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修道院長的自白,“靈魂鑒賞家”薩拉圖斯對他嫻熟處理與情人之間的糾紛,以及他關愛私生子的富有想象力的做法,大加讚賞。

“朋友,聽了您的故事,我感動的幾乎落淚!我欣賞您這顆玩世不恭的魂靈,看好您的魂靈將來發育成跟我同階的迷誘魔!”

惡魔把修道院長的魂靈送入深淵之後,告解小教堂裡還剩下三個人。

這三位先生在貴族當中也是頂尖的尊貴,分彆是有著皇室血統的公爵,現任內閣大臣,以及一位以鐵麵無私著稱的**官。

這三位老爺,在迷誘魔的法術暗示下,共同講述了一段奇妙的經曆。

那是兩年前的春天,三人一同出海度假。

豪華輪船把他們送到斐真王國海岸西部,一坐與世隔絕的孤島。

這座私人島嶼在航海圖上的名字叫做“索多瑪”,水手們則習慣稱其為“蘿莉島”。

島上有風光優美的海灘,一座充當度假旅館的古樸城堡,以及一支全副武裝、負責保安的衛隊。

陪同三位大人物一同來到這座度假聖地的,還有一群精心挑選出來的少男少女,扮演島上的臣民,而他們的君主,就是公爵、大臣和法官。

在這座遠離大陸的島上,三位高貴的大人物可以自行立法,對治下的臣民擁有隨意生殺予奪的特權。

他們很享受自己的特權,並且積極行使,由法官先生起草,共同設計出一部及其嚴格而又殘酷的法典。

當少男少女們來到索多瑪城堡的第一天,噩夢就開始了,統治者們向他們宣讀了一篇極其嚴厲的法令。

在接下來的整整120天裡,這群少男少女被權貴們變著花樣玩弄和虐待,有的被挖去眼珠,有的被割去舌頭,有的被砍掉頭顱……最終全都被殘忍的折磨至死。

回憶這段瘋狂的假期之時,三位貴族老爺似乎猶存廉恥之心,不好意思用粗俗淺白的語言,描述自己乾過的那些變態勾當,刻意用一些生僻、晦澀、早就被淘汰的古文單詞,替代那些不太體麵的敏感詞。

比如“κ?λο?”,“κ?πρανα”,“ο?ρα,“Σεξουαλικ?επαφ?”,“Σοδομ?α”,“Π?ο?”,還有“Αυνανισμ??”之類……

門外旁聽的高飛,搞不懂這些詞的含義,就打算藉助星盤自帶的萬能翻譯器,把這些形同密碼的汙言穢語翻譯出來,卻在無意中觸發了劇情線索,大廳中的迷誘魔突然轉過頭來,望向門縫,眼中滿是警惕。

與此同時,公爵、大臣和法官棲身的“鐵處女”,相繼合攏蓋子,將這三個還冇來得及完成臨終告解的貴族老爺儘數殺死,鮮血順著三具“鐵處女”的縫隙汩汩流淌出來。

這段相當冗長的過場動畫戛然而止,高飛隨之收到主線任務提示:

“薩拉圖斯已經覺察到有人潛伏在門外,與惡魔的決戰將會在下一輪正式打響!”

不是吧,這就開打了?

MMP!存心不讓我營救人質是吧?!

高飛先是吐槽了一句,然而轉念一想,那九個被關在“鐵處女”中的貴族男女,就憑他們親口講述的齷齪勾當,死一百遍都不冤,根本找不到營救他們的理由!

薩拉圖斯殺死這群披著人皮的畜生,把他們卑劣的魂靈送入無底深淵,反倒是以毒攻毒了。

收起雜念,高飛一腳踹開大門,帶領同伴衝進告解小教堂。

趁著薩拉圖斯和他身旁那兩名鷲魔還冇回過神來,搶先發動突襲!

大門被撞開的刹那,教堂中的三個惡魔,做出不同的反應。

兩隻鷲魔顯得驚慌失措,撐開翅膀想飛起來,卻被暴風雨般襲來的寒鐵子彈擊落。

迷誘魔薩拉圖斯擁有“警覺”特長,遭遇突襲臨危不亂,以一雙巨鉗抓起麵前講台充當盾牌,擋住對麵射來的槍彈,接著怒吼一聲,將沉重的講台拋向大門口。

門前正在舉槍射擊的翁貝托、馬裡奧和麗莎,看到一團龐大的陰影伴隨破風聲飛過來,隻得暫停開火,側身躲到牆根下。

轟隆一聲,講台砸在地上,當場粉碎,漫天飛濺的木屑遮蔽了交戰雙方的視野。

迷誘魔趁亂揚起胸前那雙白皙的手臂,打出一串施法手勢。

“úquétima!”

薩拉圖斯詠出一句象征“莫可名狀”的惡毒咒語,掌心閃耀著青色魔力光輝,能夠使人精神錯亂的4環“困惑術”呼之慾出。

高飛和麗莎都覺察到危機,幾乎同時抬手施放“驅散術”。

兩片綠色光幕交疊籠罩薩拉圖斯,高飛的“驅散術”未能通過施法屬性檢定,白白浪費了7點魔力。

幸而麗莎給力,憑藉“裁決者”的神授力量,在與惡魔進行法力對抗的過程中具有優勢,有驚無險的驅散掉“困惑術”。

薩拉圖斯施法失敗,微微一怔,龐大的身軀陡然噴湧魔力波動,瞬間甩出環繞周身的八條鏡像分身。

與此同時,那兩隻中彈的鷲魔也爬了起來,各自加持“鏡影術”,使得對麵射來的槍彈更難命中他們的本體。

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間,高飛和麗莎又想到一起去了,都選擇繼續施放“驅散術”!

法術之間的對抗,在教堂中引發一陣陣激烈的魔力湍流,空氣彷彿在炸裂,竟然爆發出一連串玻璃破碎般的清脆劈啪聲響。

迷誘魔和兩隻鷲魔的鏡像分身都被成功驅散,高飛緊繃的神經卻不敢放鬆。

藉助星盤的實時偵查功能,他注意到薩拉圖斯身上還有一道增益buff,似乎是6環“真知術”,由於等級太高,他和麗莎前後三次驅散,都未能將之剝離下來。

薩拉圖斯有“真知術”護體,視力得到極大增強,傳奇以下一切幻術,也包括“黑暗術”之類的障眼法,都會被他的雙眸看穿,變得毫無用處。

“柯爾特小姐,你去幫馬裡奧、克來爾、辛巴消滅那兩隻鷲魔。”翁貝托對麗莎說,“我來協助馬斯克老弟,對付魔頭薩拉圖斯。”

麗莎放心不下未婚夫,然而她心裡清楚,接下來對抗薩拉圖斯的戰鬥中,就憑自己的實力,彆說幫助馬斯克,搞不好還要拖後腿,不如換“大天使”上來打這場硬仗。

“翁貝托大哥,這邊就拜托你了,請替我照顧馬斯克!”

麗莎叮囑了兩句,轉身跑向教堂另一邊,利用周身張開的“靈體衛士”,再加上跟著她低空飛翔的聖光神使,控製鷲魔行動,幫陷入苦戰的馬裡奧、克來爾還有獅子辛巴緩解壓力。

翁貝托雙持細劍與手槍,身影如電,截下正在追殺高飛的迷誘魔,展開狂風暴雨般的攻勢!

在這一瞬間,翁貝托先是連續次出兩劍,接著舉起手槍,槍口幾乎是貼著薩拉圖斯的胸膛開火。

超音速飛行的附魔槍彈,瞬間爆發出恐怖的衝擊力,將這尊身高超過六米的迷誘魔轟得踉蹌後退。

翁貝托的攻擊還冇有結束。

寒鐵子彈剛出槍膛,他就果斷啟動“戰意如潮”,又搶出一次攻擊機會,運用“魔鬥術”釋放“灼熱射線”。

嗤!嗤!嗤!

三道火紅光束,相繼命中惡魔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