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麻衣神婿 >   050 ʵ

後麵的人說,不知道林大小姐究竟做了什麼,惹得宇文強要將她下嫁給一個病秧子。

從這句話我就可以判定,他們口中的林小姐,就是林薔無疑了。

看來,林薔這次是真的栽了,不過這件事也不算意料之外了,畢竟這幾天,我雖然藏了起來,但已經給宇文強送過好東西了。

那天,當我躲過那場謀殺,藏在角落裡的時候,就用紙紮了一個錄像機,並且將後來發生的一切都記錄了下來。

在宇文家那位腦子不太好用的小少爺上了飛船時,紮紙也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

所以,當對方被宇文強抓走的那一刻,宇文強就已經知道了那件事的來龍去脈,自然也就知道了真正想殺我的人,就是林薔。

聰明如宇文強,自然猜到了林薔之所以要殺我,是為了滅口。

他更憤怒的是,林薔不僅要殺掉我,還要趁機剷除自己一個競爭對手,這讓他如何忍得?

宇文強的確疼林薔,但林薔忘了,他不僅是她的外公,還是宇文家族的家主。

在他的眼中,誰都冇有自己的利益、地位重要。

林薔的手段,卻直接讓宇文家陷入了一場危機中——宇文強現在恐怕非常擔心,他怕改造人中再出現和我一樣甦醒自我意識的人,那麼一來,宇文家賴以奠定家族地位的科技手段,恐怕就要被眾人所質疑了!

不得不說,林薔這算是踩到了宇文強的底線。

不過,宇文強的確偏愛她,畢竟換做是彆人,現在恐怕已經死了。

正腹誹著,就見那病秧子咳嗽幾聲,頗為嫌棄道:“我與林小姐還未成婚,現在這般稱呼我還過早。”

聽這語氣,怎麼他還不情願呢?

雖說我討厭林薔那女人,但那女人的確精明能乾,而且即便戴著麵具我也能看出來,她應該長得挺美,何況她身材火辣,又練就了極高的新術,配這病秧子是綽綽有餘了。

除了我,其他人聽到這話,也大都是這個反應,隻是他應該有些身份,所以大家不敢說什麼。

但那病秧子似乎並不在乎彆人怎麼想的,直接就來到我身旁的桌子坐了下來,他的同行者則坐在他的對麵,揶揄道:“李承這話你也敢說?就不怕傳到那林薔的耳中?”

李承一臉晦氣,道:“傳到她的耳朵裡又如何?家主將她許給我,就是用來折磨她噁心她的,她既然知道,自是不敢對我動手。何況……我本就冇多久的活頭了,她就算對我下手又如何?”

說著,他看向對麵那人,突然不懷好意地笑了笑,道:“許三千,你不是一直對她很感興趣嗎?不如……”

那許三千頓時露出驚恐的神情,擺手道:“李承,你可要慎言啊!那種蛇蠍心腸的女人,老子可無福消受。而且,你如果想拿她來換我們許家的新藥劑,來為你自己續命的話,我看你還是歇了心思罷。”

“那藥劑還冇有完全成熟,正在試驗階段,目前為止,吃的人都爆體而亡了……你還是求宇文家主幫你一把罷。”

李承微微眯了眼睛,臉色陰沉,冇有說話。

我卻悄悄觀察起了他的身體,發現他並冇有生病,而是被人下了一種很深的詛咒。

所謂的詛咒,並非電影裡那種隨便說幾句話的咒言,而是有人在他的靈魂上烙印了一個符籙。

此符籙看上去無比複雜,就連我也冇有見過,也不知道是何人所為。

正想著,李承便歎息了一聲,有些懊惱道:“是我小看了墨客,當初我為了權勢聯手林薔背叛了他,而他在最後一刻竟然用這種方法折磨於我,這大概就是因果報應吧!”

我心下一沉,李承身上的這個所謂“詛咒”,竟然是我下的!

哦不,我現在應該震驚的是,背叛我的不僅有林薔,還有這個李承,而且聽他的語氣,我和他的關係甚好,難不成我和那些苦情戲女主似的,遭到了兄弟和愛人的雙重背叛?

原本我還打算幫李承解除詛咒,和他達成交易的,此刻我卻直接捨棄了這個想法。

這種垃圾,死便死了!

不過氣憤過後,我突然心頭一震,想到了一件事:這種詛咒絕對不是現在的我能弄出來的,但明明墨客還冇有我厲害,難道說我其實還有隱藏款的實力,隻是因為我失憶了,所以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