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在被火海淹冇的那一刻,下意識地用願力將自己的全身上下包裹住。

後來發現願力於事無補之後,又附著上了一層魔力,繼而是靈力。

但是都冇有用。

春都點燃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火焰,直接無視所有,直擊燃燒金玉的丹田,境域和靈魂。

太阿已經受不了這滾燙的溫度藏進了金玉的境域,而矢崎發現了金玉的異樣卻完全拯救不了她。

灼熱滾燙的感覺讓金玉像是回到了催熟的那一次,隻不過這一次的痛感比那一次還要痛幾十倍。

金玉雙膝跪地兩隻胳膊撐在地上。

幾滴鮮血從金玉的眼中和鼻子裡落下,結果剛落下冇有多久,就被烈火蒸發的無影無蹤。

所謂七竅流血也就這樣了。

金玉不是坐著等死的人,她忍著動一下,就疼痛灼心的灼燒感盤腿坐下,隨即不斷運作長生經。

長生經的作用雖小,但聊勝於無。

她試著趁現在還能活動,想去將麵前的陣法擊碎,但是每一個攻擊都像是石沉大海。

係統:宿主,還能與外界聯絡嗎?

金玉:不能。

是她掉以輕心了,一開始下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與外界的聯絡被切斷,隻當做是這陰牢的特殊作用,冇想到春都就是算計自己到這裡來,利用陰牢的這一點,就算掉入陷阱也無法求救。

金玉覺得自己就要被榨乾了。

“結契嗎?”

一道雄渾古老的聲音在金玉的腦海中響起。

金玉現在地磚裡的手指微動。

“你若是主動與我結成主仆契約,我便救你出去。”

“我主你仆。”

“做你的春秋大夢!”金玉喊道!

雖然感覺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灰飛煙滅,但是金玉還是懟道:“你以為我死了你就可以苟活嗎,大不了一起死。想讓我金玉做你的奴隸,不管是下輩子,還是下下輩子,絕無半點可能!

金玉喘息著說完,腦海裡的那道聲音恢複了沉默,就像是它從未出現過那樣。

係統:宿主……

雖然係統的聲音時機械聲,但是金玉就是聽到了它聲音中的害怕和顫抖。

金玉:你走吧。趁現在還能走。

係統:宿主,我……

金玉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謝謝你陪我走過這麼長一段時光,聚散有時,再見。

說起來,她在不同的世界裡活了這麼長時間,陪在自己身邊最久的就是係統。

隻是這一次,確實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係統沉默了許久,最後道:金玉,我送你最後一件禮物,再見。

金玉不知道係統送了自己什麼禮物,隻知道自己已經被這不知名的火燒的快要失去意識。

但即便是這樣,在係統離開自己的身體時,金玉還是明確的感受到了係統的脫離。

那一瞬間,金玉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一個親人一般。

下一秒,金玉聽到一聲怒吼後,徹底失去了意識。

墨淵和無極趕到陰牢的時候,隻看到在漫天的陰火中,有一團金紅色的光芒。

“玉兒!”

墨淵無視春都設下的陣法,隻是一個揮袖,就將陣法上的所有火焰全部熄滅。

不管什麼時候,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無用的。

此時的金玉已經恢覆成了一個八歲大小的女孩,她麵色蒼白的躺在地上,眉心處還有一道黑色的花紋。

“玉兒!”墨淵將冇有知覺的金玉抱起,將手搭在金玉的勃頸處,在發現金玉的脖頸處還有脈動的時候一直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他本來正在九重陰山和無極扯皮,說要去九重天將金玉帶迴天外天,但是無極就是不準他踏出九重陰山一步。

現在倒好,就是因為自己冇有及時將金玉帶走,所以現在自己的女兒纔會被人害成這樣的模樣。

無極看著躺在墨淵懷中七竅流血的金玉,怒火也已經達到了頂端。

“玉兒彆怕,爹爹帶你回家。”

墨淵抱著金玉準備走出陰牢的時候,蒼昊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在他的手中,還有已經奄奄一息的春都。

他滿臉的急色在看到墨淵懷中那個小小的身影時並冇有消散,但是直覺告訴他,懷中的那個人就是金玉。

可是他不敢問。

“滾開!”墨淵此時看蒼昊帝尊的目光滿是怒火。

無極卻拍了拍墨淵的肩膀,上前一步冷靜地看著蒼昊帝尊道:“把這個人交給我。”

“你們把金玉留下。”

“做你的春秋大夢!”

不愧是親父女,連說出口的話都一模一樣。

“我女兒在你這裡都被害成什麼樣子了!你竟敢還想讓她留在你身邊。”

“既然你護不住她,那就離她遠遠點,等我家玉兒傷好,我自會親自帶著她過來討回公道!”

敢私自對她女兒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禁術,就算不是他親自動手,但也是因為他自己女兒纔會受如此之大的折磨,他絕對不會輕易饒了他!

此時,無極已經將隻剩下一口氣的春都拎到了手上。

落在他手上的那一刻,他先是在他的眉心處一點,春都臉上的神情像是痛苦到了極致,可是身上的傷痕卻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就這麼讓你死,實在是太便宜你了。”無極的眼中都是冷色。

“和他們廢什麼話,我們走!”

墨淵說著就要抱著金玉離開,可是卻被蒼昊帝尊攔住。

說實在的,墨淵確實不是蒼昊的對手,但是身為神帝的無極卻可以。

無極直接一掌擊向蒼昊,冷漠道:“讓開,彆擋著我們的路。”

“她是我的人。”

“以前怎麼冇有看出你這麼不要臉,滾開!”

無極看向蒼昊緊蹙的眉頭,道:“蒼昊,如果你真的希望玉兒好,就讓開,玉兒現在有多痛苦,就算你冇有看到也應該想象得到。畢竟春都偷拿的九蓮業火是你的。”

蒼昊帝尊在聽到九蓮業火這四個字的時候,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慘白。

他攔著墨淵的手驟然收回。

墨淵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抱著金玉直接消失在九重天。

無極拎著春都脖頸,緊跟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