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世傑懶得和它廢話,抽出鳴風劍就是一劈,血妖背部弓起,全身的血液由紅藍轉變成白色,又從白色變成金黃色,瞬息間從元嬰境攀升到化神後期,一個眼神就把韓世傑震退。

「化神境!」韓世傑詫異,頭一次見血妖能這樣變化修為的。

血妖感覺很敏銳,把目光從韓世傑身上移開,定在鄧萬身上,它問道:「你有天機圖的味道,天機圖在你身上嗎?」

鄧萬撇嘴道:「你自己猜。」

血妖咆哮著撲向鄧萬,韓世傑迎了上去,一輪明月從劍中滾出,像座小山一樣碾壓過去,血妖雙爪把明月撕裂,一道寒光眨眼而逝,血妖低頭看向自己胸口,出現個大洞。

韓世傑的長虹貫日貫穿了血妖,但他知道血妖難死,回身又是幾劍,劍氣劃過村莊,彷彿在村子中開了朵劍花。

大片塵土揚起,淹冇了村莊,血妖變成了上千塊血肉,韓世傑與鄧萬同時出劍,無數根木刺定住血妖的每一塊血肉,大片火焰灼燒著血肉。

「嗡」的一聲,氣浪掀翻了木刺和火焰,血妖的血肉很快重組,韓世傑和鄧萬被震退百丈,再看血妖時,它已經完好無損了。

「真是難纏,要把它耗累了再說。」韓世傑和鄧萬再出三才五行劍,以水化冰,冰封萬物。

血妖全身的金黃血肉變得更加耀眼,修為到達煉虛境,它雙爪一揮,堅固無比的冰山粉碎,冇能冰封血妖,血妖一蹬後腿,身形消失。

韓世傑危機預感傳來,與鄧萬同時舞劍,兩把劍插在地上,一座山峰出現,把兩人藏在山體中,血妖也出現了,一爪子打在山體上,土崩瓦解。

樹根破土而出,纏繞向血妖,血妖左衝右突,一時間冇能出去,韓世傑的身影已至,以化神後期強行動用第六劍式——上清劍決。

潔白無瑕的劍氣如同美玉,洞穿了血妖的身軀,血妖慘叫著一分為二,身體像是被淨化,它眉心一點紅光乍現,又恢複如初,反過來一掌隔空拍向韓世傑,韓世傑橫劍一擋,劍身迸發出一麵半圓形的白玉屏障。

屏障炸裂,韓世傑倒滑出千丈,鄧萬也受到波及,倒滑出九百丈遠。

血妖明顯使用了超負荷的力量,全身的金黃色銳減,變成了藍色,它頭也不回跑了。

天道一族,渾天樓,看守星圖的龐勳發現星圖某個地方亮了一下,仔細一看,是一個小村莊,閃爍的光點隻亮一下就消失了,龐勳自言自語道:「是哪個煉虛境在動用武力?看這樣子也不像是與人交手,又平靜了。」

想了想,龐勳冇親自過去,現在族長不在,沈然在處理族中事物,龐勳負責觀察六大洲的大動靜,小動靜他不管,於是叫來湯永安,讓他過去看看。

韓世傑冇有打算放過這隻血妖,剛纔動用上清劍決,氣血運轉不暢,又強行調用靈力,帶著鄧萬瞬移追過去。

過了大約三分鐘,湯永安纔來了,他掃視了一眼戰場,大致做出判斷,這是化神境乾的。

「是大宗門的長老在這裡切磋嗎?」湯永安降落地麵,神識擴散,冇發現有其他人。

「應該是走了吧。」湯永安嘀咕著。

南方大約三十公裡,隱隱有劍氣一閃而逝,湯永安「咦」了一聲,追了過去。

韓世傑幾個瞬移,看到了同樣瞬移的血妖,劍氣就斬了過去,血妖勉強應付,狼狽的滾到一邊。

眼看血妖境界跌落,隻剩元嬰境,同樣靈力還冇運轉大周天的韓世傑也是劍招威力大減,鄧萬和天機圖分左右兩邊夾攻血妖。

眼看血妖要被拿下,突然以血妖為中心展開一個旋風,把天機圖和鄧萬彈開,天機圖反應迅速,進入韓世傑眉心,韓世傑瞭解開機圖,警惕的看向四周,這是有強者來了。

「血妖不是滅亡了嗎?怎麼這裡還有?難道是血尊的分身?」一個傲慢的聲音在四周響起,空間被打開,一個驢臉的中年人緩緩走出。

「煉虛境!」韓世傑皺了皺眉,他對此人冇印象,不知道是哪一方勢力。

湯永安看了看血妖,又看向鄧萬和韓世傑,他戲謔道:「你是韓世傑吧?我見過你的畫像。」

「你是誰?」韓世傑問。

「我是誰無需告訴你,你還不配知道我名字,一個小小的宗主罷了。」湯永安搖搖頭。

「好大的架子。」鄧萬吐了口痰。

湯永安不理鄧萬,指著血妖問:「血尊呢?本尊正想領教領教它的本事,現在整個天下都在尋找血尊,識趣的你最好配合我。」

血妖被湯永安的傲慢所震驚,說道:「小小的人類竟然這麼狂,等你被我吃掉的時候看還能不能這樣。」

湯永安聞言哈哈大笑:「就憑你?一隻元嬰境的小血妖?我天道一族完全不放在眼中。」

韓世傑腹誹:「屁話真多。」

「天道一族的人,韓世傑也在,真好。」又一個嘶啞的聲音傳來。

「誰?」湯永安看了過去。

韓世傑聽到聲音就想起一人,準確的說不再是人,而是怪物,任景明。

任景明在蠻荒之地待了冇多久,蠻荒之地就完了,它東奔西跑,變回劍仙風姿,坐著傳送陣瞎逛,想去晉洲找韓世傑,結果在路上就察覺到有靈力波動,它就跑了過來,看到了韓世傑和湯永安。

「遭了!」韓世傑與鄧萬後退。

任景明一個箭步就要去殺韓世傑,湯永安從腰帶的儲物空間中取出一隻大鐵錘,砸向任景明。

任景明揮出骨刀,湯永安被打退,但也成功攔下任景明,任景明扭了扭脖子,有一道猙獰的傷口眨眼消失。

湯永安眼尖剛好看到,心說:「這隻像血妖的怪物受過傷!看樣子每次出手時傷口就會複發,誰能把它打成這樣?」

任景明的傷來自於屍王,當時一看不妙就逃了,不然也不會活到現在,也正因為任景明傷勢冇好,湯永安才能牽製住它。

血妖暗感詫異,一直盯著任景明,自言自語道:「它是怎麼做到的?一個人類竟然可以變成我的子民。」

湯永安朝著任景明扔出一錘,錘子迎風就漲,大如山嶽,同時氣息也鎖定了任景明,任景明也冇想過躲,對方是天道一族,是他潛意識裡的仇人,兩把骨刀交叉著斬出刀芒。

重如泰山的鐵錘被打回原形,湯永安的身影也閃現到鐵錘邊,單手握住鐵錘,與任景明近身搏鬥,雙方你來我往,打了兩百多招。

為您提供大神夢溪筆記的《神無尊者》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七百八十三章 湯永安的出現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