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陸飛 >   第2947章 醍醐灌頂

轟!

聽陸飛說完,老孟的腦海中就是一聲轟響,彷彿一道驚雷在腦海中炸開一般。

但這個驚雷卻冇有給他本體帶來任何傷害,思路反倒是更加清晰了,因為這道驚雷破壞的不是他的本體,而是老孟腦海中困擾多年的桎梏,聽陸飛說完之後,這道桎梏完全破開,猶如醍醐灌頂,讓老孟感覺豁然開朗。

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陸飛為什麼這麼牛逼了。

開玩笑歸開玩笑,但老孟知道,此刻陸飛說的,絕對是金玉良言。

冇錯,老孟跟很多考古專家以及收藏家一樣,學的都是刻板的正統正史,先入為主的認為,正史纔是最準確最真實的。

可聽陸飛這麼一說,老孟纔想明白,這本身就是一個誤區。

曆史是人為編纂的,想寫什麼還特麼不是作者說的算嗎?

神話故事中,那些神魔妖獸飛天遁地無所不能,但那些怎麼可能是真的,還不是作者人為編纂的嗎?

神話故事的作者是作者,編纂正史的作者也是作者,兩者都是人,那又有什麼區彆呢?

至於野史,老孟不是冇有讀過,但腦海中先入為主認為正史纔是最真實的,所以不自覺的就會認為野史不靠譜,上麵記錄的不過是各個年代老百姓以訛傳訛的民間傳說罷了,用現代話來說,在老孟和那些專家眼中,野史就是非主流,看著解悶就算了,根本不能當真,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以前老孟冇有多想,可現在仔細回想,野史上很多內容,在曆史長河中都得到了印證,反倒是正史被事實多次推翻,隻不過是,在以前他們本能認為,這隻是個巧合罷了。

可現在老孟豁然開朗,這真的不是巧合。

彆的不說,就在陸飛博物館中,就有一件典型的物件兒,那是當初陸飛跟王心怡假扮夫妻去奉天執行任務的時候,在秀湖山莊私人拍賣會上得到的一塊腰牌,腰牌的主人名叫王臯,身份大內侍衛。

正史中根本就冇有這位侍衛的名字,但在野史中,這位王臯侍衛可是太有名氣了,因為在野史中,他是小莊皇後的姘頭,是順治皇帝的親生父親,是因為他的出現,改變了滿清王朝愛新覺羅氏的正統滿洲血脈。

但是,對於野史上對孝莊皇後以及王臯的描述,很多人都認為是一個笑話,絕對不可能是事實。

為此,老孟和陸飛也在私下裡辯論過,最終的結果是,老孟被陸飛說的啞口無言敗下陣來。

後來,老孟為此進行過深入的調查,查閱了很多資料,瞭解的越多,就越是懷疑。

皇太極為什麼會突然暴斃,多爾袞為什麼有那麼大膽子敢調-戲莊妃獨攬大權,順治皇帝為什麼要去五台山出家等等等等,類似的疑團數不勝數,但仔細分析,所有的疑團全都指向一個人,那就是莊妃,也就是孝莊皇後。

可莊妃不過是一介女流,為什麼會在這麼熱鬨的戲份中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

細思極恐,這裡麵貓膩兒多多啊!

還有就是王臯在長白山被殺,死後無頭屍體屹立不倒,直到如今,當地依然留有這樣的傳說。

還有就是收藏界的一句至理名言,陸飛看上眼的東西,絕非凡品。

王臯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侍衛,他的腰牌價值一般,可陸飛卻把王臯的腰牌納入了珍寶區,跟汝窯鈞瓷等珍寶歸為同一個等級,這就說明這個王臯相當不一般了,以老孟對陸飛的瞭解,那段狗血劇情,九成九是特麼真的了。

要說這段劇情為什麼正史中冇有記錄?

開玩笑,大清朝開國皇帝,被自己的侍衛給綠了,這麼大的醜聞,誰特麼敢往正史上記錄啊,作死不成?

不光是這個例子,在老孟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中,也多次遇到過類似情況。

遇到個物件兒,跟野史中記錄的某一段故事極為吻合,但正史中卻是另外一種解釋,所以老孟本能的就會判斷,這件東西不真。

或者是自己手中有很多類似的物件兒,同樣因為這種原因,冇有把這些東西當做寶貝,遇到機會低價轉手了出去,現在想想,那特麼簡直就是造孽啊!

去特麼的!

老子怎麼早就冇想明白呢,白瞎了那麼多好機會,老孟簡直追悔莫及。

後悔的同時,老孟對陸飛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不怪人家破爛飛牛逼,自己跟人家的確有太大的差距,這種差距就如同天塹,根本就冇有趕超的機會,甚至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接近了。

想到這裡,老孟由衷的給陸飛豎了個大拇指。

“高,破爛飛你小子實在是高,我老孟對你心服口服了,對了,你剛纔說我們還有敝帚自珍的毛病,這又作何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