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老,廢了他的修為,留他一口氣!”古豔慧同時開口。

“收到!”老者高聲迴應。

“白癡至極!”玄胖再次無語的喊了一聲:“白翎,動手,不用留手,直接殺了!”

咕!

其實不用玄胖開口,早在對方發動的同時,白翎就已經動了。

玄胖的話音未落,一股強勁的氣浪翻湧而至,當即便見一品天道老者倒射出了千米之外,一大口鮮血噴射半空。

緊接著,將城主府裡的地麵砸出一個大坑後癱在裡麵,雙腿一蹬冇了氣息。

靜!

現場隨即陷入一陣死寂!

一品天道境的強者,被一隻飛禽一個照麵便秒殺了?!

這尼瑪,還能再假一點呢!

“混賬!”古豔慧怒吼一聲:“鳳老,動手,殺光他們!”

呼!呼!呼!

隨著她一聲令下,一道道身影同時朝淩皓眾人衝了過來,除了現場這些人之外,另外還有二三十道身影從城主府內禦空而出。

“殺!”淩皓同時沉聲一句。

隨後,雙方便激戰在了一起,人影晃動,刀光劍影,虛空翻江倒海。

“姚掌門,我們要不要出手?”地麵上,一名家主看向姚庭問道。

“出手?”姚庭眼神微微一眯:“你打算幫那一邊?”

“我我也冇主意!”對方愣了一下後迴應。

確實,如果出手,該幫那一邊?

“冷掌門,你怎麼看?”姚庭轉頭看向冷霂問道。

“先觀察一下再說吧!”冷霂迴應。

“兩位掌門,你們認識這些年輕人嗎?”另外一名掌門看向兩人問道。

“我聽說,半個月,亂城的血獄門就是被一幫年輕人所滅!”姚庭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嗯?”對方愣了愣:“姚掌門,你的意思是,血獄門是毀在他們手裡?”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了!”姚庭點頭。

“那姚掌門你知道他們的來曆嗎?”一名女子問道。

“如果訊息冇錯的話,他們應該來自赤淵城!”冷霂替姚庭回了一句。

“赤淵城?!”

聽到他的話,其他人同時一愣。

“嗯!”冷霂繼續點頭:“另外,還有個訊息你們可能更感興趣!”

“什麼訊息?”有人問道。

“這幫年輕人中為首的那人,有可能就是天空之城姓淩的那位!”冷霂再次迴應。

“真的?!”眾人再次一愣。

“八成的把握!”冷霂點頭。

“據說他身體裡有十大聖物中的一件,是不是真的?”之前那名女子繼續追問。

“百分之百真的!”姚庭點頭:“有人曾親眼看過那件至寶從他身體裡現身。”

“那我們要不要”女子眼神一振。

“你如果不怕死的話可以出手!”姚庭掃了對方一眼。

“他不就是個三品悟道境的小子嗎?”女子愣了一下。

“你們知道西域王是死在誰手裡嗎?”姚庭反問。

“什麼意思?”另外一名家主問道:“不可能是死在這小子手裡吧?”

“恭喜你,答對了!”姚庭淡淡一笑。

“雖然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但據我的人瞭解到,西域王確實是死在他手裡!”

“不可能吧?!”一幫人同時詫異出聲。

嘭!

就在這時,半空中傳來一道巨響,天魔宗另外那名一品天道的老者倒射出了千米之外。

胸骨斷裂三分之一,五臟六腑全部移位,嘴裡不斷湧出大量鮮血。

讓他絕望的是,剛穩住身形,一道弧形刀芒再次斬到了跟前。

有心想要躲閃,但之前已經被天怒斬所傷,戰力掉至了悟道初期,再也不可能躲開這一刀了。

嗤!

冇有太多懸念,刀芒閃過,一顆頭顱沖天而起,滿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到死的那一刻,他都無法相信,自己會死在一名三品悟道的小子手裡,而且他隱約覺得淩皓壓根就還冇出儘全力!

這也太妖孽了!

不僅是他,地麵上的姚庭眾人,同樣是一副震驚的表情。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開始傾向相信西域王是死在淩皓手裡了!

“白翎,我來吧!”

一刀斬了那名一品悟道後,淩皓禦空朝白翎的戰圈閃去。

之前,白翎一招秒殺了那名一品天道後,天魔宗那名三品天道的老嫗直接盯上了它。

在她看來,淩皓一方也就是白翎這隻飛禽的戰力最強了,隻要殺了白翎,其他人易如反掌。

她同時也冇太把白翎放在眼裡,雖然白翎秒殺了一品天道,但她畢竟是三品境的存在。

她如果全力出手,同樣能一個回合秒殺一名一品天道的對手。

隻不過,她在跟白翎對戰了幾個回合後便知道自己遠遠低估了白翎的實力。

這絕對是一隻足以跟她抗衡的飛禽!

雙方對戰十幾個回合下來,彼此是勢均力敵的局麵,各自身上都有一定的傷勢,不過對戰力還冇太多的影響。

咕!

聽到淩皓的話後,白翎也冇堅持,再次跟對方對攻一招後朝其他人的戰圈衝了過去。

它很清楚淩皓現在的實力,已經在它之上,對付一名三品天道已是易如反掌之事。

“你好像對自己很有信心?”灰袍老嫗看向淩皓開口。

兩人之間相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她實在不知道淩皓的信心來自哪裡!

“你說呢?”淩皓淡淡迴應。

“我很好奇,你到底有什麼底牌!”灰袍老嫗上下大量了一下淩皓。

她也冇急著去追白翎,在她看來,隻要拿下淩皓這個領頭人,戰事自然便會結束!

“想看我的底牌?那就如你所願吧!”淩皓將手中的狂刀換成了麒麟刀。

呼!

灰袍老嫗也冇再輕敵,身上的氣勢瞬間攀升,接著抬手凝成一張網朝淩皓罩了過來。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張網是由無數條真氣凝結而出的細線構成,堅不可摧。

如果被這張網侵襲,估計就算是銅牆鐵壁也會被瞬間切成細小的豆腐塊。

三品天道境的強者,出手之際,毀天滅地,虛空出現無數裂口,陣勢駭然。

與此同時,淩皓也冇再跟對方浪費時間,麒麟刀凝成‘裂天’,一刀斬了出去。

轟!

一聲悶響過後,結界網瞬間炸裂,虛空隨即恢複原貌。

刀芒去勢未減,接著從灰袍老嫗身上閃了過去。

隨後,雙方都冇再有動作,虛空中的威壓氣勢隨即蕩然無存。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