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艘星航航母被迫回家。

回家,以前是令人感到幸福美滿的名詞,但現在卻讓所有東蘭星人顫如抖糠。

我們真的不想回家啊!

我們想要做在外麵流浪的孤兒啊!

然而,現實和物理規則是殘酷的。

在那一根根充滿碾壓力量的血管麵前,這些依靠宇宙資源作為燃料的科技戰艦宛如一個個玩具,根本冇有反抗的能力。

轟……!

轟……!

在劇烈的快速移動中。

星航航母的曲速引擎部件開始崩潰。

戰艦從頭到尾,都噴射出濃濃的火焰。

“哥哥,瑤瑤給你帶煙花來了哦……”

在那惡魔般的呢喃笑聲中,一艘艘航母如炮彈般砸在了白良四周。

“真是找死。”

龍皇目光煩躁,隨意抬起手掌,霎那間,一個金黃色的陣法在他手中出現,並迅速膨脹成了十萬米規模。

轟……!

轟……!

一艘艘星航航母,縱然被砸過來時氣勢滔天,但最終知都是飛蛾撲火,在龍皇釋放的屏障陣法麵前化作了一朵朵不起眼的小火焰,最終化為粉末。

所有的東蘭星人,都迎來了自己的末日,他們眼睜睜看著前麵的戰艦淪為小火焰,眼神裡滿是絕望,三番兩次的生存與毀滅的轉變,讓他們再無無力崇敬光明。

最終,短短幾秒鐘,所有星航航母淪為粉末,所有東蘭星人都死在了這場爆炸裡。

一整個文明,轉眼間就消失如煙。

殘酷!

真的殘酷!

實力懸殊帶來的殘酷,讓白良不禁心臟狂跳,他看著龍皇的背影,呼吸有些壓抑,心中一直在自我詢問一個問題:生存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東蘭星文明存在了三千萬年,如今卻轉眼間就徹底消失。

三千萬年的沉澱,一朝隕滅,如果生存最終都是毀滅 ,那何必要有生存?

白良第一次感覺,老天爺是如此的殘酷。

“真是找死。”

看著宇宙深處不斷湧來的血霧,龍皇滿眼厭惡,驟然暴喝:“再敢靠近一步,吾必將你徹殺!”

龍皇的聲音幽幽傳向宇宙深處。

可是,發出笑聲的源頭,那個尾部拖著血管而來的小女孩,冇有一絲絲忌憚,反而發出更加瘋狂猙獰的笑聲。

“桀桀桀……桀桀桀……”

龍皇暴怒。

“孽畜,找死!!”

龍皇的身軀迅速膨脹成萬米。

渾身單散發金色霸氣光芒。

背後的肌肉甚至彷彿有自我意識般蠕動,一根根肌肉線條,彙聚成一頭頭猙獰霸氣的龍頭。

隨後,一根根龍頭從龍皇後背竄出,在宇宙裡漫天亂舞,猙獰咆哮,襯托得龍皇更加霸氣非凡。

隨後,一步一震盪,龍皇踏出寥寥三四步,便橫跨了幾十萬公裡星空,將幾千顆星甩在身後,不見身影,隻能看見那堪比太陽的金色光芒。

“孽畜!”

龍皇直麵小女孩,暴喝:“找死不成?”

血管湧來,小女孩笑得陰冷:“讓開哇,讓開哇……”

冇有多餘話,隻是重複讓開,似乎也知道龍皇並不好惹。

龍皇雙眼微微眯起,他能夠感覺到,麵前這個詭異的小女孩背後肯定有著更加恐怖的東西。

“斬草除根,趁早滅殺!”

龍皇抬頭,驟然暴起。

一道道金色光柱刺向小女孩。

每一根光柱,都像是巨龍般勇猛。

小女孩也不甘示弱,尾部的一根根血管也順勢衝上。

霎那間,龍皇背後的龍頭,與小女孩尾部的血管,如同兩種不共戴天的龍族,瘋狂地纏繞在一起廝殺。

“孽畜!你從哪來的?”

“讓開哇,讓開哇……”

“你跟邪祟一族有何關係?”

“讓開哇,讓開哇……”

“你是不是複讀機?”

“讓開哇……”

龍皇無奈歎氣,眼前這小邪祟真就是個複讀機,重複來重複去就隻會說一句話。

他很是無奈啊。

這個小邪祟看似年輕。

但實際上,有著非常強大的防禦力,那一根根血管的防禦力甚至比他背後的龍頭都要堅韌,以至於他一時間找不到能擊敗對方的辦法。

“你要找我家聖子?”龍皇忽然問道。

他發現,這傢夥看低在和自己纏鬥,實際上一直盯著白良。

想到這裡,龍皇想起了白良在另一個小世界遭遇的邪祟。

“你是那個教堂!”

“跟骨灰大船一起的教堂!”

龍皇陡然驚悚。

他可是知道骨灰大船那種是什麼級彆的邪祟,那可是能力壓仙皇,死戰帝者的不朽級邪祟!

“你認識我?”

小女孩驟然抬頭,笑得滿嘴牙齒露出,但每一顆牙齒都沾滿了鮮血,看起來令人不寒而栗。

“果真是你!”

“你究竟想乾什麼?”

龍皇驟然暴怒。

“你們究竟想乾什麼?”

“想跟我們起源人族不死不休?”

起源人族,宣皇已經因邪祟戰死。

老大帝也在蒼天領域而死。

姑皇和桐皇更是因邪祟不知所蹤。

人族那麼多大皇因邪祟遭殃。

龍皇怎能壓抑住內心的怒火。

“不死不休?”小女孩抬起天真無邪的臉龐,笑著問道:“你們有什麼資格,跟我不死不休嗎?”

“我們就算死,也會從你們身上撕一塊肉!”

“哈哈哈哈……聽起來好像是螞蟻的無能狂怒哇?”

這番話把龍皇說得怒火蹭蹭蹭暴漲,但他卻的確找不到解決辦法。

目前的人族,還真的冇法拿這些邪祟怎麼辦。

噗嗤!

猛然間,一根血管衝來。

龍皇渾身的細胞都在顫鳴。

似乎在告訴他危險來臨!

可是哪來的危險!?

龍皇來不及思考。

就隻覺得眼前一片烏黑。

隨後再恢複意識時,麵前是一根逼近到麵前的血管,血管上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呃!”

龍皇吐出一口鮮血。

怔怔看著麵前的小女孩。

“為……為什麼會……”

小女孩拔出血管,笑眯眯地看著龍皇。

“龍皇啊,你果然還是當初那個莽撞的小人族,到底還是容易衝動。”

龍皇像是想到了什麼,露出驚悚的表情。

“你……”

“你竟然突破到至高神袛了?”

至高神袛,高於仙皇至尊。

類似超脫仙者與仙者的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