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到了過年。

陸綰之帶著念念回到了北城。

吃了個年夜飯,一家人都在。

家裡有了很多新麵孔,二嫂,還要斯衍堂哥的妻子。

她跟溫惜最熟絡,打了一個招呼,吃飯的時候,風玨也來了。

他的黑色風衣肩膀上有雪花,男人脫下風衣遞給了傭人。

他的位置,依舊是坐在她身邊的位置。

一家人吃飯,氣氛很暖和。

二嫂跟堂嫂也是很溫和的人,吃完飯,她們幾個人一起坐在小陽台上聊天喝茶,幾個孩子們一起玩,滿堂的熱鬨。

風玨跟陸卿寒的關係緩和了很多,兩個人正在下棋。

陸司擎說風玨馬上要輸了。

風玨笑著,“我覺得我會贏。”

陸司擎道,“你要是贏了,禦湖的項目我直接放棄,給你了。”

風玨看著陸卿寒,“聽到了嗎?二哥說,給咱們了。”

陸卿寒丟下了棋子,“我輸了。”

陸司擎挑著眉,“你們兩個人故意整我是吧,合起夥來從我手裡陰走項目。”

陸卿寒,“二哥不是主動要賭注嗎?”

陸司擎笑起來。

-

陸綰之坐在窗邊,傭人走過來端上來茶點。

她吃了一口。

招手讓念念過來,念念吃著玫瑰餅,又拿了一塊跑去棋室遞給了風玨。

“爸爸你贏了嗎?”

風玨說,“贏了。”

“爸爸厲害!”女孩拍著手笑。

陸司擎彎下腰,“那你也謝謝舅舅。”

女孩笑著,“舅舅也厲害。”

陸綰之一直在北城待到了元宵節之後才帶著女兒回了北灣島。

臨走的時候,念念抱著風玨的脖子哭了好一會兒,陸綰之跟家裡人告彆,帶著女兒走上了飛機,念念問,我們今年什麼時候再回來啊。

“念念喜歡哪裡?”

“我喜歡這裡,但是我也喜歡北灣島,北灣島裡麵有爺爺,爺爺隻有一個人。”

陸綰之一直都知道女兒很懂事,她說,“媽媽每年都會帶著你回來的。”

-

北灣島的溫度一直四季如春,平時也有陸陸續續來旅遊的遊客,但是節假日的時候更多。

今天隻有三間房間開出去了,也不算忙。

陸綰之送了念念去上學後回到店裡,來了一個大掃除。

中午有一位客人退了房間,她又去打掃了一番。

下午的時候,去了墓園陪著時嵐笙說話。

她每天都重複著這些事情。

一直到了十月份。

節假日旅遊的**,店裡的房間幾乎都訂出去了,提前半個月,就冇有空餘房間了。

讓念念高興又期待的是,風玨來了。

每年的十月份,風玨都會來這裡。

一年年過去,女孩也慢慢長大了。

念念似乎發現了媽媽跟爸爸之間的關係,平靜又冷漠。

因為女孩知道,媽媽喜歡的是那個已經去種星星的爸爸,而不是風玨。

風玨每次來,都會帶著念念去看海,即使這個海域,念念都已經看膩了,還是願意跟風玨一起看,這一天,念念帶著他去了墓園看望時嵐笙。

風玨看著時嵐笙的墓碑,他很羨慕時嵐笙。

越發的愧疚。

時嵐笙得到了陸綰之的愛。

十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風玨要走的時候,念念依依不捨,但是也期待著過年的時候再次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