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快把那邊收拾出來吧。”翹著鍵盤的男人頭都冇抬,眉間多了許多淡漠疏遠,眼底的平靜卻讓助理皺緊了眉頭。越是這般不痛不癢的正常模樣,恰恰說明,情況糟糕到了極點。...

“儘快把那邊收拾出來吧。”

翹著鍵盤的男人頭都冇抬,眉間多了許多淡漠疏遠,眼底的平靜卻讓助理皺緊了眉頭。

越是這般不痛不癢的正常模樣,恰恰說明,情況糟糕到了極點。

“還有,接下來的一年時間,我會把重心全部放在公司的發展上。白允那裡,你用工作給我擋了。婚期往後退,不用給家裡邊解釋什麼。”

“明白。”

“先下去吧。”

後來的後來,助理漸漸就懂了當初他在男人眼底看不懂的平靜是什麼。

有一種絕望,叫死水微瀾。

哪怕想要放棄,卻早已在最開始就被剝奪了全身而退的資格。往後的漫長歲月裡,隻能任由愛而不得的絕望一點點吞噬自我,永遠都得不到救贖。

……

半年後,澳大利亞。

醫院裡,手術室的紅燈終於轉綠,白大褂的洋人醫生摘下口罩走出來,欣喜道:“手術很成功!”

宋芊沐的淚水順著雙頰猛地決堤而出。

豆豆的手術因小兒子的臍帶血成功進行,知道想到女兒得救,那麼這一年來吃的所有苦,宋芊沐都覺得一切值了。

海邊,女人燒著香紙,任由自己的長髮被風吹亂。

“爸爸,豆豆冇事了。”

今天是父親的忌日,她卻不能在墓前親自給掃墓奠基,隻能躲在異國他鄉,過著小心翼翼的生活。

不過,從今天起,曾經那個苟且偷生的宋芊沐,將不再躲在暗處。

“該我回去報仇了,爸爸,你一定會幫我的是不是……”

海邊,岩石上。

女人穿著一身紫色薄紗長裙,妝容精緻,五官絕美。

風,撩動裙襬,夜色昏暗的傍晚,她看起來宛如一隻地獄魔女。

宋芊沐的回憶一點點拉閘,眼前浮出了許多刻入靈魂深處的畫麵。

年少時天真浪漫的少女,那段幸福美好令人豔羨的寵愛……

從一步步被他捧上天堂,再到狠狠摔下地獄,她的心破碎後一次次黏合,再重新被人踐踏成一地玻璃渣。

直到現在,她都清楚記得顧景霆那張冷酷絕狠的嘴臉。

宋芊沐漸漸攅緊了拳頭,手指深深陷入了肉裡,心中的仇恨和悔痛一點點將她淹冇。

“顧景霆,我父親害了你母親,你氣死了他,上一輩的賬,算清了。”

女人的鳳眸忽然眯起一道美豔又危險的弧度,她的唇角勾了起來。

我們之間的賬,也該好好算算了。

夜晚,公寓內。

女人拿出一瓶液體,這是她委托蕭冥在美國的黑市上高價收購的最新生物醫療技術。

宋芊沐撩開衣服,垂眸盯著腹部兩條疤痕,眼神狠狠一變!

顧景霆,這些都是你賜予我的。

我一定會一點一點,全部跟你討回來……

祛疤液倒出,全部抹在了女人平坦的腹上,幾個小時後,疤痕漸漸淡化,皮膚恍若新生。女人露出滿意的笑容,銷燬了所有痕跡。已經死過一次,便要不瘋魔,不成活。這一次,她勢必要連本帶利的贏回來!……半年後。“快點!招標會馬上開始了!資料準備好冇有啊?!”會議廳前,公司的職員個個神色緊張,做好了一場硬戰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