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景霆負手而立,孑然清冷的身影立在落地窗前。他看不到男人此刻的神情,卻能感受到那股蠢蠢搏動的憤怒……以及那千絲萬縷,若有若無的深深懊悔。...

顧景霆負手而立,孑然清冷的身影立在落地窗前。他看不到男人此刻的神情,卻能感受到那股蠢蠢搏動的憤怒……

以及那千絲萬縷,若有若無的深深懊悔。

助理怔了怔,忽然間全都懂了。

“顧總,那我先退下了。”

顧景霆輕輕抬了下手,依舊什麼都冇說。辦公室的氣氛卻低沉到極致。

直到對方離開許久,那股隱忍壓抑的情緒才徹底爆發出來,像是熔岩一般,徹底燒灼了他的四肢百骸!

顧景霆渾身都在顫抖,猩紅的眼底浮滿了紅血絲,額上、手背上的青筋跳動不已,整個人幾乎要瘋了!

“宋芊沐,你就是這麼騙我!這麼多年,你他媽就是這麼騙我的!”

他忽然發狂的揣了旁邊的椅子,眼眶的淚源源不斷的滾落出來!

“賭錢輸光了,就去賣了個腎用。”

依稀記得那個女人說話時放縱又隨意的樣子,就連騙他,她都可以做到這般的雲淡風輕!

孩子的事情她瞞天過海,丟了一顆腎她卻隻是不痛不癢,顧景霆甚至不敢往下去想,那個女人到底還瞞了他多少東西?!

宋芊沐,你說我狠心無情。

可哪有你這樣的?

說消失,就真的讓我再也找不到了。

若說顧景霆當初親手將她送進監獄是一劍封喉,那麼宋芊沐於他,就是淩遲之刑。

一刀一刀,生生割在男人的身上。

任憑如何撕心裂肺肝腸寸斷,她都不會再回頭。

……

“景霆哥……”

女人柔媚青澀的吻主動送了上來,顧景霆伸手接住,大掌環著嫵媚的腰肢,鋪天蓋地的吻一點點吞噬了兩人。

宋芊沐被他親得嘴皮發腫,緋紅的小臉魅惑不已。

於顧景霆,這就是罌粟的毒。

他隻覺一陣電流從尾椎骨直達巔頂,而後身下一熱,撈住女人便瞬間占有!

顧景霆大力的挺動,又重又猛,占有著宋芊沐的全部。手掌握住渾圓,將女人的浪吟夾著玉液全數吞入嘴裡,絲毫不允許她閃躲!

長久的忍耐終於得到釋放,男人眼前一陣白光,大汗淋漓的癱軟在女人身上,溫潤的唇瓣在她身上一點點落下烙印……

顧景霆從這場香豔的美夢中醒來時,隻覺*濕了一片。

暗夜裡,男人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狠狠抽著煙,青白色的煙霧徹底將他籠罩。

該滿足的吧,還能在夢裡徹底擁有那個女人?

可又很貪心,夢到了她,卻遺憾隻是夢到她。

劈天蓋地的的悲傷徹底占據了顧景霆,隻覺一顆心臟被人拿刀一下下又狠又重的剜著,痛得快要窒息,卻無法傾訴。

恍惚中,他又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故人。

女人一身鵝黃色的睡裙,性感又嫵媚,從浴室濕漉漉的出來,小貓一般的緩慢爬上他的床……“宋芊沐……”顧景霆痛苦的閉上眼,眉間的皺褶再難散去。你到底在哪裡…………“顧總,你真的要搬回老彆墅嗎?”看著近日愈發冇有人情味的冷漠男人,助理很是遲疑。畢竟那個地方,可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傷心之地。若不是找虐,誰會還想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