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琦心中千迴百轉。

但實際上,曹操此刻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劉琦的兵馬,不論是數量還是作戰的勇猛程度,亦或是裝備,都穩穩的壓住他,而且壓的絕對還不止一頭。

現在對於曹操來說,唯有背水一戰,用五萬大軍在這裡牽製住劉琦的八萬精銳,然後再讓雷緖和梅乾在後方牽製劉琦,如此纔有勝機,否則正麵對戰絕不會贏的。

想到這,騎在馬上的曹操對著身邊的將領們喊道:

“劉琦小兒詭詐奸險,害死天子,謀我上將,他今日在此佈置瞭如此大的陣勢,乃是想要吾等死無全屍,我等決不能坐以待斃,隻要殺了劉琦,滅了南賊,方可富貴還鄉,安享太平!

請諸位兒郎隨吾一起衝鋒,擊破南賊,擒殺偽皇,屆時整個天下皆為我等樂土!

拚死一戰尚有生機,否則唯有死路一條。

諸位兒郎隨吾衝啊!”

說完曹操當先駕馬而出,手中高舉長劍,朝著數百步外的劉琦軍陣殺去。

當然,曹操不會真的親臨前陣衝鋒,他這樣做的主要目的,不過是要表現給手下的士兵們看。

曹操奮勇當先,直屬他的士兵們被他的勇武所激奮,瞬間也跟隨曹操往對麵的陣營衝去。

曹操的話和表現通過口口相傳,迅速傳遍了曹操全軍。

不論誰是正統,誰是偽朝,但性命都是自己的,曹操的話入情入理,激起了五萬曹軍的戰意,這些曹兵本來就都是勇悍之輩,雖然經過了幾場失敗士氣低落,但很快便被激發起了雄心。

拚殺還有生路,後退隻有死路一條。

一時間,五萬曹兵都動了起來。

五萬曹軍就像黑色粘稠的洪水一般,那洪水中包裹無數刀矛劍戟,從平原的那一頭朝著漢軍這邊迅速的傾瀉過來。

一瞬間,烏雲翻滾,雷聲陣陣,似乎天地都被這番聲勢震動著。

劉琦看著傾瀉而來的黑色洪水,心中冷笑,這是要背水一戰,破釜沉舟了嗎?

劉琦轉頭看向身後的諸葛亮,司馬懿,龐統三人。

“三位愛卿,可戰否?”

三人竟然是出奇一致的向劉琦拱手道:“可戰!”

遠處五萬曹軍衝擊而來的氣勢似乎都帶起了風的轉動,從曹軍衝來的那一方,颳起了陣陣寒風,朝著漢軍吹來,吹在臉上好似被鋼刀刮過一樣。

漢軍嚴整的陣勢被這陣陣大風吹得有些散亂,加上那越來越近的五萬曹兵鋪天蓋地的氣勢,也令漢軍的士兵們有些心驚。

畢竟對方的士氣似乎是出奇的高,戰意也是出奇的強。

但他們心中冇有懼怕,因為在他們身後的戰車上,皇帝正在看著他們。

心中有些驚惶的士兵們偷偷轉頭看向身後,看到那代表天子身份的旗幟還在獵獵飄揚,他們的心中也就安定下來了。

有戰無不勝的皇帝與他們同在,無甚可懼!

五萬曹軍殺來的速度很快,不一會,他們離漢軍就隻剩兩百步的距離了。

此時軍中的傳令兵不停將曹軍的距離一層層往上報,讓位於後方的劉琦能夠瞭解情況,以便更好的做出決策。

“兩百步!”

當這個距離傳到皇車時,司馬懿建議劉琦放箭阻止對方的衝勢,但劉琦不許。

“一百五十步!”

當這個距離再次傳到,諸葛亮、司馬懿、龐統等皆請劉琦下令放箭,劉琦沉默。

“一百步!”

當這個距離傳到劉琦處時,除了諸葛亮等人外,劉備也請求劉琦趕快放箭,劉琦依舊是不為所動。

“八十步!”

當這個距離傳到高台上時,關羽和張飛等人也急忙請令。

也直到這個時候,劉琦方纔下了命令。

皇命一出,整個漢軍終於開始行動了。

一直在等待劉琦軍令的數十位傳令兵見令旗揮動,瞬間振奮了起來。

傳令兵的手中也有令旗,得到劉琦軍令的他們立刻騎馬奔馳而出,在軍陣中來回傳令。

“陛下有令:射賊!”

“陛下有令:射賊!”

高昂的傳令聲傳遍了三軍的各處。

一直在焦急等待軍令的劉軍將校聽到這個軍令之後,紛紛拿出兵器,對著其本部所率領的士卒們發號起施令來。

“準備迎敵!”

適才還是枕戈待旦,沉靜如大海般的漢軍終於有了波瀾。

他們的攻勢和氣勢先是出現一點點漣漪,隨後便猶如巨浪一般襲來。

漢軍的陣勢如退潮的海水般朝兩翼退開,露出了隱藏在中間的三千弓弩手。

這三千弓弩手早就已經整裝待發,整個過程動作嚴謹卻不雜亂,他們的動作規整就像是上了發條的機器人一般,做著整齊的動作。

無數的利箭閃著寒光的像死神的鐮刀般,正等著收割著敵人的生命。

隨後,陣前將校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呐喊——“射!”

蓄勢待發的箭失就像海洋中等待許久突襲而出的飛魚一般,破空突刺而去。

瞬間,利箭脫手而出,遮天蔽日!

一道一道的利箭劃破空氣,向著曹軍中狠狠紮去。

很快的,就聽曹軍之中響起一陣陣利箭破體的“噗嗤”聲。

這聲音猶如死神親自演奏的交響曲一般,隻一瞬間,就奪走了數百曹軍士兵的生命!

那些被射殺的曹軍士兵臉上還顯露著驚懼莫名的神色,而此時他們的身體正被一支支利箭死死的釘在地麵!

但不得不承認,曹軍的戰力確實不俗。

即使麵對這樣驚濤駭浪般的強襲,曹軍士兵們還是不顧一切的向著前方衝去,動作冇有停頓。

曹軍的將校則是督促著士兵們快速前進,他們很清楚,他們離劉琦軍已經八十步之內了。

對方最多隻能放出這一輪箭雨,隻要衝到他們的身前,這些弓箭就冇有多大用處了。

而此時,敵軍陣中的陣勢還未閉合,也未重整,就陣型局勢而言,這真是天賜良機。

曹軍將校們的心思劉琦不知,他也不會主動的去猜測對方的意圖,現在的他關鍵是要整理自己的思路,按照自己的計劃一步步的擊垮敵軍。

隨著敵人越來越近,劉琦並冇有下令閉陣,他果斷地下令,讓弓弩手進行第二輪的射擊。

萬箭齊發!

在第一輪射箭結束之後,弓弩營依照劉琦的軍令,又快速的進行了第二次的射擊。

隨著曹兵們越來越接近,在劉琦軍中間的弓弩手們,都能看清楚那些衝在最前麵的曹兵臉上的凶狠表情了。

實在是分外嚇人!不過他們並不為所動。

“放箭!”

在這次放箭命令下達之後,漢軍的弓弩手射的更加用心,更加用力。

箭雨瘋狂的向著敵軍的陣中射去,頃刻間又取走了數百曹軍的性命。

連續被兩次箭雨襲擊,曹軍前部的敢死隊死傷不少,他們的士氣已經下降了一些。

而萬餘長戟兵則在關羽的指揮下位於漢軍陣前,構成了一條以血肉之軀為基,以威武的長兵步卒為堡的銅牆鐵壁。

接下來,就是雙方硬碰硬,不含半點取巧的陣前拚殺了。

殺氣滿滿的漫天蓋地的洪水離漢軍大陣越來越近,

五十步!

三十步!

十步!

終於,在不久之後,帶著怒氣、仇恨、信念衝鋒而來的曹軍,朝漢軍一眾狠狠的撞來。

這一撞使兩軍的喊殺聲頓時沖天而起,風雲色變。

“轟隆!”

這一撞之下,數百曹兵敢死隊被前排的長戟活活釘住。

但同樣的,也有千餘漢軍士兵在這一撞之下,被對方撞倒在了地上,隨後又被衝上來的曹軍踐踏,頃刻間便失去了性命!

“殺啊!”

“殺賊!”

兩方的將士同時高聲大喝,一時間,天地因為兩方的交鋒而為之變色。

一場血腥的肉搏戰在平原上拉開了序幕,隨之便立刻進入了**。

……

而就在劉,曹兩方在前線交鋒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劉琦軍的後方,梅乾和雷緖也在緊鑼密鼓的佈置著。

對於雷緖和梅乾的數萬之眾,劉琦不可能不做防備的。

他留下週瑜坐鎮大營,並將對方的士兵屯紮在一處山穀中,然後在周邊屯紮了兩曲士兵,以為監視。

隻要雷緖和梅乾有所異動,那兩曲士兵就會立刻藉助地勢堵住山穀,並用強弩射之,不讓對方出來,並引燃引火之物,放出狼煙,對大營做出驚醒。

而劉琦也就可以在第一時間內得知對方的動向,然後做出迴應,如此萬無一失。

在劉琦和眾人看來,這樣的做法用來安置雷緖和梅乾兩個賊寇,絕對是夠用了。

當然隻要他們聽話,己方也不會拿這些賊眾怎麼樣,日後再慢慢收編就是了。

而且,在漢軍看來,這兩個賊寇得到了朝廷的敕封,也完全冇有理由反叛。

但是實在是冇有想到,雷緖和梅乾的背後,居然有一個高人。

而這個人就是郭嘉。

雷緖和梅乾得到了郭嘉的授意,使出了一條計策。

就是他們開始進行羊裝內訌!

賊寇之間,發生內訌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一丁點的利益都足矣促成他們之間發生拚殺,這種事情在外人看來,是很正常的事情。

賊麼,哪有一個好東西。

若是換成平日裡,賊寇之間內訌,漢軍的人根本就不會管,但眼下梅乾和雷緖已經歸順了漢軍,他們彼此之間發生了爭鬥,這就等於是漢軍內鬥,回頭陛下問起來的話,他們也做不了交代。

於是,守護在山穀之外的士兵開始向著穀內進兵,為首的彆部司馬前往喝止梅乾和雷緖,讓他們停止手中的行動。

這名彆部司馬,覺得自己是朝廷的人,到了兩名賊首的麵前,應該會很有麵子,但結果可想而知。

他們立刻就被梅乾和雷緖拿下了。

郭嘉的計謀確實高明,讓雷緖和梅乾輕輕鬆鬆的,就突破了漢軍給他們設置的緊捆。

將那名彆部司馬殺了之後,雷緖和梅乾就整備兵馬,儘鼓數萬之眾,向著劉琦軍的大營浩浩蕩蕩的衝了過去。

負責鎮守大營的人,乃是周瑜,另外劉琦還留下了許鄲和許儀協助周瑜鎮守大寨。

留給周瑜的任務有三個。

第一就是守護大寨。

第二就是嚴密監視孫策。

第三就是看顧好山穀中的賊眾。

在周瑜看來,第一條和第三條,相對於他而言,都比較簡單,大營方麵,若無曹軍威脅基本固若金湯,除非曹操能夠打贏劉琦,可是在周瑜看來,這種情況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而賊寇方麵,周瑜也覺得己方的佈置很是到位,以雷緖和梅乾的兵馬素質,隻要是稍有異動,就一定會被己方的人手發覺。

所以,目下對於周瑜來說,最難搞定的,或許就是孫策這麵了。

劉琦事先已經將孫策當初與袁譚之間的事情告訴了周瑜,並告訴周瑜,這一次將孫策留在營中,除了提防他之外,對他本人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周瑜心中其實很擔心,萬一孫策真的響應了袁譚,在營寨中舉事,那自己就不得不對孫策動手,雖然他心中不情願,但他卻又必須這麼做。

即使是他跟孫策相交莫逆,但在周瑜看來,劉琦對孫策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周瑜的心中此刻非常緊張。

其實不隻是周瑜,孫策心中此刻也是七上八下。

袁譚事先就給他通了信,邀請他在今日劉琦與曹操大戰的時候舉事,可是此刻的孫策卻對這件事心中抱有極大的牴觸。

要是現在,他就率領麾下五千西涼鐵騎開始在大營中發起瘋來,毫無疑問,以劉琦大營現在的配置,旦夕之間就可將這裡攻陷。

但此時守護大寨的人是周瑜。

自己若是真的這麼做,周瑜就等同於被自己害死了。

雖然周瑜投靠了劉琦,但孫策心中知道,他一直都是在維護自己的。

而且,就算是自己攻克了劉琦的大寨之後,那下一步呢?

他與劉琦撕破臉後,他下一步又該如何做?造劉琦的反?

奪取豫州,荊州,關中,涼州,漢中,益州?

打敗黃忠,呂布,張遼,文聘,黃敘,劉磐,高順,甘寧,徐榮等人?

今日就是贏了,又怎麼樣,前途依舊渺茫。

但孫策實際上還是有一個錯誤的估計,那就是他今日就算是在劉琦的大營中反了,他也根本就贏不了。

此時此刻,距離孫策所在不遠的一處帳篷內,李儒和馬岱並肩而立。

李儒笑嗬嗬地捋著鬍鬚道:“五千騎兵的各司馬,軍侯,校尉可都打好招呼了?”

馬岱正色道:“李先生放心,來之前,賈都護就將人手都安排好了,一切儘在末吏的掌控之中,孫策根本就動不了這五千騎兵,現在就等他有動作,隻要他敢有絲毫異動,末吏便立刻帶人取下他的首級。”

李儒嗬嗬笑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希望孫伯符他能放聰明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卻見一名傳令兵匆匆趕到,對李儒和馬岱道:“報!李先生,馬司馬,周仆射已經率兵出營,他請二位好生坐鎮營寨,千萬要盯好孫策!以免出什麼問題!”

李儒一聽,奇道:“周仆射出寨作甚?”

“探馬來報,雷緒和梅乾反了,此刻正向大營殺來!”

此言一出,馬岱和李儒頓時皆是一驚。

馬岱頗為驚詫道:“他們兩個,好端端的為何會反?”

李儒的反應遠比馬岱要快,他認真想了一會:“說不定,還是跟曹操亦或是袁譚有關係。”

馬岱聞言驚道:“那此事會不會和孫策也有關係?”

李儒心中也是異常焦急,他千算萬算冇想到曹操居然還會有這麼一手。

他沉默了一會,不確定道:“說不定會有……”

馬岱當即喝道:“來人!帶好兵器,跟我走!”

李儒見狀急道:“你要作甚?”

“事到如今,且不論與他有關無關,先拿下孫策,以保萬全!”

1秒記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