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永安低頭道:「是我狂妄自大,救你彆殺我。」

血尊不理,剛纔那一槍就是為了幫助任景明更好的吞噬湯永安,現在目的達到,又看向韓世傑。

天機圖吞噬著這片空間,現在吞了十分之二,血尊試著把天機圖趕出去,冇能成功,血尊冇有氣餒。

又嘗試著以最強攻擊打向韓世傑,但一靠近十米範圍,自然被吸收,血尊也就放棄了。

千裡江山圖被吞噬,任景明就減少修為,湯永安被吞噬,任景明又增加修為,此消彼長,又維持在一個平衡點上。

血尊對著任景明吹了一口氣,斬斷了他與千裡江山圖的聯絡,這樣一來任景明就和千裡江山圖無關了。

正在吞噬湯永安的任景明慘叫一聲,身形扭曲,一旁的血尊露出微笑,現在所有人都是它的獵物。

千裡江山圖是任景明的本命圖,與本命圖切斷聯絡如同失去半條命,不瘋纔怪,何況任景明已經瘋了。

一座座山成了洪水猛獸,張牙舞爪撲向湯永安和任景明,兩人重傷,生命垂危,血尊一口吞了兩人。

天機圖依舊吞噬著這個圖中世界,血尊暫時控製著山川河流躲避韓世傑,儘量延緩對方的吞噬,天機圖帶著韓世傑追著血色的事物,咬著不放。

如果這樣下去,千裡江山圖遲早會被天機圖吞噬殆儘,這樣一來,天機圖離全盛期更近,是血尊不願看到的。

血尊神識擴散到外麵,操控天機圖往血尊本體方向飛去。

韓世傑看出血尊的心思,對天機圖說:「你能把物品扔出外麵嗎?」

天機圖回答:「可以。」

韓世傑拿出溝通沈然的靈犀符,此時在畫中無法聯絡沈然,韓世傑如果一出去,速度上追不上千裡江山圖,怕跟丟了,為了能牽製對方,時刻知道對方位置,韓世傑決定炸了靈犀符,從而達到沈然那邊有反應的效果。

狂暴混亂的靈力注入靈犀符中,韓世傑道:「可以扔了。」

天機圖一抖,靈犀符眨眼消失。

血尊皺了皺眉,冇看清是什麼東西飛出去了。

靈犀符飛出千裡江山圖,蘊含在其中的靈力終於爆發,靈犀符炸出了一連串的符文,又眨眼消失。

天道一族,忙著翻看檔案的沈然心頭一動,從納戒中取出靈犀符,此時的靈犀符已經佈滿裂痕。

「怎麼回事?」沈然豁然起身,閉目感應此符的情況。

他從靈犀符中知道了位置座標,匆匆忙忙來到渾天樓,守在星圖邊的龐勳看到他神色焦急,忙問:「怎麼了?」

「快看看這是哪裡?」沈然屈指一彈,一束光飛進星圖中。

龐勳雙手在空中劃著,過了片刻說:「晉洲偏東北方向。」

同時開啟了傳送,沈然一頭栽了進去。

風和日麗的天空出現一個漩渦,沈然跳了出來,他左右環顧,不見任何人影。

「韓世傑呢?我給他的靈犀符就是在這裡毀的。」沈然神識擴散,捕抓到空氣中殘留的一絲氣息。

「任景明的氣息。」沈然詫異,追了過去。

沈然不在乎韓世傑的生死,隻在乎靈犀符毀掉的原因,靈犀符煉製不易,沈然要討個說法。

海邊的碼頭,一艘艘來往的船絡繹不絕,人們有的給船卸貨物,有的扯著嗓子招攬乘客,說今天有大優惠,一片繁華。

「嗖嗖」兩聲,一紅一紫兩道光劃過,颳起地麵上的沙子和海水,人們驚呼一片,東倒西歪。

沈然總算是追上了千裡江山圖,眼看到了海邊,是歸虛界的地盤了,沈然五指微張,天與海之間有無數白煙出現,連接在一起成了大網,阻斷了千裡江山圖的去路。

血尊冇想到半路追來個合靈境,現在肚子裡還有任景明和湯永安,暫時無法全力出手,同時在海中的血尊本體也知道了分身的情況,正在趕來的路上。

千裡江山圖撞在網上無法衝破,眼看沈然殺來,血尊做出取捨,跳出千裡江山圖,然後一腳把圖踢向沈然那邊去。

「血妖!不是任景明。」沈然不明白其中發生了什麼,他一袖子把千裡江山圖打掉,另一隻手隔空抓向血妖。

血妖全身化成血滴,穿過那張大網,沈然一招落空,又出第二招。

就在這時,海水沖天而起,血尊本體出現,一口吞掉分身,它的尾巴一甩,恐怖的力量橫掃而過,沈然的大網化成飛灰,沈然招式一變,改進攻為防守,一頭老虎虛影出現在麵前,高十幾丈,擋下血尊一招,老虎消失,沈然踉蹌後退。

一根紅色長矛從天而降,沈然驚呼道:「芒刺!」

血尊把長矛拋出,沈然使出吃奶的勁防禦,又被打退五百裡遠,沿途的一切如同風暴,久久不能平息。

「它的修為又增強了。」沈然衣衫破爛,雙臂皮開肉綻,他不敢再去,轉身跑了。

血尊趕跑了沈然,又看向韓世傑的方向,準備過去時,就察覺到有股強大氣息靠近,血尊撇了撇嘴,落入海中,藏在一條小魚體內離開了。

千裡江山圖冇了主人的控製,天機圖吞噬了大半的事物,韓世傑默默的看著。

「有合靈境的人來了。」天機圖提醒一句,帶著韓世傑飛出千裡江山圖,然後讓韓世傑把圖收好,天機圖則變成石頭,隱藏了韓世傑。

兩名合靈境的長老趕了過來,檢查了一遍,冇發現什麼問題,轉身離開。

韓世傑愕然道:「北海冇有傳送陣呀,他們怎麼來的這麼快?」

合靈境的長老一般都在族中待著,這一次來的如此快,不得不讓人懷疑。

「我先吸收了千裡江山圖,多半能恢複到全盛期,你先找個位置,不能讓人打擾。」天機圖說道。

韓世傑麵露喜色,在海上找了座荒島,鑿開岩壁,躲在裡麵。

北海某處的魚群中,血尊慢慢消化著湯永安和任景明,它之前在六洲大陸、北海、鳳凰林三個地方吞噬生靈,足夠加速它恢複修為,現在已經半隻腳踏入大乘境,又加上湯永安和任景明,進展更快,到時候完全不懼怕任何人。

湯永安身處在黑暗的世界中,任景明在吞噬他,血尊也在吞噬他,湯永安無比絕望,哀嚎道:「求求你們放了我吧,你們有什麼要求我都答應。」

無人迴應。

為您提供大神夢溪筆記的《神無尊者》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七百八十五章 黃雀在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