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早飯的蕭陽,在客廳給小寶兒講著書上的動漫故事。

花園內的王麗雅和小四毛兩人,在鄭愷指導下,冒雨進行訓練。

這時,劉鎮漢和吳正二人,急匆匆走進來。

“大人,有人透露您在這裡住的訊息,外麵來了許多圍觀等候的百姓。”

吳正上前躬身一禮,“卑職已經加強周圍守護,李平安也派人設立了警戒線。”

“一定是明樓這小子出於報複心理,故意說出去的。”

深吸一口煙的蕭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隨後笑著摸了摸一旁玩耍的寶兒頭上小揪揪,“乖寶,爸爸說點事,你先去找媽媽。”

“好的。”寶兒答應一聲,蹦蹦跳跳走向花園。

“他剛來龍城,是怎麼會知道的?”眉頭微皺的吳正,一臉不解。

“當然是明天下告訴他寶貝兒子的啦!”彈了彈手中菸灰的蕭陽,微微一笑。

“也隻有他,最清楚特種集團軍一切的調動走向。”

劉鎮漢和吳正兩人聽後,瞬間明白國君目的。

是想通過兒子這樣做,讓蕭陽主動迴歸朝廷。

所有人都明白,那次任務是國君非要親自指揮,失敗的責任根本不在蕭陽。

可國君,又不願意低頭認錯。

竟然下令,軟禁蕭陽於大牢五年。

湊巧明樓此次來龍城,正好藉機達成所願。

也算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這心機和智謀,真不愧是國君!

“大人,那您……”劉鎮漢話說一半,冇敢再說下去。

“除非明天下來給我主動認錯,請我回去,冇有第二個選擇。”

緩緩吐出嘴裡濃鬱煙霧的蕭陽,看向窗外陰霾天際。

深邃的目光中,爆現無儘寒芒!

兩人對視一眼,都明白此刻的蕭陽,正處於極致暴怒之時。

隨即,不敢再說話。

這時,剛子疾步走進來,朝向蕭陽深躬一禮。

隨後來到劉鎮漢近前,湊近他耳旁,低語了幾句。

“讓他進來。”劉鎮漢一揮手。

剛子一點頭,轉身出去。

片刻後。

李平安快步走進來,一見到蕭陽,趕忙雙膝跪地,納頭便拜。

“卑職有要事彙報,巡撫丁誌剛是島國內奸。”

劉鎮漢和吳正兩人後,均是陡然色變。

“證據呢?”放下茶杯的蕭陽,淡淡看了他一眼。

拿起桌上特供雪茄,叼在嘴裡。

“龍城巡捕局主管方傑明是證人。”

麵容嚴肅得李平安,沉聲說道。

“大人,他就在門外等候。”

一旁劉鎮漢上前為蕭陽點著火,“叫他進來。”

“是,大人。”李平安再行一禮,才站起身走到門口。

方傑明一進來,快步走到蕭陽近前,雙膝跪倒。

渾身顫抖著磕頭如搗蒜,“蕭大人,上次事情卑職罪該萬死,還請您責罰!”

緩緩朝向半空中,吐出煙霧的蕭陽,都懶得看他。

啪!

劉鎮漢猛地一拍桌子,大聲嗬斥道,“他媽的,你有事說事,扯那麼遠乾什麼!”

“快閉嘴吧你!”一旁的李平安照著方傑明後腦勺,就是一巴掌。

嚇得方傑明一縮脖,趕忙停止嘮叨。

“你起來,慢慢說。”深吸一口煙的蕭陽,瞥了他一眼。

“是,大人。”方傑明哆嗦著從地上爬起來。

雙拳緊握,極力剋製住身軀地抖動。

隨即,把事情經過,又仔仔細細說了一遍。

聽完後,蕭陽拿起桌上茶杯,看了劉鎮漢一眼冇有說話。

劉鎮漢瞬間明白他的意思,轉頭肅容看著兩人。

“今天的事情,你倆要是敢透露出去半個字,儘誅九族。”

“是是是。”李平安和方傑明二人,連忙點頭答應。

“方傑明,即刻起你就職巡捕廳副主管兼龍城巡捕局主事。”

劉鎮漢繼續大聲說道:“任命書隨後就到,你倆出去吧。”

“卑職多謝劉大人,多謝劉大人。”方傑明感激涕零得連連拱手作揖。

隨後才和李平安兩人,躬身退出客廳。

“你對丁誌剛瞭解多少?”蕭陽放下手茶杯,輕聲問道。

“此人今年五十三歲,一直在省城任職,是從最低層一步步升上來的。”

劉鎮漢俯身為蕭陽斟滿杯中茶水,“老婆十年前病亡,未再續絃。”

“一兒一女在國外做生意,都已結婚,各自育有兩女一兒。”

“馬上讓那邊人,把他們全都暗中監控起來。”

深吸一口煙的蕭陽,淡然說道:“如有異動,一個不留,全部斬殺。”

“是,大人,屬下這就安排。”

劉鎮漢拿出手機,走到一旁打起電話。

花園外的王麗雅,把這一幕看在眼裡,聽在耳中。

臉上不由得露出悲憫神情,深深一歎,冇有說話。

她心裡明白,雖說很殘忍,可如果不這樣做。

他們兒女以後長成為人,肯定會禍患無窮。

鄭凱和小四毛兩人,默不作聲站在一旁。

小寶兒乖巧的牽著媽媽的手,也是不吭聲。

“大人,昨晚來駱府的八名倭奴,72號已全部斬殺。”

突然,一個沉悶聲音,在客廳內響起。

所有人都是驚愕得,看著空蕩蕩的客廳。

“知道了,你下去吧。”蕭陽很是隨意地點了點頭。

“是,大人。”隨即聲音漸漸遠去。

“鎮漢,今晚和我去趟丁誌剛家裡。”

深吸一口煙的蕭陽,掐滅手中雪茄。

“其餘事情你和吳正兩人,抓緊辦理。”

“大人,還有件事情,卑職向您彙報下。”

吳正上前躬身一禮,“昨晚外省來了一名男子,和龍城內一潛伏中層人員秘密接觸。”

“天亮時分離開時,被弟兄們抓捕了,到現在還硬挺著什麼都不肯說。”

“今天冇什麼事,帶我去看看。”蕭陽說完從沙發上站起來。

“爸爸,你要出去啊,帶上寶兒好嗎?”

小寶兒從花園跑進來,一下撲進蕭陽懷裡。

“你怎麼個跟屁蟲一樣,爸爸去哪你都要去。”

蕭陽俯身抱她起來,用手摸著她頭上的小揪揪。

“和爸爸出去能長見識啊。”

小寶兒很是認真看著他,大聲說道。

“等我長大就找爸爸這樣子的當老公。”

哈哈哈……

蕭陽和所有人,紛紛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