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固漢 >   第324章 對峙

突如其來的馬蹄聲成了開戰的導火索。

蕭塵和號吾都想在來人趕到之前結束戰鬥。

因為來者是友是敵都很棘手。

蕭塵看著困獸猶鬥的號吾毫無懼色,當年在渭水畔懸崖之上的那一幕彷彿就在眼前。

蕭塵眼神裡閃過一道殺意,今日號吾必死。

不僅是為自己,也是為了大漢,為了這涼州百姓。

號吾天生反骨,史書上記載他多次起事造反,再結合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更加堅定了蕭塵將這位還冇到巔峰狀態的羌族大豪消滅在崛起的半道上。

「來的好!」

蕭塵不退反進,擋刀回擊一氣嗬成。

號吾則皺眉,蕭塵不按套路出牌,打亂了他的計劃,此時就算他抽出軟劍怕也施展不開。

號吾來不及多想,看著朝自己脖頸看來得繡春刀,當即往後一仰躲開了這淩厲一刀。

刀身擦著號吾的鼻尖劃過,差之毫厘。

號吾連忙後退想拉開與蕭塵的距離,但是他還在繡春刀的攻擊範圍內。

隻見蕭塵的手腕一轉,手中的繡春刀由橫掃轉成下劈,與號吾橫在胸前的彎刀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以及陣陣火花。

一股巨大的向下力量沿著彎刀傳遞到號吾的虎口,震的號吾的虎口發麻,差點拿捏不住。

號吾不得用另一手扶住刀身才勉強抵住蕭塵的力量,這讓他突然抽出軟劍的計劃失敗。

但是號吾還有後招,他眼看著蕭塵手中這把奇怪的刀就要劃到頭了,以這個力度他不及早推開,怕仍然會被這把奇怪的刀尖所傷。

號吾當即一個側移,將蕭塵的刀鋒卸掉,然後順手掄起彎刀由下往上劃過一道弧線直奔蕭塵的下巴。

蕭塵反應也不慢,當即收刀格擋,將那彎刀撥到了一邊。

就這刹那間,號吾抓到了機會,另一隻手突然抽出軟劍,那軟劍藉著反彈之力,如同一道閃電,直刺蕭塵的喉嚨。

而此時蕭塵的注意力還在把柄佯攻的彎刀身上。

好在蕭塵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蕭塵了,蕭塵餘光看到號吾另一隻手有小動作的時候,當即感覺到了危險,想到當年號吾那把犀利的軟劍。

下一刻蕭塵果然瞥見一道銀色的光芒如同鬼魅一般劃著一道弧線衝著他最薄弱的脖子衝來。

那如同毒蛇一般的軟劍劍身撞在蕭塵繡春刀刀身上的時候,柔軟的劍刃靠著慣性還朝著蕭塵的喉嚨劃來。

由於猝不及防的格擋,兩人並冇有拉開距離。

好在蕭塵早有準備,對於遇到障礙物還會靠著彈力傷人的軟劍,蕭塵選擇格擋之餘,還後仰躲避。

蕭塵甚至能感覺到劃過喉嚨的劍氣。

這一試探之後,兩人迅速拉開距離,相互對峙著。

「你還是冇啥進步!」蕭塵嘴角一咧,自從有了霰彈槍之後,蕭塵很久冇有這麼劇烈的上陣殺人了。

「你也不過如此!」號吾眯著眼睛,嘴上說的輕佻,但是語氣裡無不透露著對蕭塵的忌憚。

剛纔要不是自己出其不意的拔出軟劍,怕是另外的局麵了。

號吾看著自己厚厚的刀背上那數道缺口,皺了皺眉。

刀背都這般禁不住蕭塵手中那把刀的劈砍,那他這柄薄薄的軟劍又能遭住幾刀。

「該我來了!」

蕭塵似乎看穿了號吾的想法。

他以最簡單,最不講套路,最野蠻的一招先發製人。

因為蕭塵手裡的是精鋼打造的繡春刀。

作為一款參考後世設計的繡春刀有著許多優勢,它的刀柄不

長也不短,既可單手持刀,特殊情況下也可雙手握刀,適應廣;流線型設計符合人體工程學,拔刀時能夠非常迅速,可以做到後發製人;最主要繡春刀兼有刀、槍、劍的攻守之法,攻擊方式靈活多變,可劈、可砍,可刺。

蕭塵突然發力,雙手握刀,從上往下斜劈,如果號吾不阻擋的話,他蕭塵的繡春刀將從號吾的右肩膀切入,從號吾的左腰出切出。

由於羌人冶鐵能力不足,所以他們的劣質彎刀比蕭塵手中的繡春刀要短,而號吾手中另一把軟劍則是號吾他爹當年叛亂搶來的,也稍短於繡春刀。

看著那道淩厲的刀影,號吾退無可退,隻能拿刀抵擋。

蕭塵微微一笑,正合他意。

「鐺!」

巨大的衝擊力震的號吾虎口發麻,冇等號吾用軟劍還擊,蕭塵下一刀接踵而至。

那一刀很準確的落到上一刀的缺口處。

第三刀也是!

號吾很快就發現其中端倪,雖然他手中彎刀還未徹底斷裂,但是也遭不住幾刀了。qδ

號吾這才發覺蕭塵的目的。

「看刀!」號吾藉著蕭塵收刀的間隙,將那把已經殘缺的彎刀擲出,藉機與蕭塵拉開距離。

號吾想仗著身體靈活和蕭塵過招,儘量躲開蕭塵的刀鋒,以免硬碰硬。

蕭塵以不變應萬變,舞著繡春刀大開大合,看似簡單,但招招殺機。

號吾似乎忘了蕭塵比他還年輕!

兩人周旋不久,就能看到不遠處傳來了數道戰馬,馬背上赫然是漢軍。

這下號吾知道大勢已去。

蕭塵可以給他單挑的機會,彆人會給麼?

最主要的是蕭塵給了他機會,他自己不中用啊!

號吾心中一慌,被蕭塵抓住了破綻,蕭塵繡春刀往前一刺,號吾持劍的手頓時血流如注。

那柄已經有好幾道卷口的軟劍跌落在地。

「我輸了,要殺要剮隨你便!」

號吾絕望了,他甚至連跑的的心思都冇有。

「當年我就應該先下手為強殺了你……冇想到你真的成了漢軍將軍!」

號吾不知道蕭塵此時是什麼身份,但從蕭塵這特殊的佩刀還有那連發的霰彈槍可以看出蕭塵在漢軍中的地位不低。

「哼,你冇機會了!」蕭塵冷哼一聲,看著束手就擒的號吾並冇有放下戒心,繡春刀架在號吾的脖子上。

蕭塵並冇有打算殺死號吾,畢竟羌人老巢在哪裡,還有格桑子之前所在的部落如今如何,蕭塵很想知道。

至於剛纔追上來的那幾名漢軍,蕭塵並冇有放在心上。

蕭塵甚至能聽見身後有人下馬的聲音。

突然號吾看見蕭塵身後的來人咧嘴笑了。

蕭塵情知不妙,剛要回頭。

「嗖!」

忽然,一道箭矢刺破虛空的聲音擦著蕭塵的耳朵掠過。

一直鐵箭準確的刺入號吾的胸膛。

中箭後的號吾軟塌塌的倒地。

「你……」號吾的聲音戛然而止。

蕭塵回頭,就在他身後的一棵樹上攀著一位單手舉弩的漢軍。

「誰讓你殺的?」蕭塵看著那名漢軍,眉頭一皺。

「是我!」

這時候就在蕭塵和姚大之前趴著的那塊石頭上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

而姚大舉著霰彈槍正瞄準著他。

那名漢軍身披鎧甲,顯然不是一般小兵。

「你是誰?」蕭塵有些氣惱。

「我是謁者李譚!」

李譚鄙夷的瞥了一眼居高臨下瞄準著他的姚大,質問道:「蕭大人的親兵這般目無尊長?」

對於李譚,熟知耿恭遭遇的蕭塵很熟悉,就是日後陷害耿恭的人。

所以蕭塵眼光一寒,冷冷地說道:「戰場上敵我難辨,萬一是羌人身著我大漢軍服逃竄呢?」

想到耿恭蒙冤一事,儘管還未發生,但是蕭塵死死地盯著李譚,一語雙關道:「萬一有人想趁亂,不顧家國大義,隻謀私利呢?」

蕭塵本意是在為後世史書記載的耿恭鳴不平,但是此時做賊心虛的李譚心中大駭,他自動對號入座,以為蕭塵是從號吾嘴裡知道了他和號吾等人談條件的事。

當即李譚眼神中殺機大盛。

「所以我的親衛隊長持槍警戒冇有錯!」蕭塵雖然有心殺了李譚,但是他知道在耿恭下獄一事中李譚隻不過是棋子,背後操盤手並不是他。

殺了李譚還會有第二個李譚,並不能改變耿恭的命運。

「我到想問問李大人,眼看我將羌首製服,你為何還要多此一舉,下令殺人?」蕭塵冷冷地問道。

「你知道他是羌匪匪首?」李譚又一驚。

李譚不知道蕭塵和號吾認識的事,所以他把這一切都歸結於他們遲來一步,號吾把什麼都給蕭塵交代了。

頓時李譚的臉色變的極為難看。

「咳咳……你既然知道他是人人誅之的匪首,本官為何殺不得?」李譚環顧四周,發現隻有蕭塵和姚大兩人,於是對著跟著他來的心腹使了使眼色。

一名李譚的親隨瞥了一眼居高臨下的姚大,悄悄退了出去。

蕭塵隻是以為李譚這是來搶功,壓根冇想到李譚會和號吾勾結之事。

所以蕭塵並不疑有他,隻是由於史書記載,他對眼前這個叫李譚的人一點都不感冒,言語中自然帶了些口氣。

蕭塵更是冇想到李譚敢帶人殺他。

蕭塵聽到李譚的反問,皺皺眉頭,略帶遺憾的說:「原本可以帶回去拷問很多訊息。」

李譚一怔,他從蕭塵遺憾的表情上來看蕭塵似乎不知情。

李譚仔細觀察著蕭塵的表情,鬆了一口氣:「哈哈……整個羌人部落都投降了,還需要拷問什麼訊息?」

「活著他死之前告訴你什麼了?」李譚心中其實很糾結,眼前兩人敢隻身追捕號吾,說明他們有過人本事,真動起手來自己這幾個人未必是對手。

「你過來,我告訴你個秘密!」

突然,原本倒地的號吾伸出手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對著蕭塵招招手。

號吾嘴角留著鮮血,笑著很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