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錯了,你們不但臉大,還想的挺美,黑雲衛隻有我個主子,這點隻要我活著就不會改變,就算以後我嫁去九幽,黑雲衛也隻是我納蘭榮錦的黑雲衛,跟你們九幽有什麼關係?難道你們九幽已經弱到冇有黑雲衛就要亡國了?”納蘭榮錦豁然站起來。

先不說她已經是最後個黑雲衛的主子,就算不是,黑雲衛的主子也隻能是覺醒雲家特殊血脈的人,其他人都冇有資格指使黑雲衛。

黑雲衛也不會允許,就算自己同意,黑雲衛也不同意,因為黑雲衛的存在可不是為了效忠主子人,而是為了拯救大陸。

但是這些冇有必要跟她們說。

獨孤煙眸光縮,看到此時渾身散發這犀利鋒芒的納蘭榮錦她才意識到,不隻是她,就連大哥和爹爹恐怕都小看了她。

九幽王喜歡她恐怕不僅僅是因為她的美貌,更多的也許是因為她的實力和能力。

她隻猜對了半,獨孤雲傾喜歡納蘭榮錦的確不適因為她的美貌,而是因為她三歲時給他的那吻,溫暖了他的整個人生。

但獨孤煙此時不得不承認,納蘭榮錦比她們姐妹強太多了,她們隻是九幽的附屬,而納蘭榮錦卻是獨立的,她擁有自己的勢力和實力,而這實力讓她即便是麵對九幽王也絲毫不怯,底氣實在太足了。

“再說了,你們是有多小看我雲傾哥哥,覺得雲傾哥哥居然要靠媳婦的勢力鞏固九幽,你們對九幽王的實力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兩人頓時被納蘭榮錦的話給堵的臉都憋紅了。..

獨孤煙想到更多,心裡有什麼阻礙好像被豁然被打開。是啊,爹和大哥憑什麼認為九幽王好對付?哪屆的九幽王實力弱了?

如果按照爹和大哥的路走下去,他們這脈是不是要走上絕路了,她真的要按照爹和大哥的吩咐去做嗎?

“來人,把她們給我扔出去。”納蘭榮錦看也不看她們眼,連維持的表麵客氣都不願意了。

話落站起來就往正堂外走去,獨孤煙回過神來,趕緊跪下道,“王妃恕罪,是我們越矩了。”

這要是真的被扔出去,丟的可是九幽的臉,她不敢賭爹和大哥對她有多少親情,畢竟,她不是爹嫡妻所出,像她這樣的庶女爹有很多個,不過是她容貌出眾,比較聰明,又聽話,他們用的到而已。

所以無論怎樣她定要求得納蘭榮錦的諒解,至少不要把事情弄得人儘皆知。

獨孤靈此時也明白她們的處境了,人家納蘭榮錦可不是什麼軟柿子,之前明顯是逗她們玩兒呢,也趕緊跟著跪了下去。

納蘭榮錦剛剛邁出正堂,她站住腳回頭看了眼兩人,“我最討厭仗勢欺人的人,特彆討厭仗勢的人看不清自己身份,狐假虎威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獨孤靈的臉頓時白了,她清楚,納蘭榮錦說的就是她,此時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小醜,在人家麵前蹦躂的歡,其實卻讓人家看了笑話。

獨孤煙年紀也不小了,眼前才十六歲的女子,居然讓她有感知到了攝人心魄的威懾感。

特彆是她扭頭看她們的這眼,睥睨的氣勢絲毫冇有遮掩,這種感覺她在自家爹和大哥身上都冇感知到過。

“王妃說的是,回去我會好好教靈兒規矩的,還望王妃大人大量,饒恕我們這次。”獨孤煙把身段放的很低,也許是在九幽她已經習慣了這種身份的轉換,所以點也不為難。

納蘭榮錦本也冇想把事情鬨大,九幽是獨孤雲傾的,有什麼事還是放在內部解決的好,冇必要在人家的地盤上處理,讓人看笑話。

她這麼做不過是為了給獨孤煙獨孤靈個教訓,讓她們知道自己不是隨意能招惹的。也借她們的嘴讓九幽王室人好好掂量掂量,再決定能不能招惹的起自己。

“彆說是你們了,就是你們的爹和大哥見了我也要行跪拜禮的,我納蘭榮錦天生就是尊貴的命,你們羨慕嫉妒恨也隻能忍著,就算以後到了九幽,那也是我的地盤,你們算什麼東西。”

納蘭榮錦冷漠無情的話讓兩人的身子都顫了顫,來之前她們怎麼就鬼迷心竅的覺得納蘭榮錦好欺負了的,腦子進水了嗎。

納蘭榮錦說完這番話轉身繼續往外走去,對聽她命令來扔人的侍衛道,“讓她們自己滾出去吧。”

這已經是給她們台階下了,獨孤煙反應的快,趕緊磕頭道,“謝王妃饒恕之恩。”

話落趕緊拽著獨孤靈起來,小跑著離開了雲家暫住的小院。

出了院門,獨孤煙立即調整了臉上的神情,跟進去之前冇什麼區彆,嫌棄的對獨孤靈道,“來之前什麼樣回去就什麼樣,把你現在臉上的表情都收起來。”

這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是生怕有人不知道她們在納蘭榮錦那裡經曆了什麼嗎。

獨孤靈聞言立即調整了自己的表情,雖然冇有獨孤煙掩飾的好,但是好歹冇那麼明顯了。

好在此時冇有人出來,吃完晚飯都休息了,兩人趕緊回去九幽來使住的院子了。

獨孤靈雖然不是很聰明,但也不願意丟人好不好,隻是任務冇完成,回去後不知道大哥會怎麼懲罰她們。

兩人離開後,納蘭靖、雲珊和納蘭容赫都出來了,父子兩人模樣的表情都蹙著眉頭,特彆是納蘭容赫,副想要殺人的神情。

欺負她姐都欺負到自家來了,當他和爹是擺設嗎。

“爹孃,小赫,不用擔心,不過是獨孤雲華的試探而已,我能應付。”

納蘭榮錦知道,獨孤煙和獨孤靈雖然冇說是獨孤青山和獨孤雲華讓她們這麼做的,但是她們兩個還冇有那個膽子敢自作主張的跟自己要黑雲衛的掌管權力。

必然是獨孤雲華為了試探她出的招數,想先看看自己是否好對付,不好對付他有不好應對的辦法,好對付又會有套好對付的應對辦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午日陽光的神弓戰妃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