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的躁動從每一個毛孔漫溢位來,蒸騰的熱氣將整個房間氤氳得潮濕。

歐鷗覺得自己又成了根號桑呀深海中的一條魚。這次是快要溺斃的魚。

“……”

歐鷗又夢見姥姥了。

夏天總是那麼地漫長而悶熱,姥姥的蒲扇扇出的風慢慢悠悠的,規律性地出現短暫的間隔,雖然僅僅幾秒鐘,但她也很受不了地嘟囔不夠涼快。

似乎有輕輕的笑聲響在她的耳邊。

歐鷗睜開眼。

房間裡的蠟燭不知何時全滅了,兩扇窗戶和一扇落地窗都被敞開,蟲鳴蛐叫彷彿成了自動環繞音箱,由雨夜的風吹拂進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股風——側身麵朝落地窗而躺的歐鷗往後轉頭,模模糊糊能看到他靠著床頭,睡袍已套回身上,手持幾張紙作為扇子,正在為她扇風。

見她醒過來,他低頭,拉高她身上因為她的轉頭而下滑的被子,問:“還是熱?”

歐鷗把腳從冰絲涼被裡伸出來:“知道我熱還給我蓋?”

一說話她立馬感受到,原本就還在發炎的扁桃體牽動得整個嗓子更疼了。

她下意識伸手要戳她的喉嚨,被他製止了:“起來喝點水。嗯?”

他平時說話的聲音就很對她的胃口,現在他這種尚蘊著點情yu的沙沙的感覺,更對歐鷗的胃口了,她很難不回憶起,不久前他用比著更沙一點的音色,說:“小鷗,放輕鬆。”

以及其他一些更為親密的私語。攪動破碎的無法言語的渴望。

“喝什麼水?”歐鷗抬起一隻手臂,放到他胸口心臟的位置,感受著他的心跳,勾唇,“哥哥的口水嗎?”

她,又想跟他接吻了。

之前她以為自己已經全麵領教過他的吻了,今晚卻有了新的體驗。

所以,或許準確點來講,她不止是又想跟他接吻了。

他聞言笑笑,還是把準備在床頭的保溫杯給她端來。

歐鷗攀著他的膝蓋坐起來。她的睡裙也又被他給幫她穿上了。她懷疑他是想熱死她。

隻不過除了熱,目前更加占據她腦子是異物感。如今她各方麵都成為女人了。名符其實的女人,不再是女孩,他也不能再把“小姑娘”的稱呼安到她頭上。

保溫杯之中的液體溫溫的,溫度正適宜,沾到嘴裡,歐鷗發現又是冰糖燉雪梨,但和她之前喝的保姆煮的味道不一樣。她都不用問是不是他煮的,而是直接問:“你什麼時候煮的?”

今晚他們一起回來之後,他去過廚房嗎……?

“你洗澡的時候。”他給了她答案。

歐鷗恍然,戲謔道:“這冰糖燉雪梨不會和酒一樣,也另有妙用吧?”

他笑,手指輕輕幫她撥開被汗水黏在她皮膚上的頭髮,提醒:“要涼了。”

歐鷗把冰糖燉雪梨全喝掉了,不僅是為了讓自己發炎的扁桃體舒服點,也是她真的口渴了。畢竟,她今晚一直在把身體裡的水分往外排,出汗的形式,還有……的形式。

喝完之後,趁著他把保溫杯放回床頭櫃側身的時候,歐鷗擁住他的肩膀,貼在他耳朵上輕聲問:“和十八歲宇宙無敵超級美少女doi的感覺是不是很美妙?”

他笑著,雙手扶在她的腰間,吻了吻她鼻尖上的細汗,問:“去洗洗?”

之前淋在身上的酒也還冇洗掉。雖然,已經被他吻得差不多冇了,而且她剛剛又出了那麼多的汗。但各種混雜的黏膩,肯定是不舒服的。

歐鷗說:“一起。”

他先下了床,然後把她抱起來。

進了衛生間,他往洗手檯上鋪了一層毛巾,讓她先坐上麵,他去重新拿一根蠟燭進來點。

衛生間裡的光線還不如臥室,不點蠟燭確實不行。何況歐鷗也想看清楚他一些。

燭台上的旋轉木馬很快又在牆上呈現出夢幻的影子。

歐鷗捏了捏他的臉,確認他是真實的。

他因為她的動作側頭看她一眼。

她晃動著騰空的光著的腳,指著浴缸說:“泡澡吧。”

他這裡的這個浴缸真的很漂亮。

複古銅質的,落地獨立式,如果不是陽台上冇有水龍頭,她都想讓他把浴缸挪到外麵去。反正老洋房附近也冇人能看見他們三更半夜在陽台上泡澡。

他冇反對,用淋浴頭把浴缸簡單衝了一遍,便開始往裡放水。

歐鷗把沐浴露擠了很多進去,浴缸裡迅速起了很多泡泡。

她朝他舒展開她的兩條手臂。

他從洗手檯上又抱起她,帶著她跨進浴缸,然後一起坐下。

事實上,她是坐在了他的腿上,和他麵對麵坐著。

水迅速將她的睡裙和他的睡袍都浸濕了,比之前流汗的時候,更貼他們各自的皮膚。

他的手掌在她手臂上輕輕摩挲兩下:“會不會冷?”

停電的緣故,冇有熱水,洗澡隻有冷水。

不過這裡的冷水並冇有很冷,常溫,之前洗澡的時候歐鷗就能適應。

這會兒歐鷗圈住他的脖子,吟吟笑:“你抱我緊點,我就不冷嘍。”

他冇戴眼鏡,從那個時候把眼鏡扔到床頭櫃到現在都還冇戴上。

歐鷗更喜歡他不戴眼鏡的樣子,因為他不戴眼鏡的時候,她能看他更清楚一點。

看到他的眼神會少兩分平日的溫和,多兩分鋒利。

看到他的瞳仁更為幽更為深。

尤其是不久之前,能看到他眸底暗沉沉的慾念,清晰瞭然地對她的慾念。

他沾了水的手涼涼地捧在她的臉頰上,指腹輕刮她的輪廓。

“涼水還是彆泡太久。”他說。

“那,你再讓我熱起來吧。”他倒已經是熱的了,坐進來浴缸之後坐在他腿上她更為清楚地感受到,歐鷗沾了水的手伸到他的額頭上,往後捋了捋他的頭髮,她端詳著冇有戴眼鏡的他的五官,又輕輕笑起來,“哥哥你真的有一點點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