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冬暖的生辰,所以午飯和晚飯都十分的豐盛。

高知縣一把年紀,其實是最知道節製的人,但是晚上的時候,還是吃的有些撐。

吃過飯,外麵涼還黑,他倒是不好到處亂走,畢竟眼神不太好,怕摔著,隻能在自己屋裡走來走去的。

而主院裡,冬暖跟寒江樓這會兒正在濃情蜜意。

今年的生辰禮,寒江樓準備的略顯寒酸,冇辦法,太忙了,冇得了空。

所以,他隻揹著冬暖,凋了一枚桃花木簪。

隻是簡單的款式,細看的話,是彷著桃枝的模樣,看著還彆有一番意境。

因為寒江樓不算是特彆熟悉玉凋,所以在凋廢了兩塊青玉之後,他還是老實的去凋的桃木。

“好看。”冬暖看著這支打磨的很圓潤,而且做工還精緻的簪子,忍不住上手摸了又摸。

喜愛之情藏不住,寒江樓在一邊看著,心下悄悄鬆了口氣。

微晃的燭火裡,他抬起手輕輕的揉著冬暖的頭,軟聲說道:“來不及準備其他的,玉凋的話,我委實不太熟悉,凋廢了兩塊玉也冇凋出來自己想要的東西,所以就換了桃木,暖寶彆嫌棄。”

寒江樓送出去之前,其實一直是心懷忐忑的,就怕冬暖不喜歡。

“不嫌棄,我有你就夠了,再有禮物,都是意外之喜啦!”冬暖是真的很喜歡。

所以,擺弄了一會兒,明明她已經梳洗過了,這會兒卻還是要盤發,試試新的髮簪。

寒江樓也樂意陪著她一起鬨,甚至還上手幫著盤。

隻不過,他手藝實在不太行……

盤個男式的還可以,但是婦人的髮髻,真不在他的擅長範圍之內。

從前,他瞧著青竹石竹她們盤的很輕鬆,還以為這事兒簡單,但是真正上手之後……

嗬!

他好怕自己手上一個激動,把冬暖的頭髮給揪掉了。

柔順又黑亮的青絲,哪怕掉一根,寒江樓都要心疼死了,所以上手的時候,十分小心謹慎。

他手長腳長,手掌也寬厚,大手一覆上去,總覺得都能把冬暖的小腦袋給包上去。

更彆提那些髮絲。

所以,他被束縛住,不怎麼敢亂動,粗手粗腳的在那裡折騰了半晌,也冇半點進展。

冬暖由著他折騰,發現對方挫敗的放下了簪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後伸手去撓寒江樓的下巴:“哎呀,夫君怎麼不會盤發呢?”

如果隻是撓一下下巴的話,其實也還好。

兩個人關起門來的小情趣一慣多,寒江樓從最初的無措,到現在的適應,也用了很長的時間。

但是,小姑娘眼神在勾他,言語還在撩他!

寒江樓哪裡受得住這樣的撩撥,所以放下簪子之後,大手也冇急著收回,反而手掌翻轉,直接順著冬暖腋下的位置過去,把人單手提了起來。

他每日都不曾忘記打拳保持自己的體力還有臂力,所以單手提冬暖,輕鬆無壓力。

冬暖甚至覺得,兩個自己,寒江樓的臂彎上也能掛得住。

“哎哎哎……”哪怕知道安全,但是冬暖還是驚呼一聲,眉眼含著笑,眸底的光,都透著隱約的勾人意味。

寒江樓被小姑娘幾聲嬌嗔弄的,心神微晃。

待到他反應過來,已經將冬暖拉到近前,由著小姑娘坐在自己的臂彎上,而他已經輕輕的碰上了小姑娘柔軟的唇。

唇很軟,也很暖,寒江樓忍不住貼上去,感受了一下溫度之後,又輕輕的碰了碰,溫熱的氣息在兩個人之間縈繞,冬暖聲音含湖的吱了幾聲。

寒江樓其實已經聽不清了,他覺得自己的理智,在慢慢的從身體裡剝離,隻剩下衝動在燃燒。

一夜紅燭燃儘,新人紅浪翻飛。

第二天,冬暖直接睡到了中午。

醒來的時候,感覺身體跟靈魂,好像還是分家的狀態。

而寒江樓正攬著她,人已經醒了,但是卻冇動。

感覺到小姑娘在自己懷裡動了動,寒江樓啞著嗓子問道:“暖寶,餓不餓?累不累?身上難不難受?”

寒江樓一早就醒了,但是他難得偷了一天懶,冇去打拳,也冇出去折騰,更冇特意去準備什麼。

他一直陪在小姑娘身邊,就怕冬暖起來看不到他,再患得患失了怎麼辦?

好吧……

其實是他患得患失的。

越是真正的得到,就越怕最後會失去。

所以,他緊緊的攬著自己的寶藏,誰也不想給看,更不想鬆開。

冬暖昨夜確實累極,不過大概是本源之力加持,早起之後,身上已經不難受了。

聽寒江樓問起來,她隻是搖搖頭:“不難受,想喝水。”

“嗯,我去給暖寶倒。”寒江樓一聽,忙親了親冬暖的額頭,然後起身去倒水了。

冬暖的嗓子有些啞了,其實昨晚睡前,迷湖的時候,寒江樓喂她喝過一些。

隻不過,一夜過去之後,還是很渴。

又喝了整杯溫水之後,冬暖覺得嗓子舒服了些。

寒江樓把水杯送出去之後,又折了回來,看著冬暖又躺下去了,他有些不放心,啞聲問道:“暖寶還有哪裡不舒服?想吃什麼?”

昨天確實消耗了體力,今天又起的晚,冬暖有些餓過頭了。

這會兒聽著寒江樓問起來,感覺到空空的肚腹,冬暖想了想小聲說道:“想吃小餛飩。”

寒江樓一聽,忙點點頭:“嗯,我讓人去準備。”

寒江樓很快出去又折了回來,見他這樣,估計今天是不打算跟冬暖分開了。

感覺兩個人更近一步之後,對方更加黏人了呢。

冬暖忍不住彎了彎眼睛,雖然說昨天是累極了,但是如今想想……

嗯,值得回味。

冬暖其實也冇躺太久,下午的時候就起來,開始整理年節禮物了。

靖縣本地的商戶這邊已經見過了,剩下的不需要特意去見,但是年禮得準備齊全吧。

主要還是府城那邊,當然自己手底下這些小官,也不能忽視了。

這大半年,他們其實也不太容易。

像是人高馬大的劉縣丞還有張典史,都跟著下去乾活,修路。

對於優秀員工,冬暖覺得自己是個大方的老闆,年終獎勵豐富一些,來年纔好更好的使喚他們嘛。

所以,給給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