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低著頭,因為隱忍,雙肩微微顫抖。院牆下,穆子恒心裡嗤笑。他昨天隨口一說,鳳煙鸞就敢火燒將軍府。現在看到他來,鳳煙鸞隻怕感動得不知所措了。...

鳳煙鸞拉住菱香的手,語氣從冇有過的鄭重,“菱香,都是我的錯,以後我再也不會眼瞎了!”

菱香詫異地瞪大眼睛,小姐這是怎麼了?

然而,不等香菱問出口,門外便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我的傻妹妹,你冇事兒吧?”

“這容鈺太過分了!強娶你還不夠,竟然如此欺負人!”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氣,就算是化作灰鳳煙鸞也認得!

不等來人闖進來,鳳煙鸞猛地從床上起身,狠狠地掐住來人的脖子!

“鳳若蘭!是你偽造罪證誣陷外祖一家!”

“也是你勾結穆子恒,騙我容鈺要謀反,害了容家滿門!”

“鳳若蘭,我要你償命!”

鳳若蘭尚未反應過來,隻覺得脖子一痛,再抬眼,便對上鳳煙鸞那雙猩紅的眼眸。

頓時,鳳若蘭渾身生出一股寒意,心頭猛地一顫,連忙委屈道:“妹妹,你在說什麼啊?你外祖和容夜一家好端端的,你怎能如此誣陷我的清白?”

“誣陷?”鳳煙鸞彷彿聽了什麼笑話似的冷嗤一聲,冷冰冰的看著她,“難道你和穆子恒冇有暗中往來?”

“還是說,我嫁給容夜不是你們一手策劃?”

察覺到鳳煙鸞的不對勁兒,鳳若蘭神色大變。

這個賤人,怎麼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難道她知道了什麼?

不過想到今天來的目的,鳳若蘭立馬討好道:“鸞鸞,我知道你被迫嫁給容鈺,心中有怨氣!”

“我給你帶來一個人,你見了,一定會高興的!”

鳳煙鸞冷冷的看了鳳若蘭一眼,高興?嗬!她還以為自己是當初那個對她和穆子恒滿心信任的鳳煙鸞嗎?

鳳煙鸞鬆了手,意識總算是清晰起來。

她目光冷冷的掠過鳳若蘭,諷刺一笑,道:“你算是什麼東西?憑什麼隨便帶人來我家?”

“鸞鸞……”鳳若蘭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望著鳳煙鸞,顫聲道:“你、你說什麼呢?”

“你怎麼能這麼對姐姐?姐姐都是為你好啊……”

鳳煙鸞臉色冷得徹骨,厲喝出聲:“夠了!”

前世鳳若蘭口口聲聲的為她好,在她麵前誇讚穆子恒,還說容夜娶她就是為了外祖父家的勢力!

以至於鳳煙鸞至死都不知道,原來他避如蛇蠍的男人,竟愛了她一生!

一想到這兒,鳳煙鸞就覺得噁心想吐!

“香菱,閒雜人等,給我攆出去!”

被自家小姐嚇傻的菱香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差點激動的哭出來。

她家小姐終於看清鳳若蘭的真麵目了!

香菱立馬扭著鳳若蘭的胳膊將人扔了出去。

屋內,終於清靜了。

鳳煙鸞像是被人抽走渾身力氣一般,頹然的坐在地上。

眼前熟悉的一切,無不在提醒她,她真的,重生了……

鳳煙鸞全身都在顫抖,心底的悲痛讓她鼻子酸澀。

想到為她付出所有乃至生命的男人,她此時迫不及待地想要見他!

“容鈺……”

鳳煙鸞起身就要朝著門外衝去。

還冇走兩步,香菱立馬白著臉撲上來攔住她,慌張道:

“小姐!奴婢求你了!你不能再去鬨了!”

“將軍為了你,已經在壽安堂跪了一晚上了!”

“你再鬨下去,老夫人定不會饒了您的!”

鳳煙鸞來不及解釋,轉身就要去壽安堂找容鈺。

前世她在將軍府鬨得雞犬不寧,要不是容鈺擋著,她早就不知道怎麼死了。

既然重生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彌補那個傻子……

然而,鳳煙鸞剛跑出去冇多遠,卻突然被一道身影攔住。

“鸞鸞,讓你受委屈了,我聽說容鈺將你扔進柴房,我真的好心疼!”

看到從院牆跳下的穆子恒,鳳煙鸞眸子一緊,眼底瞬間浮起恨意。

她低著頭,因為隱忍,雙肩微微顫抖。

院牆下,穆子恒心裡嗤笑。

他昨天隨口一說,鳳煙鸞就敢火燒將軍府。

現在看到他來,鳳煙鸞隻怕感動得不知所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