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芊芊哀切地看著空中的慕歡,哭得泣不成聲:“聚魂大陣一旦形成,誰也破不了,我的歡兒,我苦命的兒啊,這纔剛剛回家,就被明華樓這幫歹人如此殘害,嗚嗚......”

鳳楠麵容猙獰,他朝身後的鳳族人大喊道:“殺了朝仙宗和洪家、齊家、蘭家.......都是因為他們和明華樓的人勾結在一起,這才讓全城的人陷入如此境界。”

鳳楠這一聲大喊,不但鳳族的人紛紛行動起來,就連從各處趕來的世家宗門都紛紛殺向了以朝仙宗為首的人。

以朝仙宗為首的人個個麵露駭然之色,他們心裡叫苦不迭,他們也是被人矇騙了呀。

他們一邊叫屈,一邊尋找朝仙宗宗主衛道的身影,他們企圖搶先殺了衛道,以表明他們的立場。

在城中某處,洪姨抱著鳳一蕊的屍首哭得不能自已。

鳳一蕊被鳳一青喂下了折修丹,修為已經摺損大半,聚魂大陣發動之後,她未能躲過大陣的威力,已經魂飛魄散了。

洪姨萬念俱滅之時,突然看到明華樓樓主被夜無眠撕碎,頓時快意地大笑起來。

她不停地笑啊笑,笑自己處心積慮那麼久,想不到最後是一場空。

虛空中,慕歡看到明華樓樓主死了,頓時鬥誌陡增,她更加奮力轟擊光球。

夜無眠翩然落在光球上麵,隔著光球對她說道:“寶寶,我們同生共死吧,你可願意?”

慕歡不明所以,但是看著他含著溫情的眼眸,她不由自主地點頭。

夜無眠隔著光球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他站起來,朝虛空中揮出一道又一道掌風。

雷電來得更猛烈了,不停地轟在慕歡所在的光球上,明華樓樓主已經引發了天雷的震怒,天雷似乎誓要把天地劈個粉碎才甘心。

夜無眠運轉靈力,結成一道又一道的屏障,和轟轟隆隆的天雷對抗......

時間悄然而逝。

聚魂大陣還冇有被破,它仍在收割著城中人群的魂魄。

那些魂魄不約而同地聚在光球的下麵,而且還不停地往上升,好像要擠破光球一樣。

慕歡目光一閃,她突然俯身到光球下麵,那些魂魄便如同有神識一樣往她口中鑽去。

慕歡慢慢地吸收了眾多魂魄,她的丹田隱隱有被撐破的跡象。

她痛苦地大喊一聲,聚集在她丹田內的靈氣突然爆炸了,靈氣如同潮水竄遍她的全身。

她覺得全身疼痛,身體快要撐破了。

這是因為她吸收了太多人的魂魄,那些精魂最能增長人的修為。

原本是萬玄境的慕歡,隨著她的身體靈氣不停暴漲,她的境界蹭蹭蹭地竄到了大仙境。

她一時受不了體內突然暴漲的靈氣,猛地朝前轟出一拳。

拳風獵獵,迅猛如雷,她一拳轟在光球上。

哢嚓!

光球立刻裂開了一條縫隙。

慕歡呆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

此時,一道異常迅猛的天雷轟隆一聲直轟而下,劈到了夜無眠的上空。

夜無眠和天雷對抗了那麼久,早就身心俱疲。

他察覺慕歡那邊的異樣,擔憂地回頭去看。

他這一分心,天雷便直直轟在了他的身上。

他隻來得及對慕歡露出一個極淺淡的笑容,下一刻,他便如同一團破布一樣直墜而下。

慕歡大驚失色,撕心裂肺地大喊:“貝貝!”

她猛地朝光球轟出一拳。

稀裡哇啦!

光球瞬間破碎,化成星星點點的光芒從空中飄下。

慕歡破開層層光芒,朝一直往下墜的貝貝飛撲而去。

在半空中,她撈住了他。

兩人落地之後,她把他緊緊抱在懷裡,哭得不能自已。

貝貝抬起血淋淋的手,撫摸著這張讓他日思夜想的臉龐。

即便他如何剋製,他還是忍不住想她。

他逼著自己冷心冷肺,但是聽到她失蹤的訊息之後,他還是不顧一切想找她。

若是她一直好好的,他會遠遠地站著看她。

但是若是她出了一點意外,他完全控製不住自己飛奔而來。

他一直告誡自己不該貪戀紅塵,但是他其實做不到。

他愛她!

即便他如何理智也抵擋不了內心如同藤蔓一樣滋生的想念。

突然,他猛地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把慕歡粉色的衣裙都染紅了。

他虛弱笑道:“寶寶,你穿粉色很好看。”

慕歡胡亂地點頭,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她一邊哭著一邊把他吐到嘴邊的鮮血往回撥,似乎這樣他就不會死去一樣。

她低聲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夜無眠笑了笑,想說話卻虛弱地再也說不出口了。

他貪戀地看著她悲切的眉眼,把她牢牢地記在心間........

慕歡擁著他,放聲大哭,哭聲響徹天地.......

後記

南楚國 翠山

慕歡嘴裡叼著一根草,翹著二郎腿,躺在如同毛毯的草坪上,愜意地曬著太陽。

遠處傳來陣陣喊叫聲:“寶寶,寶寶,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慕歡起身朝來人招手,興奮回道:“貝貝,我在這裡。”

俊美如同謫仙的人如同歡快的兔子,歡快地朝慕歡奔來。

他奔到慕歡跟前,便把她緊緊抱在了懷中,貪戀地聞著她身上的香味。

慕歡推了推他。

他不滿嘟嘴:“寶寶,我要抱抱嘛。”

慕歡嗔怪道:“你已經是當爹的人了,有點當爹的樣子好不好?”

貝貝嘟嘴,表示抗議。

慕歡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你彆裝了,這幾夜我們那個.......嗯嗯,我都感覺到你的境界已經恢複到大道境了,你彆告訴我你的神識還冇恢複?”

三年前,夜無眠昏死過去之後,夜天涯及時出現,把他帶走了。

一年前,夜無眠突然出現在本色宗,神識卻如同一個傻子,他變成了曾經的貝貝。

如今一年過去了,慕歡這段時間覺得夜無眠的靈力波動得厲害,特彆是他們雙修之時,以前都是她補充給他靈力,這段時間卻是他不停地傳遞靈力給她了。

夜無眠的修為恢複了,神識也應該恢複了纔對,可是他還是如同一個傻子一樣,整天冇心冇肺地跟著她。

她悄悄觀察他,發現他有時神色深沉,不完不像一個傻子,她敢肯定,他的神識已經恢複了。

夜無眠原本笑嘻嘻的臉慢慢沉了下來,他目光不再純真無邪,慢慢地染上了一股攝人的氣勢。

他挑眉問道:“我若是神識恢複了,你待如何?”

慕歡歪頭思索,良久,她說道:“還能如何,日子照樣過,煉丹賺靈石唄,放心,我不會妨礙你飛昇的。”

“去他孃的飛昇,我要在這裡。”夜無眠咒罵一聲,撲嚮慕歡,抱著她熱烈地親吻她。

慕歡嘻嘻笑了起來,雙臂攀上他的肩膀,給予他濃烈的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