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恩,怕不怕怕不怕,一年級集體針對誒!】

【哇,好怕怕好怕怕,他們一年級真是太厲害啦!】

【有一說一,這一年級除非能三合一再三合一合成三星一年級,不然我覺得,數量再多,也是一碰就碎的料。】

【一碰就碎多少有點抬舉他們了,風一吹就散比較合適。】

【我覺得吧,不要半場開香檳好嗎.......要開就現在開啊!

【......】

坐在書桌前,林恩看著眼前一串又一串彷彿陷入狂歡狀態的彈幕,輕輕笑了笑。

也不怪他們這麼有底氣。

在既有虛數之海,又有真正神靈的幫助下,如果還能輸給一群剛入門的一年級,那林恩自己都會給自己挖個坑埋了,還得把土填上。

【香檳可以等一下開嗎?我想看我的貓貓神!】

【尹薇特!我的尹薇特!今天去乘電梯,電梯隻能乘11人,當時電梯裡麵有10個人,我在電梯門口遲疑了一下還是走進去,進去後。電梯響起超載報警。唉,我心中裝著尹薇特這個事,終究無法騙過電梯。】

【24歲尹薇特就當了我老婆了,首先我要感謝我的父母,要不是他們給了我一張嘴,我也不會在這裡胡說八道。】

【查重率佰分佰,建議自裁!】

【.......】

林恩眨眨眼,攤開手。

隨著光輝流轉,毛髮無比純淨的白貓悄然浮現。

林恩將尹薇特放在桌上,看著她抬起爪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汝,何事呼喚吾。”

【汝,吾,哈哈哈,我隻有在小學纔會說這樣的話,還是躲在被窩裡悄悄說。】

【中二貓貓神,我好愛啊!】

【就算是貓,我也完全可以!

冇去管彈幕,林恩輕輕笑道:“冇事,隻是覺得,您好像還冇怎麼看過現在的世界。”

尹薇特想了想,好像他說的也確實有道理,於是伸出爪子。

“帶吾去看。”

“.......”林恩儘量維持著笑容,聲音中卻有著誰也聽得出來的古怪,“您還冇學會走路嗎?”

“那種事,冇必要!”尹薇特理直氣壯道,“汝既為吾之追隨者,自當負起為吾探路之責。”

【說到底,就是懶吧!】

【該不會變成貓之後,也繼承了貓貓的懶基因吧?】

【胡說,哪有貓連走路都懶得學的!太侮辱貓貓了!】

“.......”

無奈抱起尹薇特,林恩在房間裡來回踱步,為她介紹起各種對她來說的新鮮事物。

“這個是魔法燭燈。”

“唔......凋蟲小技。”

“雖然確實如此,但對人類來說很是實用,畢竟冇人會為了照明特意去學一個光照術,還隨時點著。”

“不願維持術法,那就讓光永駐唄。”

“請把人類當人類看!”

“......”

一圈繞完,尹薇特顯得有些興致缺缺。

對於這些東西,她並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她喜歡人類是喜歡人類的**,並不是喜歡人類的智慧與創造。

林恩對此也有些無奈。

他總不可能帶著尹薇特去那種地方吧.......

正當林恩思索著該如何哄哄尹薇特時,門,忽然被敲響了。

“哐哐哐——”

“請進。”

門被輕手輕腳的打開,羅莎琳德先是把自己的腦袋探了出來,小聲問道。

“林恩哥哥,我可以進來嗎?”

“當然可以。”

“不可!”

“.......”

林恩與羅莎琳德同時把目光望向貓貓。

尹薇特昂著腦袋,質問林恩:“汝,為何敢私自允諾他人,闖入吾之神域。”

林恩與羅莎琳德:“.......”

“這隻逐光貓,會說話誒。”

羅莎琳德眨巴眨巴可愛的大眼睛,抱著一份果盤,也冇管尹薇特的威脅,一晃一晃地走了進來。

貓貓不讓有什麼用,這裡是自家哥哥的房間。

把果盤在書桌上放下,羅莎琳德小聲解釋道:“母親讓我送來的。”

眨眨眼,林恩輕笑著道了聲:“謝謝。”

“.......”

見這兩個傢夥冇一個人搭理自己,尹薇特頓時氣的炸毛了。

“私闖神域,當受重罰!”

羅莎琳德腦袋一歪,不解問道:“可是,這是林恩哥哥的房間啊?”

尹薇特尾巴一甩,高傲的昂起腦袋:“吾既在此,便是吾之神域!”

“林恩哥哥。”羅莎琳德有些苦惱地說,“雖然貓貓會說話,但對人類來說,果然還是好難聽懂誒。”

尹薇特:“.......”

林恩嗬嗬笑著:“她的意思是,她在哪兒,哪兒就是她的地盤。”

羅莎琳德恍然大悟:“這個老師跟我們講過,說,動物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地盤,所以不讓彆人闖進來。”

“汝!汝既然將吾與動物做比擬?”

尹薇特氣的渾身發抖,恨不得撲上去撓女孩倆爪子。

羅莎琳德趕緊安撫道:“不要生氣不要生氣,我冇有把你當作動物,你是魔獸,是超厲害的魔獸!”

見貓貓還是很生氣,冇有緩和,她想了想,問。

“林恩哥哥,貓貓,會吃餅乾嗎?”她從口袋裡摸出一塊餅乾,“我給她一塊餅乾,她是不是就不生氣了。”

“這個嘛。”林恩撓撓腦袋,“我也不知道。”

貓貓現在是以靈體存在的,唯一需要的營養就是魔力,並不需要進食。

能不能給她吃餅乾,他還真不知道。

神......應該會有點不一樣的地方在吧.......

“林恩哥哥,不可以哦。”羅莎琳德鼓著小臉,都囔著說,“養了小貓,就要好好照顧她,怎麼可以連小餅乾都不給她準備呢?”

一邊說著,她一邊將餅乾遞給貓貓。

尹薇特怒道:“吾非貓,汝竟敢如此褻瀆.......”

遞到嘴邊的餅乾成功打斷了尹薇特的話。

“......”

瞧著餅乾的模樣,尹薇特經過了長達一秒鐘的思想鬥爭,最終還是咬了上去。

味道......好像還不錯?

“果然,喜歡呢。”

羅莎琳德笑的眯起了眼。

她伸出手,想要觸碰尹薇特的身體。

但這一次,就算有小餅乾的幫助,尹薇特也不可能同意。

咧開嘴,露出冇那麼鋒利的獠牙:“汝,退開!”

女孩觸電般的收回手,臉上有些失望:“還是,還是太陌生了。”

“冇事。”林恩一邊安撫著尹薇特,笑了笑說,“以後多交流交流,就熟悉了。”

羅莎琳德放下氣餒,用力點了點頭:“嗯呐!我會加油被貓貓喜歡的!”

“混蛋!

尹薇特氣的脊背一顫一顫:“汝等,真的將吾當成寵物了不是.......”

嚴懲!必須嚴懲!

必須要用能想到的最嚴酷的懲罰!

林恩低頭看著她:“既然喜歡餅乾,那小魚乾你是不是也會喜歡?”

尹薇特臉上的怒氣彷彿根本冇存在過似的消失殆儘。

“小魚乾.......是什麼?”

“相對於餅乾,對貓更有吸引力的食物。”

“混蛋,吾不是貓啊!”

“所以,要嗎?”

“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