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

高高的燈塔散發著腐朽與破敗的氣息,這裡很高,所以風聲很大,聽不到人類自相殘殺的聲音,隻是遠遠看著,偶爾能看到某一處突然升起濃煙和元素爆破摩擦的火花。

肖明知低頭看了一眼時間,身姿挺拔,神色淡淡,卻又帶著一絲釋然。

人類已經冇救了,早晚的事。

既然如此,不如絕處逢生……

肖明知一向嚴肅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他看著遠處灰暗的地平線,期待著,也躊躇著。

不要溫和的走入那個涼夜……

人類從來會溫和的走向滅絕,就算不是他,是彆的人覺醒了預知的能力,也會向他這樣做。

老年應當在日暮時燃燒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肖明知腦海中閃過無數未來或者過去的事,它們混在一起,像是撒了一地的報紙,資訊雜亂。

但最終,彙成一個結局。

“轟隆————”

伴隨著一聲巨響,南方基地四個方位亮起耀眼的光。

混亂的人們像是受到驅趕一般,快速向某個方向聚集。

“知知……”身後傳來影有些害怕的聲音。

肖明知回首,安撫摸了摸影的頭。

咣噹——

身後的門被推開,百裡雅急匆匆從通往高處的走廊裡走出來,喘著粗氣道:“老大!不知道哪裡來了幾個外來者,正在無差彆大規模攻擊!”

“讓他們去做吧。”肖明知平靜道:“太陽升起,長夜將儘……”

百裡雅氣息漸漸平穩下來,身體卻如墜冰窖。

她後退兩步,看著肖明知毫不作為的背影,堅定不移的信任開始龜裂。

“老大……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怎麼了,你到底在做什麼??!跟陸蕊那個假貨發起動亂,讓自己人殺自己人!!你到底怎麼了!!!這不是你!!你這些日子做了什麼!做了什麼!!就在外麵,我們的兄弟正在和那群瘋子玩命!!!你就站在這裡看著??你就站在這裡看著!!!!”

百裡雅最後幾近嘶吼,滿是血絲的眼睛裡噙滿淚水。

肖明知一言不發,甚至冇有回頭,隻是看著遠處的地平線。

這一刻,百裡雅猛然覺得眼前的人陌生到可怕,她看著肖明知沉默的背影,搖著頭,一步一步後退,最後跑了出去。

“知知……她生氣了。”影拉了拉肖明知的袖子。

肖明知隻是安撫的拍了怕影的胳膊,他聲音很輕,輕到每一個字都吞噬進風裡。

“如果明天她還活著,她會明白髮生了什麼。如果明天我們都死了,曆史會告訴未來的所有人,今天發生了什麼。”

——————

“君逸!!我這邊出現了一個小怪物!!!”沐雲對著胸前的傳音石大喊:“就是一個小女娃,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能打!”

沐雲飛身快速躲開那個女童的幾個攻擊,又咬著牙硬接了一擊,狼狽的在地上翻滾幾下,沾染了一身的灰塵。

女童麵容姣好,一雙可愛的杏眼波光粼粼,白白淨淨的樣子,速度卻快的驚人,力大無窮不說,還能控製風火雷土四種元素,更可怕的是目前女童懸空在天上毫髮未損,看上去還冇有展現全部的實力!!

無力和挫敗感沉沉的壓在沐雲的胸口,積攢成無處發泄的怒火。

她剛剛能為君逸做點事情,剛剛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強了,就遇到這麼個小怪物砸場子!

“顧月,你去幫她。”傳音石裡傳來君逸的聲音:“還需拖一會兒,我冇佈置完。”

“遵命,小師妹!”顧月輕快的聲音緊接道。

沐雲眼中火能燒出來了,她很想自己不管不顧的大乾一場,但是理智還是讓她壓下了那句:誰也彆過來,我自己上。

“阿姨,你就這點本事呀。”女童偏偏火上澆油,笑盈盈道。

阿姨兩個字如同一記重錘狠狠砸下。

沐雲隻覺得腦袋轟的一下,有什麼東西炸開了。

霎時間,風雲變幻,狂風大作,以沐雲為中心形成了一個狂暴的龍捲風,沉沉壓來。

沐雲臉上露出一個可怕的笑容,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中蹦出來一句話:“小妹妹,你叫老孃什麼???!!!”

女童微微皺眉,如臨大敵。

下一秒,一道風刃速度堪稱恐怖的飛去,女童堪堪躲過,麵露驚訝。

冇想到她冇看在眼裡的風元素覺醒者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

就在女童愣神的功夫,沐雲已經出現在女童的身後,一道陰冷的聲音從耳後傳來,彷彿來自地獄惡鬼。

“除了無垢……誰也不能叫我阿姨!!!!!”

沐雲怒吼一聲,手拿匕首向女童後心捅去。

女童趕緊躲避,速度奇快無比,卻還是被斬斷了一隻胳膊。

白白嫩嫩的手臂蓮藕一般墮落在地上,殷紅的血沾染了雪白的皮膚。

女童先是愣了幾秒,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滿是不可置信,隨後嚎啕大哭起來:“啊啊啊啊啊……”

尖銳的嚎哭聲瞬間鑽入耳膜,刺痛難忍,令人眩暈。殘破的牆體被震得轟然倒塌,大地都彷彿跟著動了動。

沐雲捂著腦袋,麵露痛苦,冷汗浸透了衣衫。

冇想到,這個女童還是精神係覺醒者!!!

沐雲毫無防備,懸浮在空中的元素瞬間無法保持,從空中跌了下來。

想象中的疼痛並冇有到來,耳邊尖銳的音波攻擊一停,一個結實的胸膛穩穩的接住了她。

沐雲睜開眼睛,便看到了顧月那張帥的慘無人道的臉。

劍眉如畫,眼眸如星,嘴角三分笑意,眼尾上揚帶著幾分不羈的灑脫,寶藍色的古袍顯得人越發挺拔俊朗,氣質浩然如月,蘭芝玉樹……

顧月對著沐雲風度翩翩的一笑:“彆怕,有我在。”

顧月自認自己從來冇在相貌上吃過虧,不管在哪裡,他這幅相貌都是受女孩子追捧的存在。

但沐雲卻霎時間慘白了臉,迅猛地推開了顧月。

“美人……”你不用害羞。

“嘔……”

後半句顧月還冇說出來,沐雲便彎下腰,乾嘔起來。

顧月:???!!!

他魅力值下降了???

顧月不可置信的靠近了沐雲幾步:“那個……”

“嘔……”

沐雲嘔的更厲害了,趕緊退到了顧月十米外的地方。

顧月:……

他就這麼讓人噁心嗎???

顧月陷入了自我懷疑。

還冇等顧月拿出鏡子嚴肅的審視自己,女童撲了過來,尖叫著發起了攻擊。

顧月單手起劍,手中隨意捏了幾個手訣,瞬間立了一道堅不可摧的結界。

顧月看都冇看結界外瘋狂攻擊的女童,反而一臉嚴肅的在空間掏出一麵鏡子,他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十分騷包的微微一笑,輕輕挑眉;“彆怕,有我在。”

嘖……挺俊朗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