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競標,但凡是內行人都能看出,榮商的含金量遠在鼎盛之上。顧景霆冇有回答,神經已經繃緊到極致,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的妖嬈女人,眼底早已湮滅的光芒重新亮起。...

這一次的競標,但凡是內行人都能看出,榮商的含金量遠在鼎盛之上。

顧景霆冇有回答,神經已經繃緊到極致,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的妖嬈女人,眼底早已湮滅的光芒重新亮起。

……

“Linda!你實在是太棒了!剛回國就搞定這麼大一份合約!難怪老闆那麼欣賞你!”

鼎盛的職員打了勝仗個個眉飛色舞,圍著冠軍讚不絕口的誇!

女人淺笑著接納所有的讚美,美豔的臉上浮出滿意笑容。

“Linda姐,甲方的負責人還在那邊等著。”

“我現在就過去。”

宋芊沐彎了彎唇角,踩著高跟鞋款款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顧總,謝謝賞識和抬愛。能與貴公司合作,不勝感激。”

直到女人白皙的手伸了出來,顧景霆的眼睛才從她臉上移開。

他皺了下眉,伸出手去,與她握手。

“晚上有慶功宴,Linda小姐,我們可以再聊聊合作的事情。”

顧景霆盯著女人的一雙澄澈的美眸,薄唇牽動。

“當然可以,到時候希望顧總……”宋芊沐忽然頓了頓,眼神有些意味深長,“多多指教。”

顧景霆渾身的血液再度沸騰!

哪怕是完全不一樣的五官容顏,可那樣的眼神,就跟宋芊沐曾經每一次與他溫存時一模一樣!

“那就晚上見。”

“晚上見,顧總。”

……

傍晚,賓利慕尚停在聚餐的酒店門前,男人坐在車上,翻閱著一下午的調查結果。

這份資料做的很詳實,包括Linda的出生背景,成長環境,留學經曆,以及工作史……全都清清楚楚。

她不是宋芊沐。

顧景霆眼底的光芒黯淡一瞬,在心間燃燒了一整天的火焰像是忽然被一桶涼水澆滅一半,失落感油然而生。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如此相似的兩個人嗎……

……

宴會上,顧景霆被一群生意上的朋友圍得水泄不通,觥籌交錯,喝了不少的酒。

當宋芊沐一襲深V銀色長裙,露出胸口大片雪白,踩著細高跟鞋,驚豔又動人的停在他麵前時,男人的眼神已經有些飄忽。

“顧總,謝謝你願意給我機會,我敬你三杯,合作愉快。”

說罷,女人已經端起了酒杯。

顧景霆睨著她的眼神深邃又危險,微微眯了下眼,便將手中的酒一飲而儘。

而接下來的相處中,顧景霆纔是真的快要崩潰!

隻因這個漂亮又充滿神秘感的陌生女人,更加像極了宋芊沐!一開始隻是她的氣質與眼神,而現在,顧景霆崩潰的的察覺,這個叫Linda的女人,就連一些小動作,都與宋芊沐出奇的重合了。

若不是他已經親手調查過,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這個女人跟宋芊沐毫無關係的!

顧景霆喝著她敬來的酒,本就心情煩悶,原本過人的酒量很快便失去優勢。他的神誌開始有些飄忽,身上的溫度漸漸升高起來,口乾舌燥,盯著女人的眼神愈發危險隱晦。宋芊沐始終煙視媚行的看著他笑,紅唇美豔動人,眼神的光澤閃爍不止。“是你嗎……是你回來了嗎……”顧景霆恍惚間將兩張臉重疊到了一起,酒精的作用已經完全襲了上來。再顧不得其它,女人忽的被她一把攬入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