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昇的雷姐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道,這才隻是第一道雷劫。

第一道雷劫完成之後,第二道雷劫也緊隨其後。

又是轟隆一聲,第二道雷劫同樣落在了雲墨音身上!

雲墨音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但同時她也感受到了,自己體內受過的傷正以一種緩慢的方式修煉恢複!

接著就是第三道第四道!

這兩道雷劫一起降下,矯健的閃電宛若遊龍,當即將整個世界都照成了白晝!

接著就是第五道……

一直到二十道,雲墨音都還能接下,可二十道雷劫之後,雲墨音感覺到了吃力。

但經過前麵雷劫的淬鍊,她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唯一不好的是,她無法動彈!

二十二道雷劫很快落下,這一次,雲墨音眼角無意間瞥到了靜禾神尊,卻發現她正在緩緩消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雲墨音心底一沉,有一種從來冇有過的驚慌蔓延在她心頭!

她掙紮著想要去看師尊,可她壓根就無法動彈!

許是雲墨音破碎的目光太過直白,靜禾神尊也發現了這一幕,她回過神來,對著雲墨音緩緩一笑,道:“不要愧疚,師父為徒兒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這話說完,靜禾神尊的身體化作一片飛灰,徹底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之中!

“不!”雲墨音驚恐的看著這一切,想要去阻攔,卻發現根本就無力迴天!

這叫什麼?

憑什麼?

雲墨音赤紅著眼,大顆大顆的眼淚從她眼睛裡麵滑落,落在地上成了一片血色。

為什麼?

雲墨音不停地問自己,為什麼?

如果知道師尊會死的話,她絕對不會答應的啊……

可是……

可是她的師尊,以這樣一種方式,離開了她!

雲墨音不敢去想,心裡的疼痛遠遠比身上的疼痛還要疼。

此時此刻,就連雷劫落在她的身上,她也感覺不到疼了!

這大概是哀莫大於心死吧……

飛昇雷劫這麼大的動靜,很快就驚動了掌門宮煜,他們趕到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雲墨音趴在地上不知生死,而靜禾神尊,則直接消失了!

剩下的幾道天雷,是宮煜跟幾位長老幫雲墨音扛下的。

……

“音兒……”

“音兒……”

意識朦朦朧朧中,雲墨音聽到,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她睜開眼睛,卻發現四週一片通透,甚至還能看到外麵。

這裡是她的識海,她要是冇記錯的話,剛纔說話的那道聲音,是從識海深處傳來的。

縮小版的雲墨音在識海深處走了許久,終於看到了一直存在於她識海中的婦人。

看著那婦人與她六分相似的麵容,雲墨音眼神暗了暗,她問:“你是誰?”

江嬋茵眼裡逐漸蓄出了淚水,她看著已經長大的雲墨音,眨了眨眼:“我是你娘……”

江嬋茵出現在雲墨音的識海中,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過的。

就連雲墨音自己都很驚奇。

……

原來,當年江嬋茵被人殺死後,就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幼年雲墨音的識海中。

起初的時候,她因為太過虛弱,再加上雲墨音識海排斥她這個“外來者”,能睜眼,能看到外界,但是她無法說話。

可後來的時候,隨著雲墨音越長越大,這種排斥越來越厲害,她隻能被迫陷入沉睡,而每沉睡一次,她都會忘記一些事情。

可她每一次醒來,都會看到所有人欺負雲墨音。

那時她就覺得,這個孩子讓她心疼。

以至於後來雲墨音每次衝動了,亦或是遇到危險的時候,她都會強製自己從沉睡中醒來去幫助她。

再後來,隨著雲墨音修為高了起來,她高興的發現,自己之前的記憶也在逐漸回來。

可這個時候,她不能做雲墨音的拖累,她期望的是,雲墨音能夠飛昇成神,隻有那時,雲墨音才能幫助她。

隻有神,纔有資格捏人,隻要有了身體,她才能活過來。

而今,她終於等到了……

雲墨音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了,這三天內,她不願直視自己的內心,一直逃避著。

可自從見過江嬋茵之後,她願意走出來。

因為她從小過過冇有孃親的日子,她也曾看過父親暗自神傷。

可是……

雲墨音猛然驚醒,素心……

素心又要怎麼辦……

雲墨音隻覺得有一團亂麻圍在他腦子裡,亂成一團。

理智告訴她,她不該管這事,這是父親母親,還有素心前輩三個人之間的事!

可是,她不想看見任何一個人傷心……

雲墨音嘲諷的笑出了聲,人有的時候,還真是貪心啊……

不過她已經飛昇,那也該去九重天看看,將封印著的東西拿回來了,那些東西或許會讓她清醒一點。

說乾就乾,雲墨音立馬動身。

……

九重天內煙霧繚繞,雲墨音自從飛昇後,就已經記起了以前的記憶,所以她很輕車路熟的來到偏殿,從梳妝鏡下取出一個盒子。

這盒子裡封印著她的力量,隻要拿回這力量,她就能變成之前那個冥芓,也就能去那個地方,將淩夜深放出來。

同時,她也能使用秘法,將師尊救回來。

歎了口氣,雲墨音覺得,這一趟,實在太過不易。

從前的時候,她冇有這種感覺。

可是現在,這種感覺尤為強烈。

雲墨音最終解開了盒子上的封印。

當屬於她的力量,一點一滴迴歸身體,雲墨音也感覺到,自己同這萬千世界多了一絲微妙的聯絡。

有了這一絲的聯絡,她就能重新控製這個世界,也能更改天道規則,

當她擁有這個能力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掉以前的規矩,讓修真界修士修煉到某種程度時,就可以通過雷劫而飛昇成神。

第二件事則是,親手給江嬋茵捏了一副軀體。

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將靜禾神尊親自從冥河畔帶回。

人死之後,魂魄會過奈何橋喝孟婆湯,好在雲墨音趕去時,靜禾神尊還未喝湯。

最後雲墨音給靜禾神尊也捏了一副軀體……

做完這一切後,雲墨音來到了神界一處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