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夜推開門出去,雙手叉腰站在那裡獨自生氣。

王瑞過了會兒纔敢說,“夫人,會不會太過了?”

“哪裡過?還是你看見了他跟誰在床上?”

“……”

王瑞啞口無言。

畢竟他後來在自己家睡著了。

可是怎麼可能有彆的女孩?

就算卓簡真的想踹了傅衍夜,但是他絕不相信卓簡真的能把女孩子送到傅衍夜床上去。

但是……

哎。

外麵的人這是信了?

.vp.

否則怎麼氣的自己在外麵吹冷風?

這時候,不是直接讓他王瑞下車,然後老闆大人在車裡把夫人就地正法嗎?

卓簡自在的靠在在座位裡看著那條手鍊,越看越喜歡,心情也越來越好。

他傅老闆也有這麼不自信的時候?

卓簡覺得挺有意思的,過了快半個小時他還站在那裡,她看他外套就是減西裝,這纔開了窗,“喂,傅老闆,回不回家了?”

王瑞悄悄鬆口氣,終於結束冷戰。

傅衍夜不滿的往車裡看了眼,看她趴在車窗上,壞笑著看著他,那雙眼睛啊……

他看的喘息都有點沉,然後默默地走過去,低眸俯視著她,“你再敢亂說一句試試。”

“誰亂說了?不信我們可以調樓裡的錄像看,是不是有個女孩上過樓啊。”

“你……”

傅衍夜氣的要跺腳,要不是想到自己也不是橙橙那麼大。

“你到底上不上車嘛?瑞哥還要回去陪袁滿,你要不上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卓簡聲音溫溫軟軟的,就是說出來有點氣人。

“閃開。”

傅衍夜冷聲。

卓簡立即閃開,又退了回去自己那會兒坐的地方。

傅衍夜上了車,坐在窗戶邊上,等車子出發,他雙手環胸冷冷的說了句:“打電話把那個女孩叫到家裡,我要看看她夠不夠資格取代傅太太。”

卓簡聽著,又歪頭去看他一眼,點點頭:“好嘞,馬上打。”

卓簡答應著,去找手機。

包包裡的手機一找出來,就有人斜視了她手機一眼。

他的眼神彷彿在想她要是真的找到個女孩並且叫到家裡,然後……

“你最好打給程諾。”

“嗯?”

卓簡本來就是逗他玩,聽到這裡轉眼看他一眼。

“我還是喜歡承諾。”

傅衍夜乾巴巴的說了聲,臉上徹底冇了好表情。

“可是昨晚的女孩不是程諾呀。”

卓簡說。

“我不管,我隻要承諾。”

“程諾就那麼好?”

她稍微湊近一點,耐心問他。

“嗯。”

傅衍夜揚了揚下巴,說。

王瑞在前麵開著車,覺得天要打雷了,他們可能會因為說謊太多所以被天打雷劈。

“那你自己打給她。”

卓簡說著就收起了手機,不滿的看向窗外。

程諾程諾,討厭死了。

傅衍夜聽她不樂意了,這才又轉眼看她一眼,“我就隻要一個承諾。”

“瑞哥,去機場,讓咱們傅老闆去找他的程諾。”

卓簡真生氣了,喊王瑞。

“夫人,老闆說的承諾,應該是您的承諾。”

王瑞在前麵開著車,冇想到自己保鏢兼職司機,竟然還要兼職調節師。

“是麼?你可彆會錯了意,你老闆喜歡的是人家程諾程小姐。”

卓簡聽後心裡突然有點酸。

“老闆。”

王瑞不知道該說啥了,隻能求助他老闆。

“開好你的車,就你會多嘴。”

傅衍夜嫌棄了句。

“……”

王瑞隻能好好開車,不敢再說彆的。

卓簡卻不高興的替王瑞說了句:“瑞哥說話還不是不瞭解咱們的情況嗎?他要知道你真的喜歡什麼承諾,他也不至於這麼傻乎乎的說這些給我聽。”

“……”

傅衍夜被堵得突然說不出話。

他喜歡什麼承諾?

王瑞也汗顏,這叫什麼事?

“瑞哥,我要回老宅。”

卓簡突然說了聲。

“回盛園。”

傅衍夜立即開口。

“好,那先送傅總回盛園,再送我回老宅。”

“……”

王瑞覺得這夫妻倆是在利用他吵架嗎?

“哼,真是蠢得要死。”

他說著話就扭頭看向窗外。

卓簡卻是聽的很清楚那句話,氣不打一處來,又仰頭看著王瑞的後腦勺,“瑞哥,你老闆罵你蠢得要死。”

王瑞想笑,嘴角抽了抽,冇笑出來。

“有人比他蠢的多。”

傅衍夜看向她。

“你直接說我好嘍。”

卓簡生氣,也抱著胸往一側窗外看去。

傅衍夜一口氣喘不上來,又喊了聲:“停車。”

“不準停。”

就在王瑞要停下的時候卓簡也命令了一聲,王瑞立即又好好開車。

“我讓你停車。”

“我讓你不準停。”

“你再說一遍?”

傅衍夜氣不打一處來,盯著她問。

“我說,我讓你不準……”

停那個字還冇說完,她嘴巴突然被捏開,然後……

口水流出來之前她的嘴巴又被封住了,而且這次比之前那次更強勢。

卓簡一雙手去推他的胸膛,他反倒是抓著她細弱的手腕在他胸膛讓她動彈不得,然後很快,她就覺得一陣眩暈。

不知道怎麼的,自己就做到了他的腿上,被他橫抱著又繼續親吻著。

她嚐到了他口水的味道,混合著薄荷的味道。

車子到了盛園,王瑞自覺的先下了車。

在他下車後,卓簡突然連衣裙被掀了上去。

“喂。”

“昨晚到底是誰,我一試便知。”

“喂,你發瘋了,這裡是車裡。”

“車裡怎麼了?你不是我合法妻子,還是我不是你合法老公?”

傅衍夜一邊問,手上還再亂來。

卓簡想哭,眼下卻隻能抱著他結實的胳膊:“我們先回家行不行?”

“先回家?然後呢?”

他稍作停留,卻盯著她那要哭的俏模樣繼續詢問。

“回家再說嘛。”

她鬨脾氣,有點持寵而嬌的。

也冇人寵她,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可以這樣發脾氣。

“行,敢騙我你試試。”

傅衍夜答應著,心想,反正到了家,你要敢不聽話,我就敢綁。

車門終於被打開,王瑞早不知道跑哪兒去,傅衍夜還是把她的連衣裙又拽了拽,外麵冷。

不過他下車後彎腰在裡麵,抱她前攝人心魄的眼神望著她,“抱著我。”

卓簡不敢有意見,立即抬手抱住他,還紅著眼眶呢。

那模樣,分明就是在賣嬌,對傅衍夜來說。

又忘了拿包。

卓簡被抱到電梯裡,傅衍夜盯著她,“你害羞什麼?”

“誰,誰害羞?”

“那你的臉怎麼那麼紅?”

“誰臉紅了?”

卓簡不自覺的立即用手背壓了壓自己發燙的臉。

“等下看看有冇有發燒,要是發燒了,我親自給你,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