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萬族大比,瀾煙學宮代表著大靖,代表著東方人間界,那怕是直麵神界上七族,尊嚴亦不容侵犯!”

“謹遵主公令旨!”

聽著顧瀾的話,厲雄心中熱血沸騰。

此次人間界在神界登記,根據顧瀾的旨意,登記的便是東方人間界,界主是顧瀾自己。

對於這個名字,厲雄覺得很不錯,比旁邊那個建木人間界要好聽多了。

瀾煙學宮由主公所建,幾乎囊括了人間界的東方大陸,就相當於大靖國土,如今以東方人間界命名,參加萬族大比也冇有什麼。

厲雄也是因此而興奮,相比於整個人間界,他對大靖更加認同。

當初他隻是煙雨樓的首領,一個永遠隱藏在暗影中的殺手,他何曾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有機會帶領手下,直麵上界上七族的威嚴。

此等榮光,讓他生出豪情萬丈。

厲雄對自家主公自然是有絕對信心。

因此,他恨不得立刻揮著皮鞭,用剛剛主公說的話,狠狠鞭策瀾煙學宮那些驕傲的小崽子們。

“講一下,萬族大比目前是什麼情況,學員們準備的如何,第一個上陣的是誰。”

顧瀾問起了萬族大比的相關情況。

“萬族大比明日就將舉行,瀾煙學宮弟子已經全部登記完畢。”

“我已經通過各方渠道打聽過了,在同齡階段,瀾煙學宮弟子比其他人間界弟子的實力要高上一點,最高不超過一個小境界。”

“比上界勢力弟子要低一點,最低也不超過一個小境界。”

“目前,萬族大比統計的人數中,修煉時長不超過百年的六界年輕修士中,僅僅隻有兩人到達帝境。”

“瀾煙學宮最頂尖的弟子,隻要不對上那兩位帝境,都有機會獲勝。”

厲雄一一道來,將收集到的情報全部稟報。

同時,他也將瀾煙學宮弟子目前的水平,簡單講述了一遍。

到了神界以後,瀾煙學宮全部弟子都獲得了成長。

其中不僅僅在修為上,在功法領悟上更是遠超同階修士,尤其是跟著蘇華和張清微修煉儒道的學宮弟子,每一個都把言出法隨玩出花來了。

其中最強者,還要數陳凡。

他不僅言出法隨玩的溜,還精通兵法之道,天天觀閱顧瀾文抄公寫的兵書,最後在顧瀾的指點下,由此開發出來了一樣新神通·紙上談兵。

通過紙上談兵,陳凡可以召喚出一支修士大軍,結陣迎敵,一旦完成,堪稱同階無敵。

除了陳凡以外,還有蕭焱,同樣是張華夫子的得意門生。

蕭焱精通的也是召喚流,不過和陳凡不同的是他不召喚大軍,而是曆史名臣。

每一位曆史名臣都擁有十分強大的力量,隨著他的修為提升而提升。

因此,每一次蕭焱戰鬥都是身後跟著一群曆史名臣圍毆一個,場麵極其殘忍。

一眾瀾煙學宮弟子中,也唯有蕭焱能和陳凡碰一碰。

當然,這是葉凡從魔界迴歸以前的事情。

葉凡自魔界歸來,不僅學了一手頂級的煉器術,而且對陣法之道也有所涉獵。

隻是他向來低調,鮮有人知道他的真實戰力。

不過有小道訊息傳出,蕭焱約戰葉凡於學宮後山小樹林,最後鼻青臉腫地出來了。

誰勝誰負不清楚,可顯然葉凡也是瀾煙學宮數一數二的狠角色。

除了三人之外,瀾煙學宮還有不少天才修士,其中有精通劍道的,有精通禦獸之道的,甚至還有精通天機之術的。

顧瀾聽著厲雄的彙報,根據每個瀾煙學宮弟子不同的情況,為每個弟子都送出去了一件十分合適的聖階法寶,以及一件帝兵,作為底牌使用。

以他們的實力,想要發揮出帝兵的全部威能還很困難,不過催動帝兵的部分威能自保,還是可以做到的。

這一次萬族大比是不限生死的,若有其他勢力的弟子使用陰招,也好有應對手段。

“謝主公!屬下告退!”

厲雄領著一堆法寶和帝兵,拜謝離去。

那怕他對顧瀾出手大方的場麵已經司空見慣,可每次看到那些法寶和帝兵,他還是會感到震驚。

世間也隻有主公,才能對這些寶物視若無睹,輕易贈予旁人。

一般勢力的弟子,怕是獲得一件和自身修為契合的法寶都千難萬難,而瀾煙學宮弟子在法寶這一塊就從來冇有缺過。

這就是厲雄對瀾煙學宮有信心的地方。

相比於其他摳摳搜搜的勢力,瀾煙學宮可謂是要多豪橫就有多豪橫。

就算普通弟子實力稍弱,用法寶砸也能砸死對麵。

“明日大比開始,不知道陰神宮的人會不會上場,還有仙界風陽仙域的人,魔界牛魔族的人,以及陳楓那個小子……”

厲雄退去,顧瀾望著窗外,想到了不少故人。

這一次萬族大比,會很有趣。

……

翌日。

旭日東昇之時,萬族大比正式開始。

這第一日,不管是參戰的勢力還是未參戰的勢力,全部到場。

場中,是一個巨型演武場。

演武場中,是一處處以禁製法陣隔絕開來的擂台。

因為此次參加萬族大比的勢力很多,因此擂台數量也特彆多,光是擂台就足足有一千個。

此刻擂台之上,還冇有登記的弟子登場。

顧瀾以東方人間界界主之名,攜手沐羽煙,帶著瀾煙學宮一眾弟子走在眾多擂台之間。

“六百六十六號擂台,我第一個出場,就抽到了一個吉利的數字,此戰必勝!”

“嗯,是的,我為你算過一卦,這一戰你贏了。”

“喂!不要提前劇透好不好,這樣我上擂台打起來也冇意思了啊!你們這些學天機術的傢夥,實在冇趣的很!”

“沒關係,要是你直接投降認輸,還是有機會破了我的天機之術的。”

人群中,瀾煙學宮弟子都顯得格外興奮。

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場麵。

萬界萬族,光是一個個名字,就讓他們直呼漲了見識。

而瀾煙學宮清一色的人族儒道修士,也吸引了不少勢力的目光。

尤其是魔界魅魔一族,盯著那些年輕英俊的儒修,恨不得把他們一口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