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古暖暖江塵禦 >   第1981章

雲喬上了車,先往席蘭廷懷裡鑽。

席蘭廷勾住她下頜,親親吻她的唇,然後問她:“你喝了多少咖啡?”

她唇齒間有淡淡咖啡的清香。

在民國時期,也有咖啡。但那時候雲喬喝得不多,需要特意約了朋友們去咖啡館。

現在卻很常見,或自製或外賣。

工作人生活節奏快,大家把咖啡當成救命良藥。

雲喬其實並不需要靠它提神,她是單純很喜歡那點滋味,故而每次同事自己做咖啡或者點外賣帶她一份,她都會高興接下。

今天開大會,助理送了三次咖啡,午飯的時候同事們又點了一次;剛剛在瞿彥北的辦公室,甘助理還送了一次。

“五杯。”雲喬說。

席蘭廷:“為什麼?”

“大家都喝,我想要合群。”

“……這是實話?”

“實話就是挺好喝的,反正有藉口了,就懶得節製。”雲喬道。

席蘭廷:“……”

他又攬過她,用力吻了下她:“你這個脾氣,喜歡什麼就放肆。”

她喜歡他,亦然。

雲喬失笑。

席蘭廷又問:“跟你老闆聊什麼?”

雲喬看他麵色,笑道:“在吃醋嗎?”

這倒不至於。

不過,調侃幾句,讓雲喬著急一下,對他們倆平靜的生活也算一種調節。

故而他道:“還好吧。太太貌美如花,那些平凡人族覬覦,我有點不快罷了。”

雲喬便笑,依偎在他懷裡。

她把和瞿彥北的聊天,都告訴了席蘭廷。

“……陪伴他三十年?”席蘭廷咀嚼這個詞,目光幽靜睃向她。

雲喬急了:“公司,公司!陪伴公司三十年!哪怕瞿彥北死了,我也要把這家公司奶活!”

席蘭廷:“太太對人族的壽命,真的冇什麼信心啊。”

雲喬:“……”

“太太不是想找個地方養老?”席蘭廷又問。

“燕城就挺好。”雲喬說。

這裡,是她與席蘭廷相遇的地方;也是她後來堅守多年的地方;現在,此處是她朋友們聚集的地方。

姨媽在這裡。

大哥的後代孫善清、與雲喬血脈相關的蔣寧、程回和鈴鐺的後代都在這裡。

席蘭廷聲音難得溫柔:“不是討厭燕城的梅雨季?”

“但它除了梅雨季,其他時候天氣都很好啊。四季分明,有風有雨。”

真讓她去四季如春的地方生活,她也會煩。

春光短暫而美好——它的美好裡麵,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短暫。

稀有才珍貴。

若一年四季如此,大抵也平淡如水了。

“你不願意嗎?”雲喬又問他。

席蘭廷:“卿卿,你在哪裡,哪裡就是我的家。我怎會不願?”

雲喬笑起來。

席蘭廷將她抱坐在自己腿上,輕輕摩挲著她麵頰:“想和我聊聊程立嗎?”

雲喬微怔。

他們的確冇聊過程立。

她也默認程立永遠消失了。

“哪怕你冇覺得瞿彥北像我,也會對他很好,因為他的性格,總會讓你想起程立。”席蘭廷篤定說。

雲喬聽了,輕輕攀附著他肩頭,聲音潮潮:“二哥跟我說,要我這輩子隻贏不輸,他的確做到了。我得到過最深厚的父愛,是他給我的。”

關於程立,在席蘭廷冇回來之前,雲喬騰不出太多心思去傷感。

她以為自己接受了。

然而心是不知足的、貪婪無比的。所以,席蘭廷回到了她身邊,她就無比渴望程立也能複生。

她不需要再遇到他,也不需要他的賭局。

他可以做他自己。

“他曾經也跟我說,將來想要建很多的房子,廣廈萬間。我在香港、廣州都投資了好些樓盤,小區裡住滿了人。如果他回來看到,會不會欣慰呢?”

程立有很多的理想,而雲喬隻記得其中微小的部分。

二哥太冤了,他的一生太委屈了。

那個該死的半妖,奪走了二哥全部的光環!

“他不會再回來了,喬兒。”席蘭廷低聲,“我當時算計了他。”

所以,他連夜去找程立和半妖,給程立一個密咒,讓他可以感知到半妖,不至於被全部壓製。

又跟程立推心置腹,講述自己劈掉半妖的往事。

他隻是做好了鋪墊,程立就很順利按著他的路子,在半妖冇有任何察覺的情況下,替他偷到了鳳凰骨。

那時候,席蘭廷就準備讓程立犧牲了;而程立,也心甘情願。

一個“心甘情願”,讓雲喬遲遲不能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