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似乎冇有要突破的樣子,看來要徹底掌握一門法則之力,才能晉升神主境嗎?”

顧瀾看著手中的劍之法則雛形,若有所思。

參悟法則之力,動輒幾百上千年,想要短時間內參悟還是有些困難。

他冇有繼續參悟法則,而是分出了一道分身,在地心寒池中煉製鴻蒙劍。

以儒家浩然正氣滋養劍身,以磨劍石磨礪劍鋒,最後以地心寒池寒氣淬劍。

而顧瀾的本體,則投入到了和自家娘子的修煉當中。

七日後。

顧瀾和沐羽煙同時從修煉狀態中甦醒。

此時,沐羽煙雙眸神光內斂,氣息不漏半分,境界依舊是天帝境巔峰,距離突破至帝境,隻差一個契機。

她冇有刻意去尋找突破契機,而是順其自然,等待水到渠成之日。

一旁,顧瀾收回分身,也收回了融合鴻蒙石進階成功的鴻蒙劍。

如今的鴻蒙劍,已經從玄天至寶蛻變成了至尊級神兵,並且還擁有了可成長性,可以在戰鬥中吸納一切混沌力量,化為鴻蒙之力,強化自身。

顧瀾輕撫劍身,劍心通靈,鴻蒙劍輕輕振動,發出陣陣劍鳴之音。

他能感覺到進階以後鴻蒙劍的興奮之情。

“不用急,在這神界九重天上,還有一場大戰在等著我們。”

顧瀾望向寒池外,那湛藍冰晶上的痕跡。

儘管已經過去多年,可他依舊可以看出破壞湛藍冰晶的力量來自於劍,那上麵的痕跡是一道劍痕。

那一道劍痕,和冥界酆都大帝和十殿冥王雕像上的痕跡,十分相像。

這一切,隻怕都是那光族神子所為。

雪族神王身死前,儘管冇有明確證據表明當年上七族進攻雪族是受光族指使,可事後一切跡象都表明光族是最大的受益者。

雪族被滅,神界上七族也損失頗多,緊接著域外邪物入侵,仙魔兩界從此一蹶不振,冥界氣運減半,隻有光族一躍成為了六界救世主,光明神殿也順理成章成為了六界最強勢力。

曆史的真相可能會被篡改,可曆史的軌跡不會。

光族,並不代表光明。

“那一戰的到來,不會很久的!”

顧瀾收回目光,指尖在鴻蒙劍上輕點,將其收入體內溫養。

然後,他和沐羽煙攜手走出地心寒池。

兩人剛剛走出,正巧遇到了進入雪族聖山核心空間的風雪若。

隻不過這個風雪若,是一道分身。

“萬族大比即將開始,風族召我迴歸,我隻能先行離開,同時還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告訴你們。”

“就在你們修煉期間,神界上七族共同商議決定,此次萬族大比要加入一個與以往不同的壓軸大比,凡是進入萬族大比排名前一百的勢力,無論是勢力領隊,亦或是宗主還是界主,都可以參加。”

風雪若分身,說話間深深看了顧瀾一眼。

當初在神界的時候,她就看不透顧瀾,如今在神界重逢,她發現自己更加看不透顧瀾了。

“那壓軸大比,將決定最後的大比排名,神界上七族提出這個決定,必然有了充足準備,請務必小心。”

留下最後一句話,風雪若分身化作一道清風,消散在雪族聖山核心空間之中。

顧瀾思量著那壓軸大比,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卻也冇有在意。

原本以他的年齡哪怕是以界主的身份,都可以參加萬族大比。

那神界上七族臨時加一個壓軸大比,恐怕就是想鑽空子,讓修煉時長超過百年的強者來影響最終的大比排名。

對此,顧瀾並不是很在意,反正他總歸是要出手的。

無論敵人是誰,一劍足矣。

若是提前遇上那光族神子,便多出幾劍好了。

顧瀾也想看看自己的極限,究竟在哪裡。

“啾啾!”

九天靈物撲進了沐羽煙懷裡撒嬌。

它似乎感受到了離彆的氛圍,兩隻小眼睛顯得分外可憐。

如今它纔剛出生不久,還需要借湛藍冰晶周圍的湛藍冰焰成長,不能跟著沐羽煙離開,因此纔會感到傷心。

“彆難過,你在這裡好好修煉,等過段時間我和相公就來接你出去。”

“如今聖山重新迸發生機,你也算是半個聖山守護靈,若是聖山有雪精靈誕生,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它們哦!”

沐羽煙摸著九天靈物的圓滾滾,軟綿綿的腦袋,眼神格外溫柔。

七日過去,雪族聖山上已經從一片死地變得生機盎然,白雪覆蓋下,這裡依舊長滿了雪地特殊的植被,還有一顆顆寒冰樹苗在九天靈物的生機影響下蓬勃生長。

隻要等拿下寒冰樹苗長大,就會誕生雪精靈。

而雪精靈誕生,就會有新生代的雪族降生。

到時候,沐羽煙就可以將雪族傳承傳給那些新生代雪族,助其成長。

“相公,我們離開此地吧。”

最後,沐羽煙給九天靈物取名叫做啾啾,便拉著顧瀾離開了雪族聖山。

在離開前,顧瀾隨手在聖山外圍丟了幾個禁製法陣,隻擁有隱匿感應的效果。

雪族遺地的禁製法陣本就很強,如今隻受沐羽煙一人控製,他丟下這幾個禁製法陣,也是習慣使然。

要是真有人來到此地探尋雪族遺地,他也能夠第一時間知道。

兩人乘坐虛空仙舟,很快便回到了神域三十三天。

回到原本的宗門客棧,曆雄已經帶著一眾瀾煙學宮弟子在客棧洞府中住下了。

許多瀾煙學宮弟子還是第一次住上這般豪華的洞府,一個個都激動不已。

還有不少人在到達神界以後,就突破了本身境界。

這幾日他們在豪華洞府中修煉,靈氣充沛,資源充足,又有不少人獲得了突破。

“主公,前日我收到了萬族大比接待處負責人的通知,此次萬族大比可能還會要界主親自參加一個壓軸大比。”

顧瀾回到客棧,厲雄第一時間便來彙報訊息,也提到了壓軸大比的事情。

“此事我已知曉,心中亦有打算,你無需操心。”

“這些時日,你隻需要負責學宮弟子的安全,好好備戰即可。”

“若是有任何勢力的手膽敢伸過來,不需要有任何留手,將其全部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