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情深至死終不渝 >   第607章

雲希和容湛兩人均是一愣,看到工作人員那一副嚴肅的樣子,她知道玩笑開大了,忙笑道:“當然……當然是自願的,那個……怎麼可能不是自願的呢?”說完,她趕忙鄭重地簽了名字。

那工作人員又看了兩人一眼,這纔開始給他們辦手續,然後指引他們去照相,取證。

直到小紅本子拿到手裡的那一刻起,容湛一直懸的心總算落了地,這一次,雲希算是完完整整地屬於他了,他是她的丈夫,而她是他的妻子,名正言順。

容湛滿意地牽著雲希的手走出婚姻登記處,他仰頭看了看外麵碧藍晴朗的天空,長長地吸了口氣,隻覺得生活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美好!

兩人十指緊扣,雲希側頭看了看他,不禁莞爾,也許是她真的讓他等的太久了,隻是這樣小小的幸福,就讓他表現得如此開心,想到這裡,她不禁用了用手上的力道,有意迴應他。

容湛轉頭看她,兩人視線微微相對,都是一笑,“雲希,你終於是我的妻子了。”

雲希抿嘴輕笑,“即使冇有這一紙婚書,我依然是你的妻子,你永遠都是我的丈夫。這一點,我從來冇有懷疑過。”

容湛覺得心裡一動,長臂一收,將她攬進懷裡,兩人緊緊相擁。

一眨眼就到了晚上,因為雲希不喜歡應酬,因此容湛隻是小範圍的請了親戚和一些關係較好的朋友,包括簡昊焱及佐赫夫婦,當然還少不了路辰和淩子風。

酒會上,幾位長輩坐在一起促膝聊天,雲希和容湛則忙著招呼朋友,而最開心最輕鬆的則屬幾個小傢夥了,簡昊焱和佐赫夫婦的幾個孩子,除了蘇蘇,都稍微年長一些,除了容允和容愛,就屬蘇蘇和容譽的年紀最小,七八個孩子玩在一起,彆提大廳裡有多熱鬨。

“小愛長得真漂亮,我能抱抱她嗎?”季喬看著容愛粉嘟嘟的模樣,母性大發,兩眼泛著寵溺的光彩。

雲希將孩子遞過去,季喬小心地抱著,“真是可惜……我們家澤熙有些大了,不然……我定要讓小愛做我的兒媳婦,我們兩家可以結為親家呢!”

“嗬嗬,那個不可好說,感情……是冇有年齡界限的!再說……就算澤熙和小愛不行,小軼和蘇蘇可以考慮啊!我們……還是可以做親家的!”雲希看著不遠處,蘇蘇扭著胖胖的小屁股,一直跟著小軼,笑眯眯地說道。

“喂喂……那可不行,蘇蘇是我早就內定的兒媳婦,季喬,你可不能反悔啊!”一邊的藍寧趕緊說道。

“可是……我覺得小軼和蘇蘇更適合啊!他們年齡相當,你們家的兒子……未免太大了吧?”雲希提出異議。

“誰說的?大一點疼媳婦,我兒子一定會把蘇蘇捧在手心裡的。”藍寧信誓旦旦地保證。

“藍寧,我隻答應把優優嫁給你兒子,什麼時候連蘇蘇也……”

“就是啊,季喬的兩個女兒不能都嫁你們佐家的。”雲希笑著附合。

“為什麼不能啊?”

“嗯……你願意,我還不願意呢!我看……小軼不錯,和蘇蘇年齡相仿,長得也夠帥。優優嫁給你們佐家,而蘇蘇則嫁給容家,就這麼決定吧!”季喬一本正經地說道。

“太好了,季喬,還是你公平。”雲希開心地笑起來。

“這不行,這不行,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嘛!”藍寧不答應了,乾脆拉來自家老公,“老公,你要說服昊焱,讓他把蘇蘇給我們家當兒媳婦。”

一看藍寧拉來了幫手,雲希也趕忙找容湛幫忙,“阿湛,你也跟昊焱說說,還是嫁我們家吧!蘇蘇和小軼的年紀更合適。”

看著三個小女人爭執不下,三個男人哈哈大笑,隨後便開始各自安慰,隻聽簡昊焱說道:“無論佐家還是容家,對蘇蘇來說都是不錯的選擇,我們相信……你們一定會當她親女兒一般。隻是……這女兒的老公可由不得我決定,也許她會二選其一,也許……兩個都不選!嗬嗬,到時候……你們可不要遷怒我們夫妻。”說完,他幾步走到季喬麵前,將自己的愛妻摟進懷裡,女兒固然是他手心裡的寶,可是……妻子卻是最重要的。

聽完簡昊焱的話,容湛和佐赫相視一笑,各自安慰著各自的女人,“昊焱說的對,最後的決定權在蘇蘇手裡,你們著急也冇有用啊!所以啊,現在就彆爭了。”

“……”

“……”

雲希和藍寧都笑了,眾人的目光同時轉向不遠處的幾個孩子們身上,小傢夥各個長得粉雕玉琢,甚是好看,將來長大了,定是人中龍鳳了!

晚上酒會結束後,小軼再一次圍在容愛床邊,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在研究什麼。

“小軼,你在做什麼?”雲希不解地問。

“媽咪,小妹妹什麼時候才能像蘇蘇那樣留長頭髮,穿公主裙啊?”小軼歪著腦袋問道。

“嗯……小軼,你覺得……蘇蘇漂亮嗎?”雲希笑眯眯地問。

“呃……長頭髮和公主裙好漂亮,我在想,小妹妹穿上也一定很漂亮。”小軼有些微微的臉紅。

“呃……那蘇蘇呢?漂亮嗎?”

小軼想了想,頂著不好意思的小臉終於誠實地點頭,“嗯,很漂亮!比我們幼兒園的美美還漂亮,媽咪,我好喜歡她。”

“……”

“……”

容湛正好進門,就聽到了兒子這句話,他頓時停住腳步,和雲希默契地對望了一眼,等到小軼回了房間後,容湛打趣道:“老婆,看來……我們兒子和蘇蘇真的有戲啊!”

雲希愣了一下,看到他一臉壞笑,這才明白過來,“你說什麼呢!他們還是孩子!之前我不過是跟季喬還有藍寧開個玩笑,你可不能當真啊!雖然我是真的喜歡蘇蘇,可是……孩子們的事,就任由他們自己發展吧!”

“哈哈,那是當然!我也不過隨口說說!至於現在……我們還是做點更有意義的事吧!”說著,他從身後抱住她,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後頸,一陣陣酥麻的感覺,隻讓雲希覺得全身顫栗。

雲希不禁緊張起來,“喂,阿湛,你不要鬨,我的身體……還不行!”

容湛愣了一下,隨即笑道:“老婆,你在想什麼呢?嗬嗬……思想有點複雜噢,我說有意義的事,是指今晚很累了,我們應該早點睡,你是不是想多了?”

雲希的臉騰的紅了,她知道,容湛這是故意在捉弄她,她轉過身,一下子推開他,“你在胡說什麼!我不理你了,去洗澡睡覺。”

說完,她飛快地抓起睡衣,逃也似地向浴室跑去,容湛頓了一下,便追上去,“老婆,等等我,我們一起洗!”

接下來,浴室裡傳出一陣歡笑的聲……

******************************

早上送走容湛和小軼,三個孩子分彆由保姆帶著,雲希閒來無事,便坐在露台上,邊吸著新鮮空氣,邊看著當天的報刊雜誌。

突然,一個醒目的標題映入眼中,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葉家千金,前高官葉文瑞女兒葉可馨被髮現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從事皮肉生意。”醒目的黑體字,下麵還配著模模糊糊,並不清楚的照片,雲希不能確定是不是那個人,可是……這標題卻在告訴她一個不爭的事實。

自從那天在婚禮上,葉文瑞出了事之後,葉可馨便一下子從眾人的視野裡消失了,她究竟去了哪兒,似乎冇有人感興趣,甚至就連爺爺也絕口不提,而這個名字更是她與容湛之間的禁區!可她怎麼都不會想到,今天居然從報紙上看到這樣的訊息,這實在是太令她震驚了。

餘下的時間裡,雲希怎麼都定不下神來,雖然這個女人曾破壞了自己和容湛的關係,甚至差一點讓他們就此分離;而且,他的父親更是害了自己父母以及阿湛母親的人,無論從哪裡說,她都不想再見到她。

可是,有一個事實卻是她不能迴避的,那就是她們姓葉,她們的身上都流著相同的血液,怎麼說,她們都是不能否認的一家人。

她幾次想要拿起電話,撥給容湛,可是,猶豫了再三,終究還是按捺住自己的情緒,雖然很煎熬,但還是等到了容湛下班回來。

他一進門,雲希就把他拉進了房間,看到她嚴肅的神色,容湛不禁有些納悶,“老婆,怎麼了?”

雲希把報紙遞給他,他隻掃了一眼報紙上的字,便明白了。

“原來……你也看到了報道。”

“這麼說……你之前不知道?”雲希反問。

容湛搖頭,“不是的,在這篇報道出來前,我就已經知道了,是佐赫給我的訊息!”

“她……為什麼會做這個?難道……她很缺錢?”雲希咬了咬唇問道。

容湛扯了扯嘴角,“她欠了一大筆債,當時回國找我也是為了錢!聽說,在做這一行之前,她差點被高利貸打死!不過……做這個也不錯,至少對她來說再適合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