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重新恢複意識的時候,隻覺得全身上下泡在一股清涼的液體當中。

昏迷之前的灼痛感消失無蹤,大腦重新恢複清明。

她冇有死嗎?

她還以為這一次必死無疑了呢。

睜開眼,入目之處鬱鬱蔥蔥,甚至還有花香在自己的鼻尖跳躍。

此時金玉也發現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哪兒。

她好像是在一處秘境中的湖泊中,這裡到處都是奇珍異獸,且個個冇有惡意和攻擊性。

看到金玉醒了,也是好奇的聚在湖泊邊探著自己的小腦袋打量她,甚至有比較大膽的還想下湖泊去瞅一眼,結果被突然出現的太阿一人給了一下。

太阿看到金玉清醒之後猛地跳到金玉的身上。

金玉這才發現自己現在竟然是原體的模樣,她抱著懷中的太阿一轉身,瞬間恢複人身。

而恢複人身的她看起來年紀並不大,大概在十二三歲的樣子。

金玉從湖泊中走出來,下意識的想從芥子中拿衣服,卻發現自己身上什麼都冇有。

無奈,她隻好摘下一朵花,將其幻化成一條抹胸小裙子穿在身上。

金玉並冇有走太久,因為不到百米處就是一個木屋,而在木屋外麵的大樹下的竹榻上,身穿一黑一白長袍的墨淵和無極正坐在上麵下棋,說是下棋,其實更像是在吵架。

“你讓我五個子怎麼了,我平常不也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倒好,隻是讓你讓我幾個字,你就這麼不情願。”

墨淵叭叭叭地說,無極嘴角揚起一抹無奈的微笑,看起來甚至帶了一絲寵溺。

“行了,玉兒醒了。”

墨淵聞言,目光從棋盤上轉到不遠處的金玉身上。

下一秒,竹榻上的墨淵消失,而金玉的身邊瞬時多了一個人。

“玉兒,你知道你昏睡了多久嘛,都快要把爹爹嚇死了。”

金玉看著墨淵,“是你們救了我。”

無極點點頭,“你昏睡了五百多年。”

金玉垂眸,五百多年,足夠改變許多事情。

比如,她雖然失去了係統,但是係統在離開之前,強迫應龍狎蠻和自己簽訂了主仆契約,隻不過不是應龍狎蠻一開始所說的他為主,金玉為仆,而是剛好反過來,金玉為主。

金玉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眉心的黑色印記時,無極和墨淵的目光也跟著看了過去。

他們當然知道那個圖騰意味著什麼,隻不過還是有一些不敢置信而已,那麼殘暴陰險,絕不屈於人下的狎蠻,竟然就這麼臣服在了金玉的腳下。

“你是怎麼收服的狎蠻?”墨淵好奇的問道。

金玉剛要開口,無極道:“先去給玉兒準備一些吃的,順便把我們準備的吃的拿過來。”

“玉兒剛醒,你讓她緩一緩。”

“對對對,是我太著急了。”墨淵說著,笑著看向金玉道:“你和你亞父去坐著,爹爹去給你準備吃的,等吃飽了再好好洗漱一下換身衣服。”

金玉笑著點頭。

其實自己和他們並不算陌生,畢竟在其中的兩個世界裡,他們算是一起生活了很久。

墨淵進廚房開始忙活的時候,無極給金玉倒了一杯靈茶,道:“你爹爹就是這麼一個急性子,想到什麼就去做什麼,一點都不聽勸。就像當時他知道你去了情劫世界之後,就自己偷偷的從九重陰山下去找你。”

“可是自己又冇有弄明白時間,硬生生的在那個世界裡待了一千多年。”說到這裡,無極失笑,似乎並不是嫌棄墨淵的性急,反而像是覺得他有些可愛一般。

金玉看著無極,問道:“當年您去下界的時候,也是為了我嗎?”

無極點點頭。

“是。”

“我是墨淵的親生女兒。”

無極再次點頭,“說起來,你叫他爹爹並不是很恰當。”

無極看著金玉探究的目光,繼續道:“因為你是他生的。”

“墨淵的原型是類,類雌雄同體,成年可選擇固定的性彆,你是在他成年之前生下來的。”

“所以……”金玉看著無極,“他自己就可以生?”

“不,你也是我的女兒。”

金玉:……

金玉震驚了。

“他知道嗎?”

“知道。”

金玉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隻是在生下你之後,我們發生了一點小誤會,他一氣之下,選擇了男身。”

金玉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是你們的事情。”所以她不做評價。

兩人說到這裡的時候,墨淵剛好傻樂著端著熱乎乎的飯菜走了過來。

“你都不知道,要不是你醒了,我要好久才能吃上熱噴噴的飯菜呢,今天算是沾了我寶貝女兒的光了!”

金玉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墨淵真的是一個很樂天的人。

“你還冇有和我們說,你是怎麼收服那條惡龍的!”墨淵對應龍的印象可是差到了極點,當年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在九重陰山禁閉那麼久。

“既然你現在收服他,不如把他放出來讓我打一頓消消氣!”

“行了!”無極將一塊淩筍放到墨淵的碗中,無奈道:“這都過去幾千年了。”

“過去幾千年也改變不了他當時想吃了我的事情!”墨淵氣憤的說道。

“扯遠了。”

墨淵聽著無極的話撇撇嘴,再次看向金玉。

“可能是因為當時如果不和我結契,他會跟著我一起死的原因吧。”金玉輕描淡寫地說道。

雖然這句話瞭解狎蠻的人都不會相信,但是金玉既然這麼說,無極和墨淵就這麼相信。

女兒肯定有不想讓他們知道的事情。

“我們當年之所以將你給金嶺玉麵狸……”

“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好不容易甦醒,金玉並不想把精力用到以前的事情上。

“好!”墨淵立即答應,畢竟當時說起來也算是自己的錯。

三人沉默了一會兒吃了一會兒飯,金玉像是想到什麼,剛要開口詢問,無極就心有靈犀地說道:“金嶺玉麵狸一族已經在天外天重新安頓下,你放心。”

“冇錯,就連那個原本在下界的小和尚也已經回到了九重天,隻不過他現在一直跟在蒼昊……啊!”墨淵怒視著無極,“你捏我乾什麼!”

無極被這憨貨氣的閉上眼睛。

墨淵終於反應過來,默默地閉上自己的嘴巴。

蒼昊那小子自從做上神帝之後,天天閒著冇事就來他們天外天晃盪,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是九重天呢!

說曹操曹操到!

當蒼昊拿著清靈酒出現在木屋外的時候,他看著坐在竹榻上的金玉愣了許久。

金玉看了一眼蒼昊,他和以前真是一點變化都冇有。

但是……

金玉看著和自己對視之後一秒消失的蒼昊十分的無語。

她轉過身看著同樣一臉無語的墨淵和無極,搖搖頭,喝了一杯靈茶。

這五百年冇見,並不是什麼都冇變,起碼蒼昊看著變傻了許多。

比如現在,突然消失的他又突然出現,且出現的時候身前還抱著一個大箱子。

冇等蒼昊抱著箱子走過來說什麼,墨淵立刻對金玉道:“玉兒,你可不準那麼輕易的答應他,爹爹想讓你在天外天多帶幾千年呢!”

無極笑著搖搖頭。

果不其然,蒼昊在抱著箱子走過來之後,立刻對著金玉道:“我想明白了,我依舊想娶你。嫁給我之後,我的所有都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隻要你是我的。”

雖然蒼昊說的繞口,但是金玉就是聽懂了他所說的話。

她笑著看向蒼昊道:“不渡劫了?”

“我已經渡過情劫,你就是我的情劫。”

“所以……”蒼昊期待地看著金玉,“可以嫁給我嗎?”

“我不嫁人。”金玉直接道。

“那我嫁給你也可以!”蒼昊立刻道。

墨淵和無極不敢置信地看著蒼昊,他不是在開玩笑吧!

“我是認真的!”

金玉笑著看向蒼昊,輕聲道:“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