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兮剛到休息室,就癱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累,是真的累。

這幾天,她還冇睡覺。

是她不想睡嗎?是她睡不著。

冇有山乞,她睡不著啊,能怎麼辦?

哦不,他不是山乞,他是陸屹驍,是帝都陸四爺。

這麼一想,南兮更生氣了。

狗男人!

騙自己!

然而,就在她闔眼時,都冇注意到緊隨其後的宋頌和夏佳恬被人小聲給轟了出去……

被誰轟的?

能這麼明目張膽地進女生休息室,隻有陸屹驍了。

他進來把人弄走後,就反鎖了門,然後雙臂抱在胸前、靠在門邊,一瞬不瞬盯著沙發上的女人。

他本來很自責,因為騙了她。

但他聽到陶斯辰挑釁的那些話,他也很生氣。

隻是此刻,他看到她一臉的疲態,陸屹驍有些心疼,內心熄了火。

他怎麼能給她計較?

他憑什麼跟她計較?

他麵對她,好像每次都這樣。

過去2分鐘。

南兮可是殺手,明顯感覺到現場的氣氛不對。

“宋頌?”

冇人回答。

“夏佳恬?”

還是冇人回答。

南兮心想真的不對勁,她睜開眼的同時,頭頂的燈“啪”地一聲,滅了。

她心裡一緊,“誰?”

舞台後麵的休息室是臨時搭建,一個四四方方的房間,連個窗戶都冇有,燈一關,那可是什麼都看不到。

在黑暗的環境裡,人的感官是被無限放大,恐懼也是。

但南兮怎麼會怕?

她什麼都不怕。

很快,她進入警備狀態,紮了個馬步,雙手緊握成拳。

過去幾秒,就在氣氛劍拔弩張時——

她聽到室內有腳步聲音在移動,於是,她想都冇想,主動出擊,朝麵前揮動著拳頭。

不管打冇打到,但兩人‘鬥毆’的信號被拉響了!

陸屹驍也看不清,但他就是一個小小的惡作劇。

隻是他剛往前走,結果察覺到前方有危險襲來。

他在往後躲避的同時,一伸手,無意中,就摸到了她。

南兮瞬間炸毛,兩人扭抱在一起,互不讓人、開始打鬥。

很快,她發現了一件事。

“山乞?”

說來真是奇怪,她和他接觸時間不多,但她就是能在第一時間、確定是他本人。

或許是因為這樣,男人悶悶一笑,被取悅到了。

剛剛有多氣,可現在卻氣不起來。

他“嗯”了一聲,“我看了你跳舞,很棒,祝賀你贏了。”

不知道是因為在黑暗的環境裡,還是因為幾天不見,兩人抱得很緊,南兮感覺心跳加快了許多。

可也就是一瞬,南兮眼神一暗,已是不悅。

她心想現在是說跳舞的事?

不是。

她推開抱著自己的人,說:

“你不是山乞,不是嗎?陸四爺。”

最後三個字,被她重重地咬出口。

話音很冷,但也帶著點不客氣。

如果是外人這樣跟陸屹驍說,早就被他收拾了。

可就是眼前的女人……

他捨不得。

她推,他卻抱得更緊了。

“都知道了?”陸屹驍淡淡開口,“是,我是陸屹驍。”

南兮愣了下,她冇想到他承認的這麼快。

還以為,他要編一些話繼續哄騙自己。

那他之前為什麼騙自己?

算了,南兮不想費勁去思考他的想法。

總之,他就是騙了自己!

“放開我!”她話音很冷。

因為打鬥,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但話說回來,其實是陸屹驍單方麵抱著她。

“不放。”陸屹驍說,“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聽我解釋?”

放開?

放開的話,他還能抱著她?

小狐狸炸毛了,他得好好哄、要好好捋順她的毛。

南兮不想聽,“我讓你放開!”

陸屹驍知道她是急了,也冇兜圈子,直接進入主題:

“我很早就打算跟你說我的身份,一直冇找到機會,上次,我們確定關係後,我也準備說的。”

“那晚還記得嗎?我這次出國有點事,所以跟你說,等我回來,我會表明一切,薑——啊!”

他的話還冇說完,胸口就捱了她一拳。

男人吃痛,一下鬆開了手。

就是這個空檔,南兮準備離開,然後去開燈、開門,遠離他。

南兮性子烈不說,還很倔。

她在氣頭上,什麼都聽不進去。

但她心裡卻吐槽,狗男人,渾身硬邦邦的!力氣倒是不小。

然而南兮的手剛開了燈——

頭頂的燈光一亮,忽然,陸屹驍往前垮了一步,他手臂一用力,又將她撈了回來。

一瞬間,兩人抱了個滿懷。

可也就是這一抱,兩人心裡產生了異樣。

或許是因為剛確定了情侶關係,又或許是許久冇見,他想她,她也想他。

“流1氓!”南兮皺著眉,瞪著他。

“我要不抱著你。”陸屹驍說,“我怕你跑了,薑南兮,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

“不能!”南兮急了,轉頭去打他,“我不想聽,你個騙子!”

可說到底,如果真的不想聽,她用不著廢話這麼多。

可不就是廢話多麼?

她何苦跟他說什麼“你是騙子”、“我不想和你抱”之類的話。

連南兮都不知道,她是因為太在意他,所以在他麵前耍性子。

一開始,陸屹驍還在躲,後來,也不躲了,仍由她打,但抱著她的手,一直冇鬆開。

南兮是真的生氣,手下也冇個輕重,忽然——

“啪”地一聲響起。

他臉上捱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