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隻圖騰!

通過圖騰印記,莫纓格大概知道了當年發生的情況。

這棵榕樹是一直都存在的,甚至於還有一個人類部落就生活在它的樹蔭庇護之下。

當然,真正庇護他們的是圖騰越鳥,一隻綠色的孔雀神鳥!

它掌握著生命源力,那股力量能夠治癒所有的傷勢,很難想象這樣的越鳥最後是怎麼燈枯油竭的,最終它長眠在自己最喜歡待的榕木樹台上,身軀葬進了這棵巨榕樹之中。

在這之後,這棵巨榕樹才慢慢長成了現在這樣獨木成林、蓋壓山嶺的姿態,之前的它也隻是有周圍一小片氣根林而已。

還有一隻圖騰被越鳥帶了回來,那是一條藍色的蛟龍,嗯,就是最後越鳥有些無力了,讓蛟龍的身軀墜入了天坑之中。

它的身軀已經化為萬木聖殿榕樹和藤龍的養分了,估計就是有一顆小小的藤蔓的種子被風吹到了蛟龍的殘骸之上,最終攀附萬木聖殿榕樹長成瞭如今的藤龍。

它紮根在藍色蛟龍的殘骸之上,獲得了圖騰之力,誕生了非凡的靈性,又在萬木聖殿榕樹的散發的圖騰越鳥生命源力的韻澤之中成長,最終長成了一株獨一無二的藤龍!!

“蛟龍啊,但是藤龍的頭也不太想那種蛟龍吧?”

藍妙依解開了心中疑惑,她當初雖然尋到了這裡,但很多東西並不清楚。

時至今日,在大洋之中仍舊存在著很多惡蛟興風作浪,但是那些蛟龍都是獨角猙獰的,藤龍則是充滿了神聖意味,頭顱更是幾乎脫離了蛟龍的定義,至少那兩根樹杈一樣的龍角就和蛟龍冇什麼關係。

“小藍藍啊,你要知道,一條不想做真龍的蛟龍不是一條好蛟龍,蛟龍生來就有限製,但是它肯定是見過真正的神龍的,所以帶著這份刻在骨子裡的騏驥,藤龍才長成了這個樣子。”莫纓格說道。

“真真的嘛?”藍妙依有點被唬住了。

“當然是真的。”

莫纓格盤坐在藤龍龍首之上,揚起下巴很確定的說道。

嗯,其實她知道個亡靈,隨口編的而已。

“話說回來,那和你簽訂契約的就是它咯,一條藤龍啊,真是讓人羨慕!”莫纓格說道。

“略略略,藤龍,把她丟下來。”

看著莫纓格高高在上的姿態,藍妙依反手就叫藤龍把她抖了下來。

藍妙依的契約確實在藤龍身上,這條藤龍舉世獨一,融合了兩大圖騰之力於一身,生命等級高到可怕,但是靈智又不是很高的樣子,當初發現了她身上鯢山君的圖騰之力後,就直接和藍妙依簽訂了契約。

而她之前在東萊那裡收集的天冠紫椴妖樹殘枝就是帶給了藤龍,她召喚空間裡的森林其實就是榕木分株。

“藤龍比較特殊,它生來就無法離開這裡,也很難直接為我出戰,但是帶給我的幫助很大,我的植物係可是也已經快超階第三級咯!”

她一直等著莫纓格,其實就是想這次就留在這裡閉關修煉了。

不破三級不回家!!

同時鯢山君也要留下靜心修煉,相信在萬木聖殿榕樹的滋養下,它會更輕鬆達到它那兩位兄長的境界。

很難去界定藤龍的實力,它實在是太特殊了,天冠紫椴妖樹雖然限製很大,但已經算是至尊君主級彆的生物,藤龍的等級絕不會比它低。

而且藤龍與萬木聖殿榕樹相互依存,如果藉助這覆蓋不知道多少座山頭的榕林之力,動則天翻地覆!!!

莫纓格和丁雨眠也留在這裡修煉了一段時間,得到了不小的好處。

丁雨眠就很需要這種靜謐的環境來緩解精神力過於龐大帶來的壓力,這裡也能讓她的情緒變得更穩定,同時還有自己最喜歡的莫姐姐陪著,她每一天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對她來說,過著這種與世無爭的生活就是她所嚮往的。

莫纓格這次雖然冇有吸收到越鳥的圖騰之力,但是身體深處也覺醒了一股生命源力,她得到了圖騰印記,自然也有所反饋。

而且萬木聖殿榕樹的韻澤之力真的很利害,在樹台上修煉,就像是開了一個超級加速器一樣,就是它不相容火係這點比較可惜,莫纓格嘗試了修煉風係,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小藍在這裡修煉植物係那種加持就無法想象了,這次她肯定可以突破超階第三級!

而且根據莫纓格對她的瞭解,單單一個植物係,可滿足不了小藍同學啊。

藍妙依端坐樹台修煉,丁雨眠喜歡漫步榕林,莫纓格冇事就跑到天坑下麵去玩了。

天坑下麵冇有其它植被,一樹一藤就占據了所有。

莫纓格在下麵倒是發現了一些古老先民的痕跡,要是讓一些古魔法學者知道估計得原地心肌梗塞。

這些人會為了一件破損的古老魔器做出任何瘋狂的事,曾經就有人為了一件刻著銘文的石頭跑到了禁區之中

“大自然真的很神奇,誕生了藤龍這種生物,它身上幾乎完美的融合了圖騰越鳥和圖騰蛟龍的力量.”

融合這東西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莫纓格由此不禁聯想到魔法上,以她的修為境界,最多也就玩個魔法組合,比如說釋放個“火舞旋風”,其實就是魔法釋放得夠快,看上去同時使用了兩種力量而已,實際上還是分開來的。

風助火勢是組合,多個同種魔法疊加也是一種組合,衛方就最常使用這種東西,依靠法陣和人數硬生生疊出來堪比超階魔法的力量!

“似乎很早就有人提出來魔法融合的概念,可惜這東西幾百年了都還是一個概念猜想,一些東西永遠得不到驗證”

莫纓格手中摸著一根藤龍垂下來的細條,上麵其實不止有羽毛的紋路,還有細碎的龍鱗狀褶皺,一些死皮也是呈現鱗狀,而藤龍藏在榕樹中的葉片是孔雀的尾羽那般的。

“融合似乎遙不可及,但是變化之道或許可以嘗試一下。”莫纓格最近在研究秩序係,她想鼓搗出一些屬於自己的法門來,從這個上麵著手是個不錯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