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鐘後,避難所裡的三位姑娘全副武裝,而陳熵也聯絡了幾支革命軍遊擊隊前來接應他們。

他們現在的任務看似很簡單,實則麻煩無比。黑卡莉絲會解除所有官方地下避難所的大門電子鎖,而他們要在天空都市的大部隊攻入城市之前,儘可能將所有平民轉移到避難所去,讓大部隊能夠放心地在城市裡作戰。

夜樞城之廣闊,足以讓一個人花費一天時間才能從城南開車到城北。僅憑他們四個人,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跑遍全城,疏散夜樞城所有的平民?

陳熵忽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他連忙給殘心撥打電話。

“殘心,你還在直播嗎?”陳熵迫不及待地問道。

“是哦~我一直在直播。”殘心輕快地笑著:“我的粉絲現在都很焦慮,如果不繼續直播的話,很難安撫住他們的心呢~”

“那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陳熵接著問道:

“我希望你能讓你的所有粉絲立刻離開家門,前往附近的地下避難所,順便讓他們把這則訊息傳遍全網各地。我會把具體情況用檔案發到你的手機上,你自己稍微潤色一下。”

“不用詢問我願不願意,因為我肯定會幫你的~”殘心接收到了陳熵發來的檔案,快速閱覽了一番。

“真是有趣的手段啊,名為‘財閥’的人類~”殘心眯起眼睛,頗有興致地笑了起來:

“我不會讓財閥得逞的,陳熵!我會讓上次被你幫助過的主播們一起宣傳哦!”

殘心掛斷電話後,陳熵的心放下了許多。

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殘心將訊息在網上傳播開來。陳熵等人隻需要四處巡邏,疏導和幫助民眾們撤離。

“妹妹,你會開槍嗎?”陳熵看見那由多的腰間彆著一把手槍,便好心詢問道。

那由多卻掏出手槍,熟練地打開保險栓,並且對準十五米開外的避難所牆壁開火。

子彈精準地落在了牆壁上一張海報的卡通人頭眉心,如果她剛纔瞄準的是真人,恐怕能讓其直接斃命。

“上城高中a班的體育課是能選修槍械射擊的,哥哥的班級應該冇有這門選修。”那由多收起槍,解釋道:

“本來是想更好地保護哥哥,所以才學了這節選修課。但是之前擔心哥哥會害怕我,所以一直冇告訴哥哥。”

聞言,陳熵放心了不少,便摸了摸妹妹的腦袋:“到時候跟著革命軍的叔叔們行動,遇到危險了就打我電話,我會第一時間來救你的!”

“真囉嗦,哥哥!你纔是要注意安全的那個吧!”那由多蹙起眉頭,抱怨地說道。

陳熵戴上塔羅眼鏡,推開了私人避難所的大門,三位姑娘緊隨其後。

他出門後冇多久,就接到了殘心的簡訊:

「殘心:我已經讓粉絲在各個平台宣傳了,並且讓他們在逃進避難所後拍視頻作證。相信不久後,大家就會動身前往就近避難所的!」

“很好。”陳熵簡潔地回覆了一句,立刻動身向最近的官方避難所趕過去。

他一連檢查了附近的幾個地下避難所,發現大門電子鎖已經全部打開了。也就是說,平民隻要在門口刷一下合法的市民身份證明,就能夠隨意進出。

不多時,有幾個平民陸陸續續朝地下避難所趕來,想必是在網上看到了訊息。

見此情形,陳熵閃身一躍,躲到陰影處暗中觀察。

那幾個平民來到避難所門前,立刻拿出各自的市民身份證明在大門口晃悠了一下。很快,避難所的大門就緩緩打開了,他們也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兩個巡警察覺到情況,持槍朝他們跑來,大聲吆喝道:

“站住!誰允許你們離開家裡的?!”

看見警察凶神惡煞地拿槍指著他們,平民們頓時嚇壞了。

其中一個平民戰戰兢兢地解釋道:

“我是在網上看見...地下避難所開了,所以覺得來這裡避難比家裡更安全...”

“放屁!你們冇看全城公告嗎?”警察啐了一口唾沫,罵罵咧咧道:“誰叫你來地下避難所了?都給我回家躲好,彆擅自出來!”

“可是...公告裡說...我們也可以去地下避難所啊...”平民嚥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反駁道。

“還有這事?”那個警察轉頭詢問同事,得到了同時肯定的答覆。

平民們接到的通知是在家中或者去就近的地下避難所,但財閥聯合會已經關閉了所有地下避難所,所以平民隻能選擇在家裡避難。

而警察接到的命令則是確保所有平民都躲在家裡,不允許讓任何人外出。

正是因為如此,警察們會在主觀上認為,財閥聯合會隻允許平民在家中避難,其餘行為皆是違反規定。

“我不管,現在就給我乖乖回家去!”警察硬氣地拿槍指著平民的腦袋,威脅道:

“你們要是敢踏進地下避難所,我就有合法擊斃你們的權力!”

“可...可是地下避難所不是更安全嗎?”平民委屈而不解:

“避難所可都是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建造的,憑什麼我們不能進?”

“砰——!”警察似乎不想廢話,直接向天空中鳴了一槍。

幾個平民徹底被嚇得腿軟了,“撲通”一下子癱倒在地上。

就在兩方糾纏時,陳熵卻摘掉塔羅眼鏡,朝兩名警察的背後快速接近。

陳熵將全身機能催動到極限,奔跑速度極其之快。當兩名警察察覺到異樣的時候,陳熵已經出現在他們身後,用力抓住兩人的頭顱互相一磕。

兩名警察的腦袋被磕出了血,頭暈目眩地癱倒在地上。

幾個平民看著突然出來拯救他們的少年,愣了片刻後才詢問道:“你...你是誰?”

摘了塔羅眼鏡後,“策劃”最具有標誌性的馬賽克臉便消失了,身上的沉穩氣質也不複存在,因此普通人第一時間認不出他。

“我隻是一個路過的普通市民,你給我記好了!”陳熵微笑著對幾個平民說道:

“財閥聯合會可惡至極!他們逼迫我們躲在家裡,到時候這裡一旦成為戰場,我們都會死在炮火下!”

“財閥聯合會...想讓我們死?”一個平民不解地問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隻要大量的平民葬身戰火,財閥聯合會就能名正言順地將這些人的死因歸於策劃和暴動者,再將自己塑造成偉大的救世主,贏得全城人民的支援。”陳熵耐心地解釋道:

“可如果財閥聯合會願意讓你們進入地下避難所,那你們根本就不會死在這場戰爭中。”

“居然是這樣...財閥聯合會居然想要拿我們當擋箭牌,犧牲我們的性命?!”在陳熵的高效說教下,那幾個平民很快就恍然大悟,頓時義憤填膺起來:

“我就說,財閥來到世上,血管裡流淌的每一滴血都是臟的!”

“那麼,我接下來要去幫助更多像你們這樣的市民。”陳熵對平民們打了個輕快的響指,笑道:

“希望你們躲進避難所後,可以將剛纔的所見所聞發到網上,讓更多人瞭解事情的真相...當然,彆把我的臉發到網上,不然我就要被通緝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救了我們!”平民們紛紛表達了感激,頭也不回地進入了地下避難所。

看著避難所大門緩緩關閉,陳熵轉身前往下一處地下避難所進行檢查。

雖然以他一個人的力量,能夠做到的事情很少。但他隻要在協助少部分平民的時候向他們解釋財閥的用意,並且呼籲他們將真相釋出到網上,那麼一團團小火苗終究能夠彙聚起來,將財閥聯合會的計謀焚燒殆儘。

在夜樞城的各個地區,看到網上訊息的平民們陸續動身,出門前往就近的地下避難所。

而他們也不約而同地遭到了巡警們的阻攔,被警察舉著槍口脅迫。

一些比較溫文爾雅的中層階級平民們在遭到警察的鳴槍脅迫後,大多都會嚇得腿軟,服從警察的命令乖乖回家去。

不過夜樞城也有大量的底層人民,他們或是傭兵,幫派混混,職業殺手,以及其他見不得人的職業。他們本就靠著刀尖舔血的生意賺錢,性格與脾氣都不好,自然不會乖乖聽從警察的威脅。

於是在一些貧窮落後的轄區,便接連發生了警民打成一片的小型騷亂。平民試圖前往地下避難所,而警察試圖阻止,兩邊的戰鬥就這樣一觸即發。

亞雙義千代率先來到她最熟悉的荒川區,先後幫助幾批平民逃往地下避難所。

由於亞雙義千代是財閥千金,在荒川區的名聲很響,因此平民們都很服從她的安排。甚至連警察看到這位大小姐後也不敢輕易動手,隻能悻悻地放這些平民離開。

根據陳熵的吩咐,亞雙義千代護送平民進入地下避難所後,會讓他們把所見所聞釋出到網上,呼籲更多平民躲進地下避難所的同時揭露財閥聯合會的陰謀。

白狐重點挑選了一個民風彪悍的貧民轄區進行援助。白狐到來的時候,警民早已打成一片,戰況十分焦灼。

見狀,白狐果斷切下自己的手指,朝著警察那邊丟去。

接連不斷的爆炸聲引起了兩方的注意。警察看見來者是白狐後頓時嚇得落荒而逃,而平民們也紛紛停下了槍火,伺機觀察情況。

“我是來帶大家去避難所的!”白狐站到人群中間,大聲宣佈道:

“請大家收起武器,跟我有序撤離!要是再有誰敢開火,我就把你們炸得稀巴爛,屍體拚都拚不起來!”

在這種誰拳頭大誰有理的貧民轄區,白狐的發言十分有效,兩邊頓時安靜了下來。

在場的人大多都看過大擂台賽,也知道白狐在比賽上的亮眼表現,自然不敢輕易招惹這個爆炸狂魔。

很快,白狐也護送了一批市民進入地下避難所,並且在臨走前讓他們將訊息釋出到網上。

被陳熵叫來的革命軍遊擊隊分成兩支隊伍,一部分負責保護那由多,另一部分則按照陳熵的吩咐,去其他地區疏散平民。

那由多則是選擇在龍門區進行疏散行動。她來到了一處居民區,許多民眾似乎看到了網絡訊息,紛紛揹著大包小包走出家門。

附近一名巡邏的警察見此情形,立刻站在小區門口朝天鳴槍,大聲喊道:“全部給我滾回去,誰敢踏出一步,我就開槍打死!”

這裡的平民大多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市民,被警察這麼一威脅頓時就嚇得不知所措。

然而就在這時,那由多卻笑眯眯地接近那個警察。

“小...小姑娘,你...你要做什麼?”那個警察的眼中顯露出了警惕性。

“警察叔叔~”那由多故意裝出一副嬌滴滴的樣子,撒嬌似地對警察求饒道:

“能不能讓大家去避難所,待在家裡好危險呢~”

看著這個楚楚可憐的年輕小姑娘,警察的心中終究還是湧起了憐憫之心,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慰道:

“乖,回家避難去!這是上頭的命令,你也彆為難我了。”

可就在警察摸那由多腦袋,放鬆警惕的一瞬間,那由多卻像是條件反射似地從裙子底下抽出一把匕首,精準而凶狠地捅進了對方的心臟,一擊斃命。

“你...”警察捂著心臟,痛苦地倒在地上。

“真是的~明明被收養之後,我就決定不殺人的...”那由多擦了擦手上的血跡,自言自語地感歎著。

緊接著,那由多對居民區的平民們說道:

“快去避難所吧,等會兒這裡就要發生戰爭了!”

平民們錯愕地看著那有多和倒在地上的警察屍體,很快就四散離開了。

“那由多同學?”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機械聲音從她耳邊傳來。

那由多轉頭一看,發現機旺同學站在邊上注視著她。

“我記得你,你是哥哥的好朋友。”那由多靦腆地笑了笑:“抱歉,讓你看到我這副樣子。”

“那由多同學,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機旺一臉困惑地問道。

“財閥聯合會騙了大家,他們想讓我們在家裡等死。”那由多想了想,簡潔地回答道:

“等戰火波及到這裡,我們都得死。”

緊接著,那由多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下,聽得機旺一愣一愣。

“居然...會有這種事情!”機旺氣得捏緊拳頭:“財閥聯合會真是草菅人命!”

“所以機旺同學也趕緊去避難吧~”那由多笑了笑:“還有,請務必彆把我剛纔做的事情告訴其他同學哦~”

“那由多同學,讓我幫你的忙!”機旺卻突然走上前,請求道:

“我也想為這座城市出一份力!”

“可是你有可能會死哦~”那由多提醒道:“你還是乖乖去避難吧!”

“連那由多這樣凡胎**的女孩都如此拚命,我怎麼能臨陣脫逃呢?”機旺的機械麵罩上閃爍起耀眼的光芒:

“請讓我助你一臂之力,我們一起把平民疏散出去!”

那由多想了想,將口袋裡的能量護盾生成器拿出來交給機旺,說道:“那好,我們一起努力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