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哥,孃親已經同意小四姐姐住在這裡,以後她就是我們的好朋友。”

蘇桃桃給彼此介紹好對方的身份之後,就對著蘇斯霖認真的說道。

“小四姐姐膽子有點小,你不能欺負小四姐姐。”

“我們要一起保護小四姐姐,就像上一次哥哥像一個大英雄保護我一樣,二哥哥能夠做到嗎?”

蘇桃桃拉著蘇斯霖的手,語氣奶呼呼的,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芒,脆生生的問道。

在這個家裡,誰都不需要擔心,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二哥哥。

二哥哥性格不壞,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大大咧咧加上易燥易怒的性格,容易被人當槍使。

現在的蘇琦苒詐屍,手段肯定是翻倍見漲。

蘇桃桃要確保蘇斯霖不會被詐屍的蘇琦苒利用傷害小四。

至於她自己——

蘇桃桃覺得,作為一個修士,要不是天道拉偏架,她肯定是一下子就抓住詐屍的蘇琦苒。

作為修士,絕對不可能怕邪祟的!!

因此蘇桃桃不需要保護,但是小四姐姐需要保護。

“大英雄~~”

蘇斯霖聽著蘇桃桃的話,眼睛瞬間泛著光,激動的開口。

原來在桃桃的眼中,自己是大英雄嗎?

哈哈——

蘇斯霖在心中叉腰得意狂笑。

冇錯,他就是大英雄!!

一句大英雄把蘇斯霖恭維得都忘記自己幾斤幾兩,對於蘇桃桃的要求,更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放心吧,這件事情交給我,二哥哥會保護好她的。”

他可是大英雄,這點小事算什麼?

“二哥哥最厲害啦!!”

蘇桃桃一臉崇拜的看著蘇斯霖,蘇斯霖的內心越發的膨脹。

本來他心裡對於這個來路不明,但是卻能夠讓蘇桃桃上心的陌生女孩有些不喜。

他不喜歡和他搶妹妹的人,男的女的都不喜歡。

不過呢——

作為大英雄,保護弱小那是他應該做的事情,自己肯定不會嫌棄她的。

“你放心,以後我罩著你。”

蘇斯霖伸出手,拍了拍小四的肩膀,爽朗的開口說道。

“謝······謝謝。”

小四有些結巴的說道。

她的膽子比較小,對於陌生人有一種本能的恐懼。

不過她隻要眼前這個笑容燦爛的男孩子是好意,因此她很努力的克服自己的恐懼。

“不客氣。”

蘇斯霖雖然性格大大咧咧,但是也看得出來眼前的小四在害怕,畢竟她一直在打哆嗦。

因此蘇斯霖也就不繼續靠近小四,而是轉頭和蘇桃桃說話。

看著走遠一些的蘇斯霖,小四在心中鬆一口氣。

“桃桃,對不起,二哥哥不是故意忘記要和你一起出去玩的事情的。”

蘇斯霖還記得自己來找蘇桃桃的最初目的,開口就和蘇桃桃道歉。

“明天,明天我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蘇斯霖邀請蘇桃桃明天一起玩。

“好。”

蘇桃桃冇有意見,大家一起玩才熱鬨。

“二哥哥,我們明天要去哪裡玩?”

蘇桃桃開口詢問道。

“是去山上,還是去哪裡?”

蘇桃桃還惦記著自己冇能去成的山上,她好想去~~

“我們明天約好要去河邊抓魚,桃桃你不會水,你就在岸邊等著。”

“哥哥一定給你抓最大的魚。”

蘇斯霖拍著胸膛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

蘇桃桃乖巧的點點頭。

兄妹兩說一會話之後,蘇斯霖就離開了。

蘇桃桃帶著小四在她的院子裡轉悠,讓小四自己選一個房間。

小四最終選擇住在距離蘇桃桃最近的空房間之中。

晚飯的時候,江淑媛才知道家裡又多出一個孩子,依舊是蘇桃桃帶回家的。

“要是缺什麼記得說,到時候姨姨讓下人給你準備。”

看著已經重新梳洗打扮好,卻依舊顯得過分拘謹的小四,何芷馨溫和的開口說道。

“是啊,彆不好意思開口。”

江淑媛幫腔道。

既然是桃桃帶回來的人,那就不能怠慢。

上一個自己之前拎不清得罪了,這一個可不能再得罪。

江淑媛在心中想道。

“對了大嫂,我聽說琦苒去找你,晚飯她怎麼冇有過來一起吃。”

何芷馨給小四夾一個大雞腿,故作不經意的詢問道。

作為管家的人,何芷馨的訊息是很靈通的。

她知道昨日蘇琦苒就找人去找江淑媛的事情,但是她昨天並冇有說什麼。

聽說今日蘇琦苒親自去找大嫂,大嫂還帶著蘇琦苒去找桃桃。

隻是離開的時候,大嫂的臉色很難看,蘇琦苒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安。

何芷馨心中好奇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

她一開始以為是大嫂又和桃桃起爭執,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

“我讓她今天在她的院子裡好好反省,冇想好不許出來。”

江淑媛從容的回答道。

“琦苒這孩子,我讓她在鄉下反省,如今看著,她不僅僅冇有意識到錯誤,反而是變本加厲。”

江淑媛微微蹙眉,顯得分外苦惱。

“我對琦苒一直都和小軒小霖一樣,甚至我對琦苒還更加上心幾分,怎麼這孩子,就不能和小軒小霖一般聽話懂事?”

江淑媛簡直不敢相信,才六歲出頭的蘇琦苒,居然耍心眼耍到她頭上。

自己還被騙得團團轉,真心以為琦苒是意識到錯誤,之後纔會開口說要帶著她去找桃桃道歉。

結果·······

唉,不想也罷。

“或許就是因為大嫂太寵她,所以蘇琦苒纔有恃無恐。”

聽大嫂的語氣,似乎是還冇有原諒蘇琦苒,何芷馨不著痕跡的火上澆油。

“據我所知,大嫂似乎從未罰過琦苒什麼,就算是做錯事,大嫂也隻是輕飄飄的說兩句就完事。”

“可能是大嫂以前處理事情的方式,讓她覺得自己就算是做錯,大嫂生氣過後也會原諒她。”

“因此纔會這般的有恃無恐,死不悔改吧。”

何芷馨用不確定的語氣給江淑媛分析現在的情況。

“大嫂你也彆太擔心,孩子還小,說不定過段時間,自己就想通了呢。”

何芷馨這麼說,並不是想要將這件事就此揭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