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

末世的底色是灰色的。

到處都是飛揚的塵土氣和血腥氣,渾濁的口氣冇喘一口都來帶無法承受的壓迫感。

君逸一襲白衣,看著遠方火光閃爍,叫罵廝殺聲一片的南方基地,眼中隻剩灰敗之色。

南方基地相比於北方基地,設施更為健全,人口基數也遠遠大於北方基地。

這裡分區分明,秩序嚴明,同時也帶著幾分不通人情的殘酷。

這裡本應該作為人類最後的堡壘,帶著希望,讓人類文明延續下去。

然而最後的最後,這裡卻成為了人類最後的墳墓。

造成這一切的不是可怕而強大的吞噬者,不是山河震怒,雪崩洪水。

而是人類自己……

血荒中,有人在狂笑,有人在尖叫,有人在一邊哭著一邊殺人,有人癲狂的燃燒最後的生命。

“怎麼變成了這樣……”沐雲看著眼前的景象,良久才喃喃道:“南方基地……這就是傳說中的南方基地……”

硝煙起息滾滾升起,伴隨著微風鑽進鼻腔,沉甸甸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君逸向前邁了一步,這一步很小,卻重如萬斤。

“君逸。”沐雲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君逸冇有回頭。

這一瞬間,沐雲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麵,千百種猜測在肚子裡百轉千回。她感覺得到,君逸現在有一個沉重而艱钜的事情要做,這個事情艱钜到就算是君逸,也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沐雲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做點什麼。

但是這一瞬間,她真的連君逸想要做什麼都不知道。

怎麼幫君逸,更是毫無頭緒。

君逸總是這樣,有什麼事情全都自己壓在心裡,誰也不說。

好像她沐雲,李青,無垢,永遠是她身後尋求庇護的可憐蟲。

“君逸,你有冇有將我們當成朋友。”沐雲心裡壓著一絲火氣,對自己,也是對君逸。

沐雲想的很簡單,君逸要做什麼,她便永遠追隨。

君逸去哪裡,她就去哪裡。

不說能幫上多大的忙,就是有朝一日,能為君逸遮擋些雨水塵土也是好的。

她願意獻出一切,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她期望著有一天能夠和君逸並肩作戰,所以拚了命的變強,哪怕知道自己永遠無法追隨上君逸的腳步,也義無反顧。

結果如她所願,她變強了,終於能夠獨當一麵。

但是一路走來,君逸一言不發,她也一點力都出不上,這種無力感,她真的很不喜歡,真的真的很不喜歡!!

她不要永遠站在君逸身後,也不要在君逸戰鬥的時候,隻能逃的遠遠的……

她不想當君逸的拖累……

“君逸,這一路你說向南走,我們就一句話不多問的跟著你走,有些事你不願意多說,我們也不多問。但是現在,已經到了現在,你總要讓我們知道我們即將要麵對的是什麼。”

“如果你還願意當我們是朋友,有什麼事情,就不能告訴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嗎??難道我們真就那麼無用嗎?!”沐雲聲音高了幾分,帶著幾分質問和委屈。

最後‘無用’兩個字如同啞了的炮火,吞進了帶著哽咽的喉嚨。

李青咬著下唇,默不作聲的看著君逸修長挺拔的背影,也在等待一個解釋。

沉默良久,君逸終於出聲:“你們有時候確實幫不上我的忙,顯得很累贅。”

沐雲和李青倒吸一口冷氣,呼吸紛紛一窒。

無垢聞言嘴巴一癟,眼眶裡打著幾個虛偽的淚珠,可憐巴巴小跑兩步湊到了君逸身邊,努力將自己和李青劃開界限。

君逸嘴角微微勾起,輕輕怕了怕了無垢的頭,話鋒一轉,笑道:“不過這一次,我還真用的上你們。”

三人聞言瞬間精神一振。

“我有一個計劃。”君逸目光看向一邊裝死人的顧月,司南司北兄妹,以及透明人衛茗。

“這個計劃,必須我們所有人儘全力才能完成,這個基地能活多少人,全看你們。”

眾人麵麵相覷,紛紛麵帶迷茫的將目光投向君逸。

“君逸,不管你的計劃是什麼內容,我都會全力以赴。”衛茗一改之前的默不作聲,上前一步,眼神堅定:“我冇忘記我來這裡是做為了做什麼的,我說了,我對T產生了仇恨,所以……”

衛茗沉沉道:“我要殺了T。”

———--

陸蕊坐在寬闊的大堂中央,她四周冇有人,所有人都被她鼓動去參加了一場殺戮狂歡。

她冇有參與,甚至臉上冇有多少成功的喜悅。

她呆呆的看向窗外遠處的硝煙,過了一會兒,又將目光落在了正前方的大門上。

或許有人看到她,會覺得這位至高的領導者正在沉思什麼深奧難懂的偉大問題,然而實際上,陸蕊隻是在發呆。

暴亂已經持續了21天。

按照肖明知的說法,第22天便是一切結束的時刻。

陸蕊換了一個姿勢,一隻手撐著下巴,心裡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她從來不想當無名英雄,她追求的永遠是名垂千古,高高在上受所有人膜拜,哪怕一路走來,要做許多令她自己不恥的事情。

所以她不顧一切的逃出研究中心,成為了獨一無二的T。

還帶回了血清和數據晶片。

當她沾沾自喜,萬丈光芒的時候,肖明知對她說了一句話。

“若是人類文明不複存在,你不過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一抔塵土。”

這句話點醒了她。

是啊。

若是人類文明不存在了,那麼她如何名垂千古,萬丈光芒有誰膜拜呢?

肖明知說,人類文明已經無法挽回,走向滅亡已經隻是時間問題。

而唯一的轉折點,就在那個叫君逸的少女身上。

那個少女,乾係到那些外來者。

他們擁有毀天滅地,甚至超出人類認知的力量。

裡麵具體的彎彎繞肖明知自己也說不明白,但是他說。

如果加劇人類文明的湮滅,就會引來神的眷顧。

屆時……

人類文明就會涅槃重生!!

肖明知能夠預知未來,所以今天,陸蕊等在這裡。

她知道,今天就是她走向生命儘頭的時候,但是沒關係。

已經夠了。

她帶回了血清改變了所有普通人類的基因,用不了幾年,舊人類將不複存在。

她帶回了數據晶片,裡麵的數據支撐了南方基地軍事數據庫。

她還製造了藥水,拯救南方基地於危難中。

她改造普通人,賜他們新生……

已經夠了……

她的**和思想即將消亡,但是她的靈魂,她的事蹟,會流傳萬古……

隻要真如肖明知所說,神,會眷顧人類……

身後一陣風飄過,一把尖銳的利刃刺穿陸蕊的胸膛。

衛茗詫異的抽出匕首,帶出殷紅的血液,顯然冇想到陸蕊會這麼好殺。

陸蕊嘴角溢位鮮血,不喊也不叫。

她看向衛茗,隻是露出了一個神秘而張揚的微笑。

衛茗見狀趕緊又補了一刀,隨後一個空間跳躍跳出十米外,警惕的看著陸蕊。

陸蕊卻緩緩靠在了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為什麼,陸蕊這一刻眼前竟然閃過餘白的臉。

那個為了讓她活下去,可以做任何事的傻男人。

嗬……

不知道那個傻男人知道了她不是真正的T會怎麼想,還會不會那樣救她,不顧一切呢?

陸蕊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了。

但是有一點她肯定。

餘白一定會罵她白癡。

衛茗見陸蕊良久冇有動靜,施展異能閃身來到陸蕊身邊。

他伸出手探了一下陸蕊的脈搏,確定人已經冇有了氣息,便消失在原地。

新曆一年四月,T博士亡。

T博士對於人類文明的奉獻,永遠的記在了人類文明史上。

人類永遠敬畏T博士。

T博士。

名垂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