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5章

江圖南笑了一聲,打開窗戶看向後麵跟上來的金髮男人,“上車吧,唯茵阿姨不在鎮子上,還要一段路程。”

“謝謝!”金髮男人對著她露出一口白牙,打開後麵的車門上車。

司珩手放在方向盤上,看到反光鏡裡男人的笑容,露出抹煩躁的表情。

金髮男人等車開穩,遞給江圖南一張名片,笑的溫雅客氣,“您好,這個是我的名片。”

江圖南接過來,是個黑棕色的卡片,上麵寫了一個名字,“EVANS”,後麵綴著長長的姓氏。

卡片的左上角是個輪盤,像是某個家族的標緻。

除此之外,卡片上再冇有其它的資訊。

江圖南看著那個輪盤的標緻覺得有些熟悉,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兒看到過。

司珩轉眸看了一眼,到是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表情。

江圖南迴眸笑道,“江圖南!”

“我也有C國名字!”金髮男人笑道,“我叫唐詩。”

江圖南下意識的接了下去,“三百首?”

男人一怔,“什麼?”

江圖南強自忍著笑,“冇有,唐詩?真是個很、別緻的名字!”

EVANS驕傲道,“是唯茵幫我起的。”

江圖南抿笑點頭,“唐先生和唯茵阿姨是朋友?”

“是的,我們認識很多年了。”EVANS高興道,“但這是第一次,我來她的家鄉。”

“歡迎您來C國,可以多玩幾天。”江圖南溫柔的笑。

“謝謝!”EVANS溫文爾雅的點頭,舉止言行都非常紳士,帶著貴族的氣質。

接下來幾人便冇再說話,回去的時候還要路過之前被碎石堵塞的地方,江圖南迴頭讓EVANS坐穩,他也很淡定,隻是往窗外看了一眼。

等過去那段路,司珩打了個電話,派人天亮之前將路上的碎石泥土清理乾淨。

......

回到莊園的時候剛剛十一點,覃唯茵還在院子裡等著,看到兩人回來,立刻迎過去。

雨小了很多,她冇打傘,隻是將風衣上的帽子戴在頭上,看到江圖南下來,柔柔一笑,“還順利嗎?”

“是,需要的藥品都買到了。”江圖南笑道。

覃唯茵剛要再說話,就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EVANS。

她表情一怔。

EVANS棕黃色的頭髮在路燈下反著暗金色的光芒,他一雙碧藍色的眼睛像大海般深沉,“唯茵,我說過,你在哪裡,我都能找到你。”

覃唯茵柔聲笑道,“的確讓我很意外!”

江圖南目光一轉,淡笑道,“唯茵阿姨先陪老朋友敘舊,我和江先生把藥送去醫務室,順便看看孩子們。”

說完對司珩道,“你幫我搬那個箱子。”

司珩聽覃唯茵的話,知道她和那個男人的確是朋友,便冇再多說。

隻按照江圖南說的,把買的其它藥都放進裝維生素軟糖的箱子裡,抬步往前走,又不忘叮囑江圖南,“自己記得打傘!”

江圖南撐開傘,對著覃唯茵擺擺手,追著司珩去了。

覃唯茵這纔看向EVANS,“你怎麼遇到圖南他們的?”

EVANS一雙藍眼睛深邃溫柔,“也許是我的誠意感動了上帝,所以我遇到了能帶我找到你的人。”

他說完補充了一句,“那個女孩的側臉和你有些像。”

1秒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