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開局九份婚書 >   第1244章

“咯吱......”

眾人談妥後冇多久,宮殿深處的那扇暗門便緩緩開啟。

雪崩肅然起身,道:“血泉尊者就在這暗室內施術,現在看來應該有訊息了。”

隻見一身著華服,雙目空洞的老者緩步走了出來,雪崩趕忙迎上,匆匆行了一禮後便以獨到的方式和對方進行了一番交流。

而後臉色一黑,轉身衝眾人搖了搖頭。

“冇有結果。”

“那林墨應是懂得龜息術一類的秘法,可隱匿自身氣息,血泉尊者前輩一時也探尋不到其具體方位。”

伊藤武藏聞言,頓時審視起雪崩。

“哼,陛下該不會是在敷衍我等,以便你們皇室一脈獨吞了林墨身上的所有寶貝吧?”

一聽這話,涅辰也當即向雪崩看去。

雪崩神色一冷,旋即也不廢話,將皇族內所有宿老,以及覺醒的幾位作古強者全都召集在大殿內。

“我皇族一脈的強者儘數集結於此,就在你們眼皮子底下,血泉尊者一經探查出那林墨方位,我等便一同行動,如何?”

伊藤武藏這才放下心來,看了眼那血泉尊者,又問:“何時能有結果?”

“龜息術一類隱匿氣息的術法,大多都無法長久,隻要他術法一斷,血泉尊者前輩便能立刻尋出他的位置。”

“一天內,應該就有結果。”

“好。”

涅辰笑著點點頭,就地盤坐下來開始閉目養神。

“既如此,那就安靜地等待吧。”

......

一個時辰後,玄武洞府。

趁著眾人都開始合力佈置朱雀煉天陣時,林墨一人已悄然離開洞府。

空間結界外。

負責外出探查訊息以及兩大勢力動向的不樂和尚剛回來,就見林墨一人盤坐在一處巨岩上。

“姑爺?”

“你在這裡做什麼?”

“快回洞府,現在皇城內瘋狂尋你行蹤的人不下十萬,這裡雖說頗為隱蔽,可也難保......”

林墨擺手打斷他:“不必驚慌,我是專門在此等你的。”

“等老衲?”

不樂和尚一臉狐疑,拱手問詢道:“姑爺有何吩咐?”

“我要走了,在離開前要叮囑你一些事。”

“走?”

“姑爺,您要去哪兒?”

“不知道,越遠越好吧,走的越遠,你們大家便越安全,逃出櫻花國的機率也會越大。”

“唰!”

不樂神色一變,轉念間就已明白了林墨的心思。

這特麼是要一人捨命,引開強敵的節奏!

“姑爺,您萬萬不必如此!”

“之前那位大師已說過,憑著朱雀煉天陣是可以強拖那兩方勢力一陣的,在此期間內說不定就會有變數產生。”

“嗬......”

林墨輕笑一聲,搖了搖頭。

“變數,終歸隻是變數,說不準的。”

“不是麼?”

“若等不來這變數,屆時你們一票人都要陪林某一起,命喪黃泉。”

“你金泉寺一脈,以及你們世代所護的玄武古族,都將會被徹底覆滅,這結果,你可能接受?”

不樂默然低頭。

這結果,他萬不能接受。

林墨的目光從他身上移開,繼續道:“此事皆因我而起,那自當以我而終。”

“那位高僧所言的變數,非我所想。”

“我要的,是為你們這一票人,尋一條切切實實的生路。”

聞罷,不樂又抬起頭。

“為了這條切切實實的生路,姑爺您......”

“您甘心捨命?”

“您這一走,再過幾個時辰後唯有死路一條,斷無生機可言。”

“唉......”

林墨輕歎一聲,臉上寫滿了無奈。

“我也不想,可該擔起的擔子,終歸還是要擔起來的啊......”

緊接著話音一轉,笑嗬嗬地看著不樂:“要不,你現在苦苦挽留我一番,給我個擺爛的藉口?說不定我就不走了呢。”

“留下來和大家一起,死生全憑天意。”

不樂一怔,繼而心中暗罵。

臥槽,這姑爺又特麼開始不按常理出牌了!

過了好一會兒,不樂仍冇開口的意思。

他自身對林墨是很仰慕,乃至崇拜的,更多的還是感激,感激他當初對整個金泉寺一脈的相救大恩。

再加上他現在又有了玄武一族姑爺的這一重身份,隻要能救他,即便犧牲掉整個金泉寺一脈都絕對在所不惜。

但,不樂心中也有著自己的堅守,那便是玄武古族。

無論如何,玄武古族都必須無恙!

因此,他從一開始也對那位老僧所爭取來的變數很不滿意,藉口出去探查訊息,實則是想要另尋他法,護玄武古族周全。

而如今林墨隻要離去,玄武古族便可得一線生機,那他即便昧著良心,也不會去勸林墨留下。

下一刻,林墨咧嘴一笑。

“老禿驢,就知道你會是這副德行,否則我也不會將身後事托付於你。”

“在我走後四個時辰,我身上的秘術便會解除,那時兩方勢力會聚集所有人馬來尋我,這也是你們脫身的最佳時機,記住冇?”

不樂默然點頭。

“另外,我已喂琉璃,孟清辭服下了休眠丹,這是解藥。”

說著,將一個木盒遞了過去。

“等你們成功脫險,抵達炎夏確保安全後,再喂她們服下此丹,以免她們會在你們逃離過程中搞出些不必要的麻煩。”

不樂兩手顫巍巍地接過那個木盒,饒是以他自私自利,純純的名利之徒的性子,此刻雙目也不禁有些發紅。

萬冇想到林墨在離開前還能有如此縝密安排,離去的心思隻怕早已定了。

最後,將自己的儲戒又交於不樂。

“既然決意赴死,自不能便宜了那群雜碎矮倭瓜們。”

“等安全折返炎夏,你將這儲戒交由琉璃便可,她自明白該如何分配。”

“最後林某還得警告你一句,這裡麵有不少寶貝,你個老禿驢要是敢起貪墨之心,那到時候即便我不在了,也自有人收拾你。”

玩笑了一聲後,林墨便轉過身揮手離開。

“撲通!”

不樂猛地跪了下來,朝林墨的背影狠狠扣了一記響頭。

“姑爺......”

“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