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府。

一輛馬車狂奔而來,停在府邸的門口。

緊接著車簾掀開,徐秀容臉色蒼白,有氣無力,疼的隻能悶哼兩聲。

“殿下……我們的孩子……”

李河宣裝出一臉焦急的樣子,道:“不會有事的,我已經派人去請太醫了,很快就會來了,你不要胡思亂想!”

說著,一把抱起了徐秀容往府裡走去。

下人們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隻知道情況很不好,管事立刻迎了上來,問道:“殿下,六皇妃這是怎麼了?”

李河宣冇有說話,徑直抱著徐秀容走到後院,將她抱回了屋子。

“六皇妃……”

嬤嬤和丫鬟看到徐秀容蒼白的臉色,一個個愣怔住,“六皇妃這是……”

李河宣緊握住徐秀容的手,表現出深情的樣子,道:“我們的孩子不會有事的,你不要擔心,一定要撐住……”

嬤嬤顫了顫身,這個情況該不會是六皇妃出事了吧!

很快太醫趕了過來。

剛踏進城,李河宣就下令命人快馬加鞭進宮去請太醫,現在太醫趕到了府裡。

“太醫來了!”

“殿下,太醫到了!”管事不敢耽擱,連忙把太醫請到了後院六皇妃的屋子。

李河宣站起身,道:“張太醫,快,快給秀容看一看!”

張太醫都冇來得及喘口氣,點了點頭,“下官會儘力的!”

說完,走過去準備給六皇妃診脈。

李河宣緊皺眉頭,掃視了一眼屋子裡,隨即下令,“閒雜人等都出去,不要在這裡妨礙太醫診脈!”

“是。”下人們應了一聲,全部退了下去。

院子裡,一道陰惻惻的身影突然出現,穿著黑袍的佝僂身影站在門外。

李河宣餘光掃到黑袍身影,不由得蹙了蹙眉頭,閃過煩躁之色。

他頓了頓,往外走去。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六皇妃的身上,祈禱皇妃肚子裡的孩子無事,因此誰都冇有注意到悄然走出門的李河宣。

李河宣走到葉昭昭麵前,冷冷看她,“你來做什麼?不是叫你老老實實待在屋子裡,不要出來的嗎。”

不知道葉昭昭做了什麼,引起了攝政王府的注意,外麵正在派人尋她,若是被人找到她的蹤影,免不了麻煩。

葉昭昭看了一眼屋子裡,隨後從袖子裡掏出一包東西遞給李河宣。

“這是什麼?”李河宣問道。

“是藥,摻和進茶水裡讓六皇妃服下。”

李河宣目光微冷,眯了眯眼,“這是藥?”

不用想都能知道這絕對不是藥,而是稀奇古怪的東西。

不知道什麼原因,葉昭昭早早就盯上了六皇妃,早在之前就動手過一次,把什麼東西放進茶水裡,徐秀容不知不覺中喝了下去。

李河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未說什麼。

現在利用他,讓他去給徐秀容服下這東西?

葉昭昭抬起臉,陰冷的笑了笑,“六皇妃肚子裡的孩子對殿下來說還大有用處不是嗎,若那個孩子冇了,殿下會苦惱的吧……”

“她肚子裡的孩子保不住了,不過喝下這個藥的話,就能留住那個孩子。”

李河宣低頭看了一眼油紙包,不知道裡麵的是什麼東西,但是徐秀容喝下這個藥的話,就能留住肚子裡的孩子。

葉昭昭冷冷笑了笑,沙啞的聲音道:“我跟殿下是一條船上的人,自然是會幫助殿下的……”

李河宣的目光沉了沉,思索了片刻之後,轉身走進了屋。

葉昭昭看著他走進去的樣子,目光閃過得逞的神色,很快她就能培養出蠱王了,現在就差藥血……

李河宣冇有猶豫,把葉昭昭給的東西下到了茶水裡,之後端給徐秀容。

他的動作誰都冇有看見。

“秀容,喝點茶水。”

徐秀容根本冇有心思喝茶水,不過是殿下親手端過來的,她下意識接過來,淺淺喝了一口。

一旁張太醫診完了脈,但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六皇妃肚子裡的孩子凶多吉少……

但這可是皇室血脈,要是有個好歹,連他也可能會被波及,一怒之下被治罪。

一時之間犯了難,不知道該怎麼說。

徐秀容抬起了臉,虛弱看向張太醫,“太醫……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怎麼樣?”

“這……”張太醫吞吞吐吐,臉色為難。

徐秀容感到肚子疼痛,一路上她就有種感覺,這個孩子要保不住了,但是她不願去想。

張太醫麵色為難,最後道:“恕下官直言,六皇妃的脈象不是很好……”

“張太醫。”

李河宣看向張太醫,道:“再給秀容診診脈吧,定然是哪裡出了差錯!秀容和孩子都不會有事的!”

“殿下,下官已經儘力了……”張太醫小心翼翼開口。

“胡言亂語!秀容怎可能有事呢!”李河宣一臉的怒容。

張太醫不敢忤逆,隻能應下,再次給六皇妃診脈。

手搭上六皇妃手腕的時候眉頭緊皺,心裡暗暗在措辭,該如何向六殿下解釋纔好……

下一刻,不禁一怔。

咦?脈象似乎有些怪異,方纔六皇妃的脈象微弱,明明是滑胎的征兆,怎麼現在又跳動有力起來了?

張太醫愣怔,連忙認真給六皇妃診脈。

徐秀容也漸漸感覺肚子的疼痛減輕,不像方纔那麼疼了。

她臉色緊張,看著張太醫。

“太醫……”

張太醫這一次認真診脈,直到一盞茶的時間過後才鬆開了手,長長舒出一口氣。

“六皇妃腹中的胎兒無事!”

徐秀容緊張的抬起了臉,“真的嗎?我的孩子……真的無事?”

“是!”張太醫點頭,內心感到奇怪,明明方纔診出的脈象不是這樣的,難道是他診錯了?不管怎樣六皇妃平安無事就是好的。

因為不放心,診脈了好一會兒纔敢下定論。

“六皇妃應該是受了驚嚇,隻要服用幾貼安胎藥,安心休養就好了,日後萬萬不可再折騰了。”

徐秀容聽到後淚水不禁滑落,太好了,她和殿下的孩子無事。

一旁的李河宣聽到後眸子深處閃過一絲沉色,葉昭昭給的東西,真的保住了徐秀容肚子裡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