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大道與十七號街,在普通人眼裡,可以說是卡塔萊納城中,最著名的兩條街。

區別隻在於一個從迎賓的地板磚上就能看出它的光鮮亮麗,一個隔著幾條街之外都能聞到它的汙濁臭氣。

若是有外地人來到這兒,必然認為十七號街是光所覆蓋不到的陰影,是繁榮王都角落裡的貧民窟,當實際上,十七號街從整體來說,並不窮。

因為這裡,擁有著大量的地下產業。

這些產業其實是曆史遺留,早在萊茵王國成立之前,就待在了這座城中,且給新生的王國帶來了不少的金錢用以發展各項產業。

也正因如此,其中利益交錯,人際關係,十分複雜,就算後來的統治者們有心想要拔除這個光輝之中的汙點,也是有心無力。

當然,也正因為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使十七號街冇有淪為真正的三不管地帶,反而通過各種涇渭分明的關係網劃分區域,互相之間井水不犯河水,其秩序明麵上甚至比銀色大街還好上許多,隻憑藉這一點,爭一爭文明街道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根據信封裡的地址,林恩來到了所謂的【海林夜店】。

不過由於天色剛剛被黃昏燒地昏黃,時間尚早,這家店還冇開門,林恩便在周邊找了家小吃店,在最角落的位置待著,等待夜色降臨。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的話,他不應該來這麼早的,畢竟是夜店,隻有夜深之後,纔是它們的狂歡時間。

現在出現在這兒,隻是為了安全起見,讓父親給他的幾個人去周邊踩點,以防可能出現的萬一。

隨手翻了翻菜,發現這家小店意外的是家甜品店,林恩便稍微多點了一點兒。

甜食,有利於在進行思考的同時,給自己進行能量補充,他平時也會帶些糖果在身上,用以在學習累了的時候,緩緩精神。

店老闆是個頭髮不剩下多少的中年男人,他看著麵前這位光是穿著便與十七號街格格不入的大少爺,誠惶誠恐接過菜單,小心翼翼道了句“您請稍等”,便逃也似地跑進後廚。

“.......”

林恩冇在意店老闆的姿態,隻百般無賴地環顧四周。

這家店並不大,隻有七張小桌子,除了他之外在也冇有其他客人。它的裝修十分差勁,周邊冇有任何的裝飾物,牆壁與天花板的夾角處儘是斑駁的黴點,唯一能稱道的隻有摸上去不粘手的木桌與在燈光下微微反光的收銀台。

林恩搖搖頭,失去了對這家店鋪的興趣。

不過就在他準備收回視線的那一刹那,他忽然瞥見了收銀台後頭,正滴溜溜轉著好奇的眼睛,小心翼翼打量著他的小傢夥。

視線對上,那隻小傢夥立刻像是受了驚似的,猛地縮回去,片刻後,或許是認為林恩已經冇看這邊了,又探了出來。

結果,剛好碰上了林恩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睛。

“怎麼了?”林恩輕笑著問道,“是害怕我逃單不付錢嗎?”

他把手伸向口袋,然後握住什麼東西似的再拿出來,然後對著收銀台後麵小眼睛揚了揚下巴。

那雙眼睛眨巴眨巴,似乎在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過去接,半晌之後,才把整個人從收銀台後頭挪了出來。

眼睛的主人是個肉嘟嘟的小姑娘,年齡不大,看起來比羅莎琳德還要小,兩團可口的紅暈映在她那肉乎乎的笑臉上,讓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試試手感。

小姑娘一步一步走到林恩跟前,舉起雙手,似乎想要從林恩手裡拿走他們應該得到的報酬,但當那隻手掌張開時,她的眼神忽地變得有些驚喜。

因為在那隻手掌當中躺著的,並不隻是在她看來醜的可以的皺巴錢幣,還有一枚包裝精緻的彩色糖果。

“這是給你們的。”林恩把錢幣放在她麵前,又把糖果推給她,“這是給你的。”

女生本來就喜歡這種漂亮的小玩意兒,加上又是小孩,更難以逃脫糖果的誘惑。

那一刻,小姑娘眼裡哪還記得錢的事情,伸手就要去撈糖果。

“等一下。”林恩伸出一隻手指,點在糖果上,笑吟吟道,“要說謝謝哦。”

小姑娘眨眨眼,奶聲奶氣道:“謝謝大哥哥!”

“乖。”

林恩笑的很是開心:“拿去吧。”

小姑娘屁顛屁顛便拿著糖果回了收銀台,跑到半路,又轉回來,把錢也收起,再道了聲“謝謝大哥哥。”

林恩笑笑,不過也冇再去招惹人家。

他重新轉回視線,看向麵前的桌板。

【好可愛的小姑娘!】

【是會隨身帶糖的男孩子誒!媽媽好愛!】

【冇想到啊冇想到,林恩居然會逗小孩子玩嘛?】

【精惹!這不符合你的人設啊喂!】

“有什麼好意外的。”林恩敲敲桌子,輕聲道,“難道你們以為,我會不擅長應付這些小孩子們嗎?”

“父親一直都很忙,母親也總有她的事情要做,不可能一直事無钜細地圍繞在我們周圍。而我作為兄長,自然要負起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

“雷格還好,我和他年紀差距不大,隻有兩歲,他在需要我照顧時我無能為力,但羅莎的話.......你以為她為什麼會怕我,我可是從六歲開始,就帶著她了。”

“嗬斥她的事情雖然不少,但哄她開心和逗她笑,我可是也冇少做啊。”

【好哥哥誒!】

【不行!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這樣的哥哥,因為我冇有這樣的經曆!】

【因為下雨自己冇傘所以想把彆人的傘也掀了是吧。】

【林恩......嘿嘿......我的林恩......(流口水.emoji)】

“.......”

接下來的時間裡,林恩一邊看著彈幕聊天,一邊品嚐著老闆呈上來的,冇那麼美味的食物,腦海裡的思緒也冇有停止過,一直在思考著某些事情的細節。

不過,這份閒暇時間並冇有持續多久。

吵鬨聲,打破了店裡的平靜。

“什麼破店,怎麼連個酒都冇有!”

林恩抬眼看去。

不知何時,門口處的位置坐了三四個十七八歲左右的年輕人,看他們的衣著,應該是來尋樂子的貴族小子們。

出聲吵鬨的,是一個金色頭髮的傢夥,他正指著菜單,罵罵咧咧道。

“你這店開在十七號街,連個酒都不賣,開什麼開?”

老闆不敢反駁,隻一個勁地躬身,唯唯諾諾地道著歉。

“彆這樣。”金毛的同伴拉住了他,“人家甜品店,冇有酒不是很正常嗎?”

“嘁。”金毛撇撇嘴,說,“還說呢,要不是你拉著咱們說要來找找好玩的,結果到這兒了人連門都還冇開,咱們至於坐在這種地方嗎?”

他嫌棄地看了眼周圍,小聲嘀咕:“檔次也太低了,這種地方,就算是平民也不會來吧,還讓我坐在這兒。”

“.......”

林恩搖搖頭,正準備收回視線,結果那金毛似乎見到了他的動作,頓時止不住罵罵咧咧。

“喂!你!”

“你搖什麼頭呢!小子!”

“.......”

林恩微微抬眼。

這一抬頭,雖冇說話,但仍讓金毛等人臉色一白。

“是......是佈雷澤家的......”

林恩看著他們,似笑非笑道:“我們家的名聲,已經這麼大了嗎?”

“......”

金毛等人麵對林恩的目光,站在原地,腿肚子都有些發軟。

忽的,他身邊一人似是想到了什麼,低聲與金毛耳語了幾句。

當反應過來之後,他的眼睛猛地一亮,連腰板都挺直了幾分。

“佈雷澤家的名聲確實很大,味道也很重。”金毛捏著鼻子,“重的就像放在櫥窗裡十幾天冇賣出去的臭雞蛋,隔著十幾條街都能問道的臭。”

林恩眉眼輕抬,捏了塊餅乾往自己嘴裡一丟,而後拍拍手,站起身。

“是克裡斯汀家的人教你們這麼說的?”

金毛等人見到他站起身,原本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氣頓時又泄了幾分,猛地後退幾步。

但想起自己身後站著的是誰,他們又重新昂起頭:“還用得著彆人教嗎?你們,不就是這樣的東西嗎!”

“唉。”林恩在店門口站定,微微歎了口氣。

他看著麵前幾人:“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給我們......一個機會?”

金毛等人被他這話整愣住了。

“很難理解嗎?”林恩微微偏頭,說,“既然你們侮辱了我的家族,那麼,我肯定會對你們做出報複,這合理吧?”

金毛等人怔怔地點著頭。

“那麼,你們會反抗,也是正常的吧?”

“是.......”

“所以,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林恩攤攤手,“拿出你們最擅長的東西,來挑戰我。”

金毛幾人一下子就蒙圈了:“什,什麼意思......”

“還不明白嗎?”

林恩扶額:“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蠢貨找的手下,確實也都是蠢貨。”

金毛:“.......”

他們看著林恩的樣子,好氣啊,但想動手,又不太敢。

他們雖然年紀高,但戰鬥力可一點兒都不遜色於未入學的新生,而且,他們可是聽說過林恩那“威名赫赫”的戰績的。

在這種地方,起那種反應........

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能接受個鬼啊!

金毛怒聲道:“你到底要乾什麼!!”

林恩拍拍手,淡聲道:“我說了,拿出你們最擅長的東西,挑戰我。”

“然後,在我麵前跪下,承認自己的失敗,懇求我原諒你們的冒犯。”

“你!!”

“不要試圖反抗。”

林恩的聲音愈發冷淡:“如果你們的智商不能理解具體的意思,便將我的話,當做命令去執行。”

當他聲音落下的那一刻,四麵八方忽地襲來有壓力襲來,金毛等人被困在原地,連手指頭都難以動彈。

“我擅長,我擅長.......”

迫於壓力,金毛等人總算開始絞儘腦汁思考自己到底會什麼。

武技吧,武技不精;學識吧,學識淺薄;唯一在行的,可能是吃喝*賭了.......

隨著死亡的威脅逐漸臨近,金毛終於不堪重負,幾乎是用儘吃奶的勁地把自己腦海中想到的第一件事喊了出來。

“打牌!我擅長打牌!!”

林恩對此冇有任何反應,隻淡淡道:“打牌?”

“對!”金毛聲嘶力竭道,“我很擅長打牌!從接觸到現在,就冇怎麼輸過錢!!”

“看來你很開心能將這件事當做自己的榮耀。”林恩嗬嗬一聲,抬抬手,“那麼,走吧。”

“.......”

金毛等人頓時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驟然消失。

下意識地,他們便準備往後退去,開始逃跑。

然而,還冇等腳步邁開,壓力便重新降臨。

“說了,不要違抗我的命令。”林恩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不耐煩的表情。

“你.......”金毛嚥了口口水,“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

林恩奇怪地看著他:“難道你要我對你的冒犯既往不咎嗎?”

“不,不是.......我是說......為什麼要讓我們說,我們最擅長的事情。”

“當然是為了讓你們從身到心都感受自己的無能啊。”林恩理所當然道,“當你們發現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在我,也就是你們最看不起的人麵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的時候,你們應該會對我憤怒,怨恨,然而你們發現這些情緒對我並不能產生什麼影響,接著你們便會將這些情緒轉移到自己身上,更甚一點,可能會往自虐的方向走。”

“如果到了最後一步,勉強能彌補你們對我的冒犯了。”

金毛等人的眼神終於變了。

他們驚恐地指著林恩:“你.......魔鬼!你是魔鬼!!”

林恩聳聳肩:“所以,到底走不走。”

金毛幾人對視一眼,恐懼的情緒在見到互相的瞳孔的那一刻開始擴散。

“撲通——”

他們跪在地上,聲淚俱下。

“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

“求求,原諒我們,求求您,原諒我們!!!”

林恩笑吟吟道:“不行哦。”

“為!為什麼!!”

金毛幾人癱在地上,幾乎要完全崩潰。

“冇有人會對踩到狗屎有什麼成就感,不是嗎?”林恩連看都冇有看他們一眼,“當然,讓你們拿出你們的看家本領,隻是為了不讓我的鞋底粘上肮臟之物而已。”

“所以,到底走不走。”

“不,不要.......”

“不,你們要。”

林恩咧開嘴,露出潔白的獠牙。

“不然,砍了你們哦。”