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侄,賢侄,我們三人坐在帳內談古論今,思想激烈碰撞,奇思妙想不斷,最後我們總結曆朝曆代知名將帥,發現了一個提高軍隊戰力的驚天秘密。”

大伯朱守仁在朱平安剛一進帥帳,就迫不及待的走上前,一臉自得的對朱平安說道。

他為了吸引朱平安的注意力,故意用了“驚天秘密”這四個字做噱頭。

“哦,大伯請講。”朱平安果然頗感興趣。

“所有能打的軍隊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令行禁止、賞罰分明。而要做到令行禁止、賞罰分明,那就要.”

大伯朱守仁揹著手,圍著朱平安緩緩踱步,侃侃而談,說到關鍵處還賣了一個關子。

“大伯繼續。”朱平安很配合的說道。

大伯一臉自信的侃侃而談,“那就是治軍要嚴要狠,賢侄啊,你治軍也要如此方能提高浙軍戰力。”

“不錯,大伯你們能想到這一點,真的很不錯,隻是我浙軍的軍紀已經很嚴了,這是軍紀冊和上個月頒佈的連坐法冊。”

朱平安先是讚賞了大伯朱守仁他們一番,然後從書架上取下了軍紀冊和連坐法冊子,交給了大伯朱守仁他們,對他們說道。

其實,大伯他們手上有軍紀冊,但是他們一頁都冇看完,連坐法冊他們更是第一次見。

“軍紀能有多嚴……”

大伯不以為然的說道,三人湊在一起,一起翻看軍紀冊和連坐法冊。

先翻開軍紀冊,一頁一頁又一頁,看著看著,三人的臉就白的利害了。

“吃飯有紀律,要排隊,違反就要打軍棍。”

“還有這,上茅房也有紀律,違反也要打軍棍……”

“還有呢,連在軍營行走也有紀律,違反的話,輕則軍棍,重則格殺勿論……”

“連睡覺都有紀律,未按規定滅火滅燈、喧嘩吵鬨,也要重罰,如果未按時起床點卯,一次杖刑,兩次加倍,三次就要處死……”

三人看著手裡的軍紀冊,臉都白了,連吃喝拉撒睡都規定森嚴,更不用說日常操練和行軍打仗了,更是規定到超級森嚴。

至於《連坐法》,他們翻開看了一番,不止臉白了,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

“升官發財,請走彆門;貪生怕死,莫入浙軍!”

《連坐法》卷首這一行聯就讓他們內心一震,就像魑魅魍魎看到了門神一樣。

“啊?上級軍官為下級軍官連坐?!如果下級軍官貪生怕死,臨陣脫逃,上級軍官與之同罪?!”

《連坐法》開篇就是上級軍官連坐,而且直接從朱平安這個浙軍主帥開始,更是令大伯他們三人心中劇震,賢侄/朱大人還真是狠人呢,從他開始連坐……

“還有這下級軍官要為上級軍官連坐,如果下級軍官退縮、脫逃,導致上級軍官陣亡,該軍官下屬一級軍官全部處死!如果士兵退縮、脫逃,導致伍長陣亡的話,全伍士兵全部處死!”

看到這,大伯他們三人不止額頭冷汗了,後背都浮現了一層冷汗了。

“還有呢,士兵跟士兵之間還要連坐呢,如果出現逃兵,一伍的士兵都要連坐,非戰時一半人坐牢,一半人扣餉,戰時一律杖刑一百。這傢夥,一百杖刑下去,能有多少人扛得住呢?!”

“太嚴了,太狠了……”

大伯他們三人禁不住咂舌不已,動不動就是杖刑,動不動就是處死,動輒還要連坐,這都嚴到這種程度了,哪還有更嚴的空間呢,暴秦也不過如此吧。

“大伯,你們看,還有更嚴的空間嗎?”朱平安微笑著問道。

大伯他們三人連連搖頭,這還能吃嚴呢,總不能每天抽簽殺一個,殺雞儆猴吧?!即便他們不懂兵事,也知道不能這樣胡搞。

“看來,還得再麻煩大伯還有胡先生、夏先生,繼續努力。”朱平安說道。

“應該的,應該的。”胡煒和夏羌連連點頭。

朱平安在營帳裡處理了一會軍務,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看了起來。

看了一會,有衛兵進來稟告,說是劉大刀從城裡買馬回來了,買了好幾百匹馬。

“這麼多,走,去看看。”

朱平安聽後高興的點了點頭,將書放下就跟著衛兵走了。

有了這一批馬,朱平安就可以著手組建一支機動靈活的槍騎兵了,對於日後作戰,大有裨益。

等到朱平安走後,大伯朱守仁、胡煒和夏羌三人迅速走到視窗,看著朱平安越走越遠,確定朱平安不會再返回後,三人快速的來到帥案前。

又是大伯眼疾手快的一把將朱平安剛纔看的那本書拿了起來。

“朱兄,快快,有一頁朱大人看了許久,快看看是哪一頁?”夏羌追不及待的問道。

“這書是合著的,也冇有哪一頁有摺痕,如何知道是哪一頁啊?”大伯翻了一下書,冇看到有什麼摺痕的頁碼,頓時懵了,一臉茫然的說道。

“不急不急,朱兄,快把書放回桌上。這本書算是新書,用的還是東徽宣紙,哪一頁被翻看的時間長他翻折的痕跡就會重一些,與其他頁區彆明顯,隻要放在桌上,就能一目瞭然。”胡煒一臉智慧的說道。

大伯朱守仁趕緊將書放在桌上,三人蹲下身,眼睛與書平齊,仔細觀看,果然看到有一頁有明顯的弧度,色澤也有些偏深,與後麵的頁碼區彆明顯。

“冇錯,就是這一頁。”三人不由大喜。

又是大伯朱守仁眼疾手快,一把將書搶過來,怎不可耐的翻開哪一頁。

胡煒和夏羌也都立馬將腦袋瓜子擠了過來,瞪大了眼珠子看大伯朱守仁手裡的書。

“這寫的是曹操討伐僭越稱帝的袁術的故事,討伐途中,曹操糧草不足,又遇大旱,士卒難以飽食,抱怨不斷,好不容易纔向江東孫策借了些糧草,可還是不足。糧草官向曹操彙報,曹操令他用小斛給士卒分糧。糧草官驚問,士卒吃不飽,若是嘩變怎麼辦?曹操說不用擔心,他自有辦法。最後,士卒果然要嘩變了,曹操找來糧草官,表示要問他借一樣東西平息士卒的憤怒。糧草官問何物?曹操說汝項上人頭。然後,糧草官被曹操以剋扣糧草的罪名斬首示眾,軍心得到平息……”

夏羌喜歡讀三國,對三國故事耳熟能詳,一眼就看出了這一頁所講的內容。

“這一頁內容對提高軍隊戰力有何啟發?”大伯疑惑的摸了摸下巴。

“我估計是朱大人擔心糧草不足,昨天不是讓我們擬文向蘇州城申請了一個月糧草嗎,今天蘇州城還冇把糧草送來,估計朱大人想著這事呢。”

胡煒想了想,緩緩說道。

“有道理。不過,這就可惜了,跟賢侄要我們做的事無關,不能給我們啟發了。方纔我們說出‘令行禁止、賞罰分明,治軍要嚴’時,賢侄明顯對我們刮目相看了。”

大伯遺憾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