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鈴木園子的戀愛史,隻能用四個字來形容。

慘、慘、慘、慘!

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對拽酷拽酷的小新一有好感,但為了閨蜜的幸福,選擇將新一的臉拉入戀愛黑名單,永不考慮。

長大後,想以普通人的身份交往,換來的卻都是路人對毛利蘭的告白。

想以有錢人的身份交往,換來的都是路人對自己的渣。

渣男、人類低質量男性,甚至是連環殺人犯......找上自己的總是這種人。

好不容易遇到個主動對自己表白、各方麵看起來也還不錯的男生,又在對自己告白後立刻跑到國外去打擂台了,實在搞不清楚是不是在耍自己。

這次遇到的黑皮帥哥,本想著改變一下形象,吸引一下對方的注意力,卻...

“嗚嗚嗚——”

“我太難了!”

越想越傷心的鈴木園子突然抹起眼淚來,讓毛利蘭有些不知所措。

“園子,好男人會出現的,彆放棄啊!”

毛利蘭摟著鈴木園子的腦袋,像母親一樣輕輕撫摸著園子的頭。

就在這時,大樓的地板突然傳來震動,會場裡的人混亂起來。

“怎麼回事!”

“是地震嗎?”

緊接著,大樓的搖晃更加劇烈,從腳下隱隱傳來隆隆的爆鳴聲。

大樓幾乎所有的電力設備同時熄滅,會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發生什麼事了!”

目暮警官和毛利小五郎等警察趕緊跑到窗邊,想看看下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什麼?發生爆炸?”

“在哪裡?”

風間英彥接到樓下控製中心的電話,立刻弄清楚是哪裡出了問題。

“怎麼回事?”毛利小五郎緊張地問道

“地下四層的電力控製室和40層的電腦室發生了不明原因的爆炸,現在40層已經開始著火,我的建議是趕快撤離比較好。”

秦智博就站在旁邊,聽到了這些話,知道應該是琴酒製造了爆炸。

看來琴酒安裝的炸彈不隻是這個75層的宴會廳,還有其他樓層。

應該是琴酒看到警察上樓了,等不及自己找到“雪莉”,就將炸彈提前引爆了。

不過既然引爆炸彈,為什麼不把會場的炸彈一起引爆呢?

秦智博閉上眼睛,用守衛圖騰的視野觀察一下琴酒那邊的行動。

......

市政大樓天台,琴酒打開一個長方形箱子,裡麵是槍的各種零部件。

在琴酒熟練的手法中,一堆零部件很快被組裝成一杆黑色大狙。

琴酒將這杆大狙架在天台邊的矮牆上,瞄準鏡對準VIP觀光電梯。

這就是琴酒製定的PlanB。

既然“邁克爾·貝”是組織Boss的親信,自己殺不得,那就先引爆下麵的炸彈,把宴會廳裡的人像驚弓之鳥一樣嚇出來。

40層著火,唯二逃走的辦法就是走65層到B棟的連接橋,或者乘坐唯一有後備電力供應的VIP電梯。

有警察進行現場指揮,乘坐電梯的肯定是老人、兒童、婦女。

身為女性的雪莉大概率就在這個電梯上!

琴酒拉動槍栓,嘴角露出殘忍的獰笑。

而這一切,都被一朵盛開在樓頂的蒲公英所看到。

......

宴會廳裡,柯南的大腦飛速總結著目前經曆的各種狀況,感覺有些不明所以。

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殘忍肢解第一個人、一槍斃命第二個人、當眾殺掉第三個人,現在又要引爆摩天大樓。

四個案件,看似能併案處理,但柯南又感覺風格各有不同。

第一個案件的凶手非常殘忍。

第二個案件的凶手是組織的做事風格。

第三個案件的凶手迴歸日常案件裡的詭計風格。

引爆摩天大樓,像是森穀帝二的迴歸秀。

難道!

柯南靈光一現,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極小,但並非不可能的可能性。

難道是好幾名共犯一起實施的犯罪?

如果考慮到共犯的可能性,一切似乎就迎刃而解了。

三起殺人案的唯一相通之處就是一分為二的杯子和火山灰,如果所有凶手都知曉這一點,就可以塑造成連環殺人案的樣子了。

柯南心裡想著,越來越覺得有些可怕。

如果真是幾名共犯一起作案,那剛纔在舞台後麵發生的情況,應該就是——

如月峰水和風間英彥兩人共同脅迫常磐美緒的身體,將鋼絲繩掛在她脖頸上的珍珠項鍊。

然後澤口秘書開啟升降機,將常磐美緒吊起來。

柯南光是在腦海中想象出這幅畫麵,內心就感覺有些不寒而栗。

凶手是這三個人嗎?

這隻是柯南心中的想法,冇有決定性證據。

於是,柯南決定走到秦智博身邊,試探一點兒“正確答案”出來。

可走到秦智博身邊,柯南才發現這位大叔竟然正對著牆壁“閉目養神”,臉上絲毫不為現在的危機狀況所動搖。

這是在冥想嗎?

冥想,通過拋棄外界事物乾擾,獲得深度寧靜狀態,進而增強自我認識和精神狀態。

看來這次的案件也把秦智博難住了...

柯南心中無奈歎息一聲,可就在這時,秦智博又猛然睜開眼睛。

睜開眼的秦智博第一時間就看向旁邊的柯南,焦急問道:“柯南,鈴木園子呢?”

柯南怔了一下,還以為秦智博要說一些關於案子的推理呢。

“園子姐姐剛剛坐電梯離開,小蘭姐姐還有成實醫生也在一起...”

糟糕!

秦智博現在知道琴酒正拿著狙擊槍對準VIP電梯,如果讓他看到鈴木園子的那副樣子,還能放過她?

心裡想著,秦智博趕緊跑向走廊深處,準備聯絡一下琴酒。

而柯南看著秦智博的背影,也有些詫異。

所以秦智博冥想的結果就是...

先逃命再說?

......

市政大樓天台,架著狙擊槍的琴酒等了一波又一波的電梯乘客,終於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獵物。

髮色、髮型,一模一樣!

“雪莉...”

我等你好久了。

琴酒嘴角微微上揚,露出癡漢一般的笑容,鐳射瞄準器對準“雪莉”的腦袋。

現在,隻要他的手指尖一用力,粉紅色的腦漿就會在狹小的電梯間裡炸開。

可就在這時,旁邊的伏特加突然喊話,“大哥!那個外國佬說電梯裡的那個人不是雪莉!”

“嗯?”

琴酒遲疑了一下,回頭遞給伏特加一個眼神。

伏特加也秒懂,趕緊把對講機放到琴酒耳朵邊。

“怎麼回事?”

“電梯裡的那個女人,不是雪莉,是另一個叫鈴木園子的女孩。”

琴酒用瞄準鏡對著電梯裡的“雪莉”瞅了幾秒,看到了其哭得有些紅腫的眼睛,並且還趴在旁邊一個犄角女生的肩膀上求安慰。

這是雪莉的風格嗎?

“我知道了。”

琴酒簡短的一聲回答,反而讓秦智博有些詫異。

自己竟然從這個回答中聽出了一絲服從的味道?

是我聽錯了嗎?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