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司爵怔愣了一瞬。

所以,這是好事?

他恍惚了很久,直到,這個老和尚帶著他往寺廟裡走去。

“那你呢?他要是不在了,你難過嗎?”

“貧僧?”老和尚笑了起來。

他依舊在手裡轉著那串佛珠,一雙如古井無波的灰色瞳仁,卻是仰頭看了一眼頭頂上正在飄落的雪花。

“貧僧當然不會,他能壽終正寢,來世定是個好輪迴。”

“……”

霍司爵不想說話。

因為,他他問這句,純粹就是想知道,這個人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霍司爵到了大殿裡,帶著一絲失望拿著一束點好的香,他在那裡拜了拜後,把香插上,他就準備回去。

“你可以問問他?要不要到這裡來住段時間?”

忽然間,這個盤腿坐在那裡的老和尚,就又來了句。

霍司爵回頭:“來這裡?將死之人還來這裡乾什麼?”

這句話,他有點負氣的意思。

可老和尚卻還是很寬容的笑了笑。

“佛門之地不同於紅塵俗世,他心中有執念,自然不會願意早早就離開,你把他送來,安心靜養,他一定會等到得償所願那天的。”

“……”

霍司爵終於沉默了。

當天下午,一輛車就帶著神宗禦,把他送到了這正白雪紛飛中的千年古寺裡,而讓人很訝異的是,但這個老頭子被送進來後,他真的就不鬨了。

霍司爵鬆了一口氣。

從山上回來,溫栩栩那邊也告訴他,在聽說了太爺爺的事後,三胞胎裡的若若和霍胤兩人,是當場就表示了無論如何都會回來。

隻有墨寶,因為執行任務,無法聯絡上。

“老公,你說墨寶這是不是又去執行什麼危險任務了?為什麼我打電話到他們刑警隊,都不告訴我他的去向呢?”

溫栩栩很是擔心。

她理解作為一名守護人民生命安全的警察會遇到各種危險,但是,作為一個母親,她也控製不住會擔心的。

霍司爵隻能勸,有神鈺在,讓她不用想那麼多。

事情就算是這麼安排下來了。

臘月後,果然,若若和十六兩人第一個傳來了好訊息,他們將在冬至這天就回來了。

冬至?

那很早啊。

溫栩栩開心壞了,早早地就開始準備這兩個人喜歡吃的東西,那臉上,也整天都是笑眯眯的。

冇一會,隨著若若他們的訊息確定,在東南亞的霍胤和藍姍姍也行程安排下來了,由於霍胤還冇有完全康複,這次回來他們乘坐的是輪船。

輪船雖然時間長一點,但是挺穩的。

觀海台的人聽了後,也是挺高興的。

既然都回來了,那關於這些小輩們的婚期肯定也就提上日程了,趁著老爺子還在。

【神鈺:這是一個好提議,但是若若跟十六,應該還不行啊,十六就算是臘月過了生日,也才二十一,不夠法定年齡。】

【霍司星:怕什麼?可以先上車後補票啊。】

這個女人還是這麼口冇遮攔。

喬時謙在群裡看到了,出現了。

【喬時謙:你說什麼呢?若若是名門閨秀,怎麼可能和十六做出這樣的事?這要是讓京城裡的人看到了,不得笑話她?】

【溫如飛:時謙說得對,這事不能這麼辦。】

【霍司星:……】

雖然氣死了。

但最後,還是訕訕閉了嘴。

【千源萊葉:那既然這樣的話,就隻剩下霍胤和姍姍了,也可以啊,胤胤是神家長曾孫耶,姍姍又是藍家後人,這場婚禮也足夠熱鬨的。】

【神鈺:可以,到時候我們把婚禮辦得很隆重,爺爺見了,一定會很開心。】

【喬時謙:我可以把RB那邊的客人請來。】

【千源萊葉:對對,我還可以讓我父親邀請皇室的人也來參加,場麵一定會很大的。】

【霍司星:哇喔!那估計比你當初的婚禮還要轟動。】

【喬時謙:……】

【千源萊葉:那是肯定的,姐姐!】

【……】

溫栩栩也一直在看著,見大家都這麼熱情和支援,她也是在拿著手機又激動又開心。

第一次做婆婆耶,能不高興嗎?

當下,整個觀海台都在除夕之前,開始轟轟烈烈的籌備起這場盛大婚禮,而等霍胤和藍姍姍兩人終於到了家裡後。

第二天,他們也被安排就去民政局領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