開始朱婧香所覺醒出的“世界”異能,在經曆了“真武試煉場”的一次次副本洗禮,又使用了數十萬經驗幣提升自己等級的之後。

朱婧香的實力早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甚至在“真武試煉場”的輪迴者個人麵板上,“世界”也早已化成朱婧香的技能,明晃晃的掛在上麵。

而在投入了海量的經驗幣進行了技能升級以後,朱婧香都“世界”異能更是早已破格,甚至超越了自家老祖宗在大明內庫裡,偷偷摸摸寫得所謂“DIAO·世界·鎮魂曲”的範疇。

所以……又回到了那個讓朱婧香永遠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了,自家武帝老祖宗究竟在大明密庫裡留下了多少黑曆史啊啊啊!

怎麼每次進到副本世界裡麵去,總能在那些副本世界裡,找到一切和武帝老祖宗學得東西似是而非的東西??

甚至很多都就是由武帝密庫裡,留存下的一些書籍內容進行擴編的!

有些時候,朱婧香真的很懷疑,會不會有那麼一點可能,也許自家的老祖宗武帝,纔是這一切真正的幕後黑手?

“嘿~貧弱,貧弱,貧弱啊!

”地官低笑了幾聲,彷彿一點都冇有被這時間琥珀晶體所凝固。

寬實厚重的黑袍衣袖輕輕起伏跌宕,如是至高的三重帷幕,從宇宙鴻荒的至深處延伸,混混沌沌,蒼茫無限,遮天蔽日,隻一瞬間就遮擋在了朱婧香的“世界”麵前。

“地官”衣袖在微一捲動,刹那就把“世界”裹入袖口!

“砰!

突然一聲槍聲。

一枚銅製子彈,間不容髮地避開了所有不可思議的阻礙,如白馬過隙般從地官的衣袖縫隙間穿透,不偏不倚直接命中地官衣袖口的一根絲線。

刹那,那根絲線被崩開,如多米洛骨牌被推開第一塊,地官那節衣袖順由著那根絲線,無數線頭被捲起,好似麻花反捲,眨眼就豁然拉開了一道小豁口。

一道身影劃過,“世界”已然從地官的衣袖的那小豁口裡竄了出來,又一次以奇特的jojo立的姿勢站立在了朱婧香的身後。

“哦(´-ω-`)?”地官看看自己衣袖上的那被一槍打捲起來的那點小豁口,再看看一手持槍,一手扶住槍托,厚厚的眼鏡框下,目光尖銳如鷹眼般鋒銳的葉雄,他不由啞然失笑。

根本不是什麼因果錨定,什麼空間鎖定,也不是什麼時間恒定之類的異能,而就是最單純的“百發百中”!

我,想要射中它,所以我開槍射擊,然後就射中!

就這麼簡單!

這個異能者的時代裡,各種稀奇古怪的異能層出不窮,這如天賦的“射擊”能力,反而普通到近乎平凡,幾乎不會有人會正眼去看一眼。

但就這樣普通平凡的“天賦”,卻能夠在不可能之間誕生出奇蹟。

“可以啊,你竟然能開槍崩開我衣袖上的一根線頭!你的槍法,神乎其技,近乎於道矣。隻此一槍,我‘地官’願稱你為最強。本來我還想著再把你們扔到那個副本劇情世界的碎片李之前,是不是應該先給你們一些保命的東西,再或者再藉著白蓮教的名義,再給你們貸上一筆經驗幣的款子……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我多慮了。

看到你們能夠配合的這麼好,我真是由衷的感到很欣慰啊!”

下一刻,地官衣袖一拂,宏偉偉力貫穿了虛幻真實,破開了混混沌沌的宇宙暗麵。

直接就將葉雄和朱婧香兩人掃入了宇宙暗麵之中!

“請編號2113輪迴者注意,你已經進入編號75192345618435926761號副本世界覆蓋範圍,是否進入副本?”

耳邊朦朦朧朧,也無法聽出如男如女的聲音在迴盪,葉雄睜開了眼,再看看眼前這個副本世界,這一刻他的心中有千言萬語隻彙成了一句話。

“地官!我艸你二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