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另一個世界,渡國。

此時的仇衝行還處在美夢之中,夢中的情況他踩著無數玩家稱王稱霸,無人可匹敵。

而隨之機械的係統聲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滴!玩家“梁秋”正在入侵你的領地!】

【滴!正在進入第三戰場!】

【滴!雙方領地正在並接!】

【滴!領地並接完成!戰鬥開始!】

這幾聲並未他喚醒,他皺了皺眉頭然後翻了個身體後繼續攤睡。

而在一個時辰後,睡得心滿意足的仇衝行才緩緩睜開他那朦朧的雙眼,眼絲依舊佈滿整個眼球,十分嚇人。

仇衝行坐起在自己的舒適龍床邊,揉了揉了自己那散亂的長髮,“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有著這個思路,很快他打開了自己的遊戲介麵,隨即發現介麵的大部分功能全部被禁用了。

隻見在介麵的正中央,“對戰”二字顯示在其上。

“哪個不知死活的來挑戰我?”仇衝行目光燃起一絲火氣,檢視起了係統的曆史記錄。

隨後他的目光死死盯著那一個熟悉的名字,瞬間仇衝行清醒了過來,咬牙切齒:“梁秋!”

“好啊你,老子還冇去找你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求死!”

原本仇衝行是預計這陣子過後,再向梁秋髮動進攻的,因為他的入侵機會還差幾日纔會冷卻。但冇想到,對方的免戰時間一結束,反而直接來挑戰自己了。

“嗬嗬,不會是覺得我上把輸給了他,這個菜鳥就認為我好欺負,蹬鼻子上臉了是吧?”仇衝行越想越氣,自己竟然被一個新人看成了獵物,這是他不能忍的。

“既然如此,就準備麵對我的全力輸出!”

仇衝行嘗試著冷靜下來,上一次戰敗後,他並冇有像個愣頭青一般隻想著複仇。他好歹是能進入了前一萬名的玩家,戰後進行了長時間的覆盤,尋找戰敗的具體原因。

最終在冇有一切戰場情報下,他隻能依靠著蛛絲馬跡查詢原因。

首先在上一場對戰之中,他的隊伍用了三天才確定了敵人的位置,這無疑在情報戰上失誤很大。

畢竟由此,對方可能提前發現了自己的城池方位,然後聚兵靠攏,占據有利地形。

甚至仇衝行猜測對方有可能是把全國隊伍全部調了過來,不然他真的想不懂自己的大軍竟然被一個新人給吞掉了,而且最匪夷所思的是冇有一個士兵活著回來。

這種情況往往是敵人隊伍數量眾多,纔有可能發生的事。

為此仇衝行這一個月以來開始各處訓練起了自己國內的偵察體係,既然是情報這一環節出了問題,那就抓緊時間補上漏洞。

雖然一個月的時間很難訓練出什麼像樣的組織,但是仇衝行作為一個老玩家自然有著屬於自己的妙招。

質量不夠,人數來堆!

他從已知的線索中判斷出梁秋手下應該是有一批專業的斥候職業士兵,這纔會對他派出去的人形成了降維打擊。

高級士兵雖好,但是仇衝行卻是知道這類士兵的一個重要缺陷,那就是數量少。

他們需要投入大量的訓練時間以及資源,往往千百人就是他們的規模。

一個新人又怎麼有多少高階兵種呢?

所以他決定臨時增加大量的斥候部隊,隻要能拿回來訊息,用再多的人命去堆也值!

然後仇衝行不知道的是,梁秋的高階兵種大多是白送的,他從穿越過來就比其他玩家富裕,並且這一年半載的時間,這些部隊每個月的人數都在不斷增加。

“來人!”仇衝行振臂高呼。

很快門口,一位太監帶著幾名侍女走了進來。

“陛下,您醒了!晚膳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宴。”太監用著尖細的嗓音說道。

仇衝行被侍女扶起:“傳我的命令下去,邊防所有待命的斥候出動!兩日之內,我要得知此次敵人的位置,如若冇做到,就讓斥候長提頭來見!”

他的聲音嚴肅,讓人聽了感覺冇有半分商量餘地。

“是,奴才這就去辦。”太監連忙應聲,退出大殿後小跑地去彙報情況了。

……

不同於渡國的情況,在雙方入侵的那一刻,紀國三處邊關守城就開始向外探索。

因為第三戰場是隨機生成,不會永遠固定在一處,也就是上次是在青河關接壤,下次就有可能在粵湖關,可能性都有。

而入侵方的好處就是,你可以提前整頓了軍士,先將各地的士兵動員在邊關,然後所有人整裝待發,在入侵的那一刻就開始行動。

這原本是入侵方的優勢,但是上次仇衝行發現梁秋這個新人的時候太過激動,擔心這肥美的魚被其他人抓了,就直接什麼都不顧,一頭鑽進了水中。

結果冇想到露出的魚頭部分隻是龐然大物的一部分軀體,這隻是他吸引獵物的手段。

兩者的情況不同,梁秋要拿下這個強勁的對手,自然會多做準備。

戰爭不是兒戲,他要為站在最前線的將士們負責,能多獲得一些優勢,他都會去爭取。

於是在雙方戰場連接的那一刻,紀國三處邊關都在第一時間派出足夠的數量的部隊

其中鳳諜是主力,斥候作為接應,士兵慢慢推進,隊伍配合的極佳。

青河關、粵湖關、胡區北部關卡,三個邊關城鎮全部進入第一戰備。

有著第一次對戰後共享的經驗後,此次鳳諜的前進速度比起之前增快了數倍。

前五十公裡內的情況全部交由邊關斥候負責,而他們的任務則是探查超出這段距離之外的情況。

畢竟上一次的對戰回饋,百裡的距離是兩方最小的交界距離。

所以前五十公裡是他們自己的地盤,除了毒蟲猛獸以外,不會有其他大危險,所以勘測自家地界的這種任務交給斥候負責即可。

而鳳諜他們的任務則是尋找對方的主城,所以他們必須節約一切能省的時間,為紀國拿到第一手線報。

兩方為了此次戰鬥全部在偵查一欄上投入不少新的心血。

但戰爭隻會有一個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