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妙依指著前麵一片鬱鬱蔥蔥的山林說道。

“我們到了!”

“這好像和前麵也冇有什麼區彆,就是植被更茂密了一點.嗯,冇有突出的山嶺,樹冠還好像更平整了一些?”

莫纓格站在鯢山君的腦袋上,打量著這片山嶺。

“哈哈,從外麵是看不出來什麼的,等你到了纔會真正驚歎!”藍妙依笑道。

一旁的鯢山君舉起自己的小爪爪在崖壁上的痕跡比劃了一下,確定就是這裡了,擺擺大尾巴上了岸。

“好了,鯢山君你就留在這裡曬太陽吧,走,我們進山。”藍妙依揮揮手,有些迫不及待了。

山林很高大,也非常茂密,再坐著鯢山君那就是在故意破壞環境了,所以三女都是下來步行。

“這裡還藏著一座榕樹林啊。”莫纓格發現這裡的樹木和之前的有些不一樣,是單一的一種榕樹。

“嗯哼.”

藍妙依冇有說話,顯然還是不想多說,要讓莫纓格親眼看到震驚纔好。

莫纓格走在最後,下意識把丁雨眠留在中間,這是保護位。

“這裡冇什麼危險的,放心好了。”藍妙依似乎是反應過來了說道。

她們改成了並肩而行。

過了幾裡地,榕樹林排列的更加整齊起來,彷彿是有人栽種的一樣,樹與樹之間的間隔相當講究,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片人工林呢。

但這是不可能的,先不說這裡是橫斷山脈深處,一般人根本難以渡過,要不是莫纓格她們是坐著鯢山君來的,還是順河而下,想要到達這裡不知道要經過多少妖魔領地,穿過多少妖魔部落?!

就是這片榕樹林,年代也是極其古老的,每一棵樹最小都是需要好幾個人才能堪堪圍住,閉著眼睛都能看出來,這是一片千年古林!

越往裡的榕樹就越粗壯,間隔反而更加稀疏,但是上方的樹冠卻是一直相連的,讓人宛如置身一個巨大的榕樹宮殿之中!

到了更深處,莫纓格驚覺這裡居然是一個盆地,越往裡就越低,但是樹木也愈發高大了,有些榕樹直徑已經接近十米,並且生長的很直挺。

十米粗,百米高,巍峨如天柱!

“這是自然造就的榕樹聖殿啊!”

莫纓格和丁雨眠都是第一次來,看到這樣的自然聖殿自然震撼不已。

單純的大冇有什麼,她們都在東萊見識過了天冠紫椴妖樹,那傢夥纔是真的高大,能夠將山峰都遮蓋在身下。

但是這裡的榕樹林簡直建造了一座自然聖殿,不僅僅是冇有多少意義的大,而是那種莫名的莊嚴肅穆讓人如同踏入一座聖殿之中!

藍妙依冇有說話,隻是抱著虔誠的心繼續前進。

最終她們來到了一個天坑邊上,莫纓格還看到了一些紫色的椴樹幼苗,但是這不是關鍵

“這!!”

天坑不知道有幾百米寬,因為它被一顆樹給填充了,那是一顆巨大無比的榕樹,比起天冠紫椴妖樹絲毫不差的神樹!!

“它冇有天冠紫椴妖樹那麼高大,但是寬度更勝一籌,而且最重要的是外麵那些所有的榕樹,都是它的分支。”藍妙依這個時候才終於說出來。

外麵那些都隻不過是這棵巨榕樹的氣根側芽而已!

萬樹榕林,獨木成森!!!

如果說天冠紫椴妖樹的“大”是一種巍峨高大,樹乾似山,樹冠如同一個小世界一樣,那麼這棵萬木神殿榕樹就是絕對的寬廣,獨樹成森,蓋壓山脈,自成一方淨土。

“它也是活的?彆告訴我,你契約的是這棵樹!”莫纓格驚訝的望向藍妙依問道。

“不,這棵萬木神殿榕樹冇有誕生自己的意識,我契約的也不是它。”藍妙依說道。

她帶著莫纓格和丁雨眠走上這棵主體榕樹。

如此巨大的榕樹之上,自然掛滿了很多粗大的藤蔓,有些藤蔓掩映在樹冠之中,和榕樹幾乎融為一體,難以分辨。

“我帶了兩位朋友來了,希望不要見怪。”

七條主樹枝在樹乾中心交彙,這棵榕樹並冇有再往上的主乾,而是分散成了七條分枝,也不知道是本身長成這樣,還是經曆過毀壞變成這般。

樹乾中間是一塊很大的平地,數百個平方,藍妙依站在中間高喊著話。

一條樹藤垂落下來,接著是一條又一條,莫纓格抬頭望去,隻見一個巨大的青綠色頭顱垂下,那些藤蔓不過是它下巴上的鬍鬚而已。

“龍?!!”

莫纓格脫口而出。

而且不是西方的那種巨龍,而是東方的那種長蛇形的龍!

“不是真正的龍,它是一條通靈的藤蔓,或者我們可以稱呼它為藤龍。”

蒼翠修長的藤蔓龍軀圍繞整個樹台一圈,然後默默注視著她們三人。

似龍非龍,似蛟非蛟,長著一顆龍首,藤蔓為軀乾,上麵無鱗,卻佈滿了羽毛般的紋路。

一株藤龍!!

“你是圖騰嗎?”莫纓格抬頭問道。

藤龍搖搖頭,它隻是一條藤蔓,不會發出聲音,又怎麼會是圖騰?

“它雖然不是圖騰,但是和圖騰有著很深的聯絡,你看它身上的羽紋,是不是和你給我的那份很像,某一些地方都是重合的。”藍妙依指著藤龍身上的紋路說道。

莫纓格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她也不擔心這條藤龍,直接大膽的走上去撫摸它落在樹台上的軀乾。

她身上泛起了五彩的華光,與藤龍身上的綠色羽紋以及整顆大榕樹交相輝映。

羽圖騰收集計劃 1

“是羽圖騰?”藍妙依問道。

“是的,孔雀越鳥圖騰。”莫纓格說道,她提取了圖騰印記,也得到了一點稀薄的圖騰之力,證明瞭這一點。

隻不過絕大部分圖騰之力都被藤龍吸收了,餘下的一點韻澤極少極少,恐怕還是藤龍身上散發出來的,不能給她帶來什麼蛻變。

不過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她所收集的圖騰印記其實就是圖騰存在的證明,哪怕隻剩一片羽毛,哪怕隻餘下一根骨,甚至是像藤龍這樣的存在印記都可以。

莫纓格的終極目標是復甦聖羽朱雀!

“不過這裡並不隻有越鳥孔雀一種圖騰,還有另一隻蛟龍圖騰也埋葬在這裡,才機緣巧合誕生了藤龍。”莫纓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