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蓮知道他想問什麼,神情冰冷的晲了他一眼,“我不過是想要回屬於我們的,有什麼錯?”

宮楠因此住院,淩如雪這個被救的人,竟然毫無表示,是認為他們好欺負,就這樣欺負了去?

宮父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難道你忘了,宮楠因何住院?”李秀蓮回。

怎麼說宮楠是她一手養大的,也算是自己的孩子,發生這麼大的事,憑什麼淩氏一點表示都冇有?

宮父恍然大悟,“那你的意思是?”

“堂堂淩氏集團,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拿我們呢當什麼?如果不給我們一個說話,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李秀蓮誌在必得,淩家如果不賠償,那就彆怪她心狠手辣。

想到事情辦成,以後的日子可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李秀蓮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這樣做,宮楠知道......”宮父有些為難,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剛纔他的態度擺在那,強硬的不容反駁。

如果真的對那個女孩不利,恐怕他們的關係會僵硬到無法挽回。

李秀蓮不滿的凝眉,“你什麼意思,是不是就安心這樣被人欺負,你想一輩子都這樣過下去,你剛剛也聽到了,宮楠話裡的意思,如果他真的不管我們,我們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

到自己手裡的錢,纔是踏實的。

宮楠一個不高興,如果真的不管他們,那苦日子可是在後邊呢。

“淩家是什麼地位,還對我們的救命之恩不管不顧,不就是看我們好欺負嗎?”

無論如何,李秀蓮認為的補償,她要定了。

“我現在的樣子還能做什麼?”宮父神色黯然,現在自己一事無成,日子都過的很拮據。

李秀蓮不滿的晲了他一眼,“所以纔要想辦法,難道你真的甘心就這樣過一輩子?”

她才四十幾歲,可不甘就這樣下去。

淩家既然招惹了她,那就要付出代價。

宮父目光凝重了幾分,“那你說說,我們該怎麼做??”

李秀蓮嘴角揚起一絲得意,“我自有辦法。”

宮楠出了家門,看著落入的餘暉,陷入沉思。

淩少宸的話深深的在他腦海裡,他真的就這樣碌碌無為,就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這樣的日子,真的是他想過的嗎?

不能給喜歡的人幸福的生活,他還算個男人,還有資本去談愛嗎?

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對方很快接通,他輕啟薄唇,“我答應你的要求。”

電話那邊聽到他的話很高興,“楠兒,你真的想好了?”

宮楠不喜歡被人這樣叫,眉頭微皺了一下,但還是回答,“是。”

“好,好,那我們什麼見麵,見麵再談。”對方語氣難掩的愉悅,顯然很高興宮楠能答應。

“時間你定,我隨時都可以。”既然決定,就不要在猶豫,越快越好。

“等我訂好地方再通知你,我會派車去接你。”

“恩。”宮楠答應,就直接掛了電話。

幽深的眸子,看著天邊的晚霞,再次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