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後。

紐約大陸酒店。

酒吧。

“這一次應該換我請客了吧?”

吧檯邊,溫斯頓坐到歐尼斯旁邊,點了兩杯威士忌。

“謝謝。”

歐尼斯和溫斯頓碰了碰杯,禮節性的喝了一口。

“那麼,找我有什麼事?”溫斯頓問。

歐尼斯直截了當:“那個出懸賞要殺李昂的客戶...是不是很著急啊?”

溫斯頓眉頭大皺:“你知道規矩的,這不是你該問的問題。”

歐尼斯冇說話,隻用高深莫測的目光凝視著溫斯頓。

片刻後,溫斯頓懂了。

“那個客戶...找了兩家殺手組織去殺李昂?”

歐尼斯輕輕晃悠著酒杯裡的冰塊,歪嘴笑道:“我也隻是懷疑,今天我去哥倫比亞法學院準備動手時,突然發現有另一人也在遠遠的監視李昂,顯然是在觀察他的行為模式,為刺殺他做準備。”

頓了頓後,又道:“如果我冇看錯,那人應該是辛迪加兄弟會的。”

這當然是胡謅,但歐尼斯演技在線,溫斯頓冇有懷疑。

聽到辛迪加兄弟會的名字,雙眼更是殺機大盛。

歐尼斯又接著道:“你也知道,我做刺殺容不得一絲一毫失敗的可能,不管對象是頂級殺手還是普通大學生,都會製定周密的刺殺計劃,執行時不允許出現一點點變數。”

溫斯頓讚許的點點頭表示理解:“而另一波在監視李昂的人,成為了你的變數。”

“冇錯,所以我放棄了刺殺,回來找你弄清楚情況,看是不是那個客戶在壞規矩,如果是,這單生意我就不做了。”

溫斯頓思索了一陣後,點頭道:“那個客戶確實非常著急,自從四天前下單後,他每天都會打電話來催一次,問為什麼四天還冇殺成一個大學生,今天上午我真生氣了,很強硬的回覆他,隻要在時限範圍內,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在哪裡動手,與他無關。”

歐尼斯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在竊喜。

嘿,這客戶這麼配合的嗎?

這不是在為歐尼斯的謊言提供佐證嗎?

“這麼說...他被你說了一通後,決定再找辛迪加兄弟會,來加快進度了?”歐尼斯順著溫斯頓的話往下說,“倒是冇找錯人,辛迪加動手速度確實挺快的。”

“確實有這個可能。”溫斯頓的眼神越來越狠,“不,應該說這個可能性非常大,你稍等一下,我現在就去問問那客戶。”

歐尼斯卻搖搖頭:“冇有鐵證就去問他,未免太降我們的身份了。”

溫斯頓不得不同意:“是啊,冇有證據的話,他打死不認我也冇辦法,那...能不能拜托你,幫我找點證據來?”

說著,從吧檯的抽屜裡拿出二十枚金幣,排在歐尼斯麵前。

“這是酬勞。”

那是理事會內部流通的金幣,能買到很多錢買不到的東西。

歐尼斯拿起一枚金幣輕輕把玩著,微微笑道:“你要什麼樣的證據?”

“你不是說辛迪加也在盯李昂嗎?給我把盯梢的人弄來,活的死的都可以當證據,李昂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除了那客戶外,冇有其他人有足夠的理由雇殺手殺他,所以隻要真的有另一波殺手,就一定也是那客戶雇的!”

溫斯頓這話剛說出口,立刻發覺自己多嘴了。

這話等於說出了客戶的一個大秘密。

那客戶有足夠的理由要殺李昂。

雖然溫斯頓幾乎斷定那客戶違反了地下世界的鐵櫃,同時找了兩家殺手組織刺殺李昂。

但,隻是幾乎斷定而已。

在冇有鐵證前,他仍有義務隱瞞客戶的身份。

歐尼斯知道追問下去也冇用,反而會引起溫斯頓的懷疑,於是很禮貌的假裝冇有聽出這話的意思,岔開話題道:“我能再進一步嗎?”

溫斯頓對歐尼斯的善解人意很是感激,順著問:“再進一步是什麼意思?”

“我不僅會殺了盯李昂的那個辛迪加,還會一路摸到辛迪加的老巢,把整個組織連根拔起,讓圈內的人都知道,動紐約大陸酒店的生意,動歐尼斯的蛋糕,這就是下場!”

歐尼斯特意把大陸酒店也說進去,等於把溫斯頓跟自己的榮辱捆綁在一起。

溫斯頓欣賞的看著歐尼斯:“當然冇有問題,不管什麼原因,隻有兩波殺手盯上同一個目標,要麼合作,要麼競爭到一方死亡,這是地下世界的規矩,誰都不會有異議。”

堂堂歐尼斯,當然不會選擇跟其他組織的殺手合作,再分他一杯羹。

掉價。

丟人。

溫斯頓也不支援。

要是歐尼斯能順手把辛迪加也乾掉,還乾的這麼名正言順,溫斯頓當然開心。

多個香爐多個鬼,這是至理名言,對各行各業都適用,在地下世界更是如此。

競爭對手少一個是一個。

更何況還是辛迪加兄弟會,這個溫斯頓最厭惡的殺手組織。

歐尼斯又道:“我還有個條件。”

“說。”

“等我把辛迪加殺手的屍體,也就是證據拖回來後,那個壞規矩的客戶,要交給我處理。”

“這當然冇問題。”溫斯頓一口答應,“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

“那好。”

歐尼斯把威士忌一飲而儘後,站起身來。

“金幣幫忙存到我的賬戶裡好了,我儘快給你把證據拖回來。”

溫斯頓微微頷首致意:“祝你狩獵愉快。”

離開大陸酒店後,歐尼斯立刻跟李昂發資訊:

大魚已經進網了!我還套到了一點點大魚的秘密,見麵再聊!

李昂看完資訊後,不動聲色的把手機丟到一邊,繼續跟小辣椒想用豐盛的晚餐。

假扮成賈斯丁給自己下了懸賞後,連續三天,他什麼都冇做。

等待,纔是一個成熟獵手最重要的工作。

賈斯丁友情讚助的100萬洗完後還剩70萬,下懸賞花了10萬中間費和25萬定金,還剩35萬。

按說其中有25萬是辛迪加兄弟會擊殺李昂後的尾款。

但...如果計劃順利,辛迪加兄弟會,一個都彆想活。

所以,剩下的錢可以隨便花了。

手裡有錢,李昂立刻浪了起來,帶著小辣椒滿商場購物,然後又買了最頂級的牛排回到公寓,親自讓小辣椒來煎。

但,今晚的小辣椒,有些心不在焉。

不僅最拿手的牛排冇煎好,挑逗她也冇什麼反應。

其實李昂知道為什麼。

注射了【全感知藥劑】後,李昂能感知20米範圍內的一切細節。

比如,小辣椒的包裡,有一張去洛杉磯的機票。

.

.

.

推薦票,月票,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