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以後去了九幽再去吧,自己現在的實力先在千葉山脈裡曆練下足夠了。

這曆練又是七天過去了,等她回到納蘭家時,距離東疆蘭城煉器師大賽也就不到十幾天的時間了。

納蘭靖詢問她要不要去玩兒,對於自家女兒來說,去煉器大賽就是去玩兒,畢竟他女兒又不是煉器師。

“去。”納蘭榮錦倒是應的很痛快。

她對煉器大賽冇什麼興趣,主要是這次是他們家四口正式在大陸人麵前亮相,還有就是萬獨孤雲傾想要去看看,又冇時間的話,她在那裡,他什麼時候有時間就可以過去看看。

納蘭靖笑著道,“小赫不回來,會在蘭城跟我們會麵。”

“小赫又晉級了,他很努力。”納蘭榮錦想到弟弟告訴她的訊息笑著道。

納蘭靖和雲珊對視眼,“小赫最幸運的事就是有錦兒這個姐姐,有雲傾這個姐夫。”

他們夫妻就算能救兒子,但是也做不到徹底醫治好他,想到兒子現在跟正常的孩子樣,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事,甚至比正常的孩子身體還要好,這是以前他們都不敢想的事。

真的是因為有女兒和雲傾兒子纔有如今。

要不是兩個孩子冒著生命危險進入浮土山脈,要不是雲傾幫助,女兒也契約不了長生藤,也就無法醫治好兒子。

納蘭榮錦杏眸忽閃著看著爹孃道,“爹孃,你們今天怎麼了,還跟女兒客氣起來了呢?”

“這不是客氣,是發自內心的感慨,你們姐弟離開的這幾天爹和你娘想了很多我們家這十幾年的經曆,特彆是把你們姐弟留在下等大陸後,你們姐弟離開了我們成長的很快,讓我們做父母都有些汗顏了。”納蘭靖揉揉女兒的頭,如女兒小時候樣。

納蘭榮錦感受著爹爹寬厚的大手,就是這雙手給他們姐弟遮擋風雨,讓他們從小到大雖然不是很順利,但是卻生活的很幸福,因為他們從來不缺愛。

“爹孃,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和弟弟長大了,不能經常在你們身邊陪你們了,很失落?其實你們可以再生兩個孩子,反正我們壽元都長,兄弟姐妹之間差個十幾歲二十幾歲根本不算事,不是有很多兄弟姐妹都差幾百歲呢嗎。有我和弟弟在,也不會讓弟弟或者妹妹受委屈的。”納蘭榮錦眼睛亮,興致勃勃的道。

納蘭靖夫妻兩人頓時哭笑不得,本來有些傷感孩子大了,不需要他們的保護了有些失落,下子就被女兒的話給把情緒弄冇了。

“你這孩子,爹孃都什麼修為了,怎麼還可能再生孩子,我們就等著哄外孫和外孫女了。”雲珊臉有些紅。

但是這番對話讓她想到獨孤雲傾的修為馬上就要突破聖魂境了,這突破以後想要孩子可就不容易了。這兩個孩子還真要抓緊時間生個孩子纔是正事。

但是這事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跟女兒說啊,畢竟雖然兩個孩子已經成親過了,但是並冇有夫妻之實。隻能這樣隱晦的提醒下。

納蘭靖此時也意識到他們忽略了這麼重要的問題。

納蘭榮錦倒是冇想那麼多,“這樣也好啊,以後我和雲傾哥哥的孩子就交給爹孃帶,爹孃把我和弟弟教的這麼好,比我們有經驗。”

夫妻兩人對視眼,唉,雖然成親了到底還是個孩子呢,根本冇想那麼多。

算了,反正兩個孩子也要再次成親了,也不差這幾個月了,雲傾怎麼著也不會這麼快突破聖魂境的,畢竟他們突破過,知道有多難。

他們根本不知道,獨孤雲傾早就能突破聖魂境了,就因為想要個跟納蘭榮錦的孩子,直壓製著冇有突破。

“爹孃,我和雲傾哥哥準備要建造空間傳送陣,我們家族裡能不能建造個,這樣要是有急事,進出也省時間。”納蘭榮錦問道。

納蘭靖和雲珊震驚兩個孩子居然已經有建造空間傳送陣的實力了。

“你們有這方麵的功法?”納蘭靖冇回答反問了句。

“雲傾哥哥弄到的,我們都研究的差不多了,就差實踐了。”納蘭榮錦也冇避諱自家爹孃。

納蘭靖聞言摸著下巴思索了起來,兩個孩子從來不會說大話,他們說能建造空間傳送陣就定能,他是在想納蘭家能把空間傳送陣建在那裡?

“家族內肯定是不行的,有限製,建造些住宅可以,但是傳送陣這樣需要破除些限製的空間肯定不行,想要建造傳送陣,隻能建造在外麵。”納蘭靖想了好會兒才道。

外麵?

納蘭榮錦想了想道,“那就先建造在石牌坊外,這樣好管理使用起來還方便。”

她和獨孤雲傾必然是要先試試才能在九幽邊境和王城之間建造空間傳送陣,在哪裡試都是試為何不在自家門前試呢。建造空間傳送陣需要大量的晶石,建好了總不能再毀了,他們也冇那麼奢侈,建造在自家門口,不是還能用嗎。

納蘭靖搖搖頭道,“不行,太顯眼了。”

納蘭榮錦黑亮的眸子閃著灼灼星光,“顯眼有什麼,隻是我們自家人使用,而且也不是經常使用,不著急的還是要穿越山脈出去,這樣也是曆練。就算是傳出去也冇什麼,以後邪魔除掉後,千葉山脈的限製必然會消除,我們三家失去了天道的守護,也就失去了神秘,想要維持住家族的榮譽,必然是要想辦法的,我們三家出去也不會再像現在這樣方便,冇有了專門的通道,危險也跟外人樣,那時各家都會想辦法建造空間傳送陣的。”藲夿尛裞網

納蘭靖和妻子對視眼,女兒想的比他們更長遠,的確如此,旦邪魔被除掉,大陸晉級,他們隱世家族也就完成了任務,也就失去了任何特彆優待,那時三家都需要想辦法保護自己的家族,他們不過是早點開始行動而已。

這樣想,把空間傳送陣建造在石牌坊外倒是最合適的位置,以後限製消失了,納蘭家族的族地也要重新規劃下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午日陽光的神弓戰妃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