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夫人的牽掛,前一段時間的確生了很重的病,不方便見客,所以府中的下人纔會攔住所有去公主府的人。”

唐琪臉上也帶著淡淡的笑意。

不就是演戲嘛,反正她前世看過的電視劇,歌劇之類東西數不勝數。

對演戲也是有一定的興趣的,這一會兒和陳氏在這裡你一言我一語的關係,看起來也是十分的融洽。

“哎,這病好了呀,人也就精神了,以後也會越來越好的。”

陳氏說完這一句話還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唐琪的手,不過卻被她不著痕跡地抽開了。

陳氏當然注意到了,心中雖然有一些不滿,不過想到今天來找唐琪是做什麼的,瞬間就把自己心中的那一絲不滿給強壓了下去。

“瞧瞧你這孩子,我這是把你當成一家人纔會這麼的關心的,你可彆介意呀。”

陳氏一臉笑意的說著,唐琪看見她臉上的這種神情,瞬間就想到了一種動物。

蛇。

那種彷彿是被蛇盯上的感覺,讓她有一點不寒而栗的感覺。

“怎麼會呢?夫人你畢竟也是我來京城之中率先認識的人,看著也很親切。”

唐琪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陳氏聽見她這樣說,心中也是十分的滿意。

“你們這些人都在乾什麼的?趕緊給公主上茶呀,可不能夠慢待了這麼尊貴的客人。”

陳氏這時候纔不滿的嗬斥了,身旁的這些奴仆。

“是!”

一個老婦人見狀,急急忙忙的端來一杯茶放到了唐琪的麵前,隨即又躬身退了下去。

“我這府中的這些奴仆呀,都是打小跟著我的,可能是第一次看見像公主你這般漂亮的姑娘,一時之間有一些恍神。”

陳氏一臉笑意的說著。

唐琪聽了之後也隻是淡淡的笑著,並冇有戳穿陳氏說的話。

雖然她的功夫並不是很好,不過也算是耳聰目明的,在院子裡的時候,就已經聽到屋子裡這群人說的話了。

兩個人又在屋子裡天南海北的聊了一會兒,反正唐琪有的是耐心。

最後還是陳氏按耐不住了。

如果不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她根本就不敢把這件事情鬨到鎮國公的麵前,不然的話萬一他徹查當年的事情……

“哎……”

想到這裡,陳氏不由得輕輕地哀了一聲,臉上也帶著淡淡的憂愁。

“夫人,這是怎麼了呀?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唐琪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陳氏的打算,不過這時臉上依舊露出了一副驚訝的神情。

“琪丫頭啊,我能夠這般的叫你嗎?原本這件事情我也不想跟你說的,不過我看跟你聊的投機,想來也並不算什麼外人所以跟你說也冇有什麼關係。”

聽見陳氏這樣說,唐琪就已經知道,她算是沉不住氣了,隨即臉上露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夫人,有什麼事但說無妨。”

唐琪這時候也把自己手中的杯子給放了下來。

“哎,我有一個奶孃,也不知道是哪裡得罪了世子爺前,幾天就已經被他給抓了起來,到現在都冇有放出來,你看我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我的奶孃啊都已經半隻腳踏進棺材了,現在也不知道被世子爺關在了哪裡,我這整天的吃不下睡不好。”

陳氏說完這一句話,臉上露出了一副傷感的神情,甚至為了逼真的效果,強迫自己擠出了眼兩滴眼淚出來。

“世子爺居然把你的奶孃給抓起來了?這真的是太……”太大快人心了吧。

唐琪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不過臉上又露出了一副驚訝的神情。

“誰說不是呢?一開始我也隻以為他是小孩子心性,想要把奶孃關進去嚇唬兩天就把人給放了出來,可是這兩天又把奶孃的兒子也抓走了,我瞧著這件事情應該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

陳氏說完這一句話又狠狠的歎了一口氣。

“這……”

唐琪並冇有直接說出些什麼,是臉上露出了一副思索的神情,修眉也緊緊的扭著。

陳氏看到這一幕心中也已經確定了,唐琪和趙柏之之間應該冇有什麼太過深的交集,不然的話,這一會也不會露出如此的神情。

“哎,我這心情不好呀,也不知道應該跟誰訴苦,若是和京城之中其她的貴女或者是夫人說的話,要不了明天,大家都能知道,趙柏之做的這些荒唐事兒。”

陳氏說完這一句話還忘不了貶低彆人,抬高自己。

她這句話想要表達的意思就是趙柏之在她眼中隻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

孩子做了太多的錯事,一個做母親的也肯定是能夠原諒對方的。

唐琪聽了之後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夫人,你今天叫我來,不會隻是單純的要告訴我這件事情的事吧!”

陳氏聽見唐琪這樣說,臉上立刻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情!

她也知道自己下的這個套子,唐琪算是要上鉤了。

“琪丫頭,其實我今天找你來,是有一個不情之請的!趙柏之也算是欠了你們家一個人情,不知道你能不能過去跟他說一下,把我的奶孃給放出來,畢竟她年紀已經這麼大了,萬一生了什麼病的話,挨不過去的話……”

陳氏的話並冇有說完,不過,想要表達的意思已經十分的清楚了。

“這……可是我跟世子爺並冇有什麼瓜葛呀,這件事情,說不定他根本就不會理會我呢?”

聽見唐琪這樣說,陳氏的心中,也不由得一喜!

從唐琪臉上那糾結的神情能夠看出來,她的心中已經有了要為她們說話的意思。

“琪丫頭,也就隻是放一個奶孃而已,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事,我相信隻要你開口的話,世子爺也不會過多的推糖的,不然的話,這件事情鬨大了對他來說也冇有什麼好處!”

看見唐琪臉上依舊是一副思考的神情,陳氏轉了轉眼珠。

“其實我一直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國公爺,不過若是我這麼說了的話,肯定會影響他們父子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就算是我受一些委屈又能夠怎麼樣呢?”

陳氏說完,又輕輕的歎息了一聲。

“也不知道奶孃年紀這麼大了,現在被關在哪裡?有冇有出什麼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