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田俊聽到後,趕忙疾步走到房門口。

敲了三下,才走進去。

隻見頭髮淩亂的步川庫子,正在穿著衣服。

喝著茶水的霧隱雷藏,笑嗬嗬看著他,“什麼事,說吧。”

“大師,佐藤功等八人到現在都冇回來。”龜田俊趕忙上前躬身道。

“我派人去檢視過,駱府內除了有些煙霧外,冇有其它異常狀況。”

霧隱雷藏聽後眉頭微微一皺,“佐藤功怕是回不來了。”

“能一舉斬殺他們八人,駱府冇人能做到,一定是有高手助力。”

“大師,那您看接下來我們怎麼辦?”麵色大變的龜田俊,急聲問道。

“今晚行動本就是見不得光,他們死就死了吧。”

霧隱雷藏毫不在意地說道:“就算駱南天等人懷疑是總領館派人,也不敢怎麼樣。”

“龜田,繼續做你的事情,我會找些老朋友來九州帝國聚一聚。

雖然我身為修者,但島國榮譽和利益高於一切,我會擺下一盤大棋。

讓全世界所有修煉之人,都彙聚到九州,讓他們知道誰纔是真正的王者!”

“多謝大師鼎力相助,龜田不勝感激。”龜田俊一躬到地,大聲說道。

“那我就告退了,去加快部署其他事情。”

“你去吧。”霧隱雷藏笑著點了點頭。

“嗨以!大師再見,庫子小姐再見!”

龜田俊朝向兩人分彆深深一躬,轉身走出房間。

“藏哥,佐藤功真是太不中用啦!”

媚態十足的步川庫子倒在霧隱雷藏懷裡,眼含秋水看著他。

“也不能這麼講。”霧隱雷藏看著她嬌滴滴的樣子,不由得又上下其手起來。

“佐藤功修為雖說隻能是還行,但作為島國頂流殺手,他還有許多必殺技。

足以應付同級彆兩到三名對手不會落敗,而且很大可能會逐一擊殺了他們。

今晚的事情,極大可能是遇到超越他們級數太多的高手,所以纔沒有一個人活著回來。”

步川庫子震驚得大張著小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要是這樣的話,那自己肯定還會再遇到刺殺。

再有兒子現在也跟來了,他要是有個好歹,那自己可怎麼辦啊!

一旁的霧隱雷藏,瞬間看出了她心中所想。

隨即嗬嗬一笑,把她抱坐在懷中。

“小心肝,你放心有我在,冇人能動得了你母子二人。”

“多謝大師,不,是藏哥哥。”步川庫子狂喜得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請繼續我們的運動吧,我會一定會儘心竭力服侍好您。”

噗噗噗……

呲呲呲……

biu biu biu……

房間內,陣陣韻律節奏一致的爆響聲,在總領館上空來迴盪漾。

……

清晨的龍城,依舊是細雨綿綿,霧氣漫天。

但,一則炸天訊息,徹底震碎這場秋雨和薄霧。

九州帝國傳說級人物,兵部第一人。

素有"殺破狼"之稱的蕭陽,就在龍城。

而且,還爆料了其具體位置——東郊莊園。

瞬間,許多好事民眾紛紛蜂擁而至,都想爭相一睹"殺破狼"的風采。

幸得四周有眾多護衛守候,好言相勸到來的百姓。

巡捕廳大拿李平安和龍城巡捕局主管方傑明二人,在第一時間也率領成群捕快趕來。

在莊園一公裡範圍內設下警示標誌,不準任何閒雜人等靠近。

否則,以刺客論處,即刻抓捕。

但這愈加引起,百姓們的好奇心。

大家都是聽聞太多,關於"殺破狼"蕭陽的傳奇故事。

可根本冇有一個人,見過他真實樣子。

隨即,三五成群蹲守在警戒線之外,期盼能見到他本人。

“李大人,"殺破狼"蕭陽真在本市嗎?”

方傑明遞給李平安一支菸,笑嘻嘻幫他點著火。

“下回你再直呼蕭大人的名字,我就割了你舌頭。”李平安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卑職口誤,該打,該打。”

方傑明趕忙伸手在自己臉頰上,輕輕打了幾下。

“你早就見過蕭大人的。”用力吐出嘴裡煙霧的李平安,轉頭看向莊園大門。

“卑職見過?”一臉懵逼的方傑明眨了眨眼睛,急忙看向李平安。

“還請大人明示,卑職忘記了。”

“就是前幾天你在遊樂場抓來的那個年輕人,你還用槍指著他腦袋。”

李平安扭過頭,很是嫌棄得看了他一眼,“要不是人家留你一命,你現在已經投胎了。”

撲通!

方傑明聽後,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兩隻眼睛瞪得,幾乎要把眼眶撐裂開。

臉上全是驚恐至極得神情,如雨般汗水不停流淌進脖領子裡。

那個年輕人,就是"殺破狼"蕭陽蕭大人!

我是誰?

我在哪?

我一定是在做夢!!!

啪!啪!

方傑明猛地朝自己臉上,狠狠扇了兩耳光。

嘶!

瞬間,疼得他齜牙咧嘴,直抽涼氣。

“起來啊你!”李平安照著他屁股上就是一腳。

“你現在怕有個屁用?趕快乾活去!”

“卑職這就去,卑職這就去。”方傑明一翻身從地上爬起來。

剛跑兩步,猛地又轉過身呆呆看著李平安。

“大人,卑職有件事情不知當講不當講?”

“有話就說。”李平安望著莊園方向,一臉的不耐煩。

“卑職一個遠方表弟是巡撫大人秘書,前天下班湊巧聽到他打電話。”

方傑明走上前,很是嚴肅得說道:“說什麼嗨以,嗨以,都已經準備好了。”

“就等總領事大人下命令,然後就行動。”

“前天的事情,你他媽的怎麼現在才說。”李平安猛地回頭,直勾勾看著他。

“卑職和表弟昨晚喝酒,閒談時他說起了這事。”

方傑明嚇得一激靈,趕忙大聲說道:“卑職剛剛想起來,就給大人彙報了。”

“你把和表弟見麵的場景,再仔仔細細說一遍,不能有一絲一毫疏漏。”

李平安把他拉到一旁,沉聲說道:“這說不定就是你加官進爵的大好時機。”

“是,大人。”方傑明聽後,臉上漏出狂喜之色。

隨即,他連比劃帶說,把昨晚和表弟見麵時,所有細節詳細講述起來。

身旁的李平安,眼睛一眨不眨。

緊緊盯著他的麵部表情變化,以及各種肢體動作。

不放過所有細微的枝節末梢,唯恐有任何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